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奈

2018/11/16 — 17:28

蕭邦畫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蕭邦畫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為藝術學院的功課配樂,找來了蕭邦的「告別」圓舞曲(Valse de l’adieu, Op. 69, No. 1)練習一下。原來這曲是有典故的。

1835 年,蕭邦(1810-49)於 25 歲時創作此曲,獻給一位比他年輕九年、名叫瑪利亞的女子 (Maria Wodzinska, 1819-1896)。傳聞瑪利亞美貌不可方物,裙下追求的不乏權貴。可能是情有獨鍾,當年她為蕭邦手繪肖像,畫中的他神情舒泰、若有所思。翌年她母親容許他倆訂婚,但其父卻以蕭邦健康不佳為由反對,於 1837 年解除婚約。

作曲家很少為所作音樂命名,「告別」這名字似是後人加上的。然而,樂曲確有一股無奈、慨歎,似乎預示對婚事並不樂觀。

廣告

樂曲是作曲家死後,由其好友、波蘭音樂家 Julian Fontana(1810-69)獲授權出版。樂譜上 Fontana 標示的速度是徐緩(lento, 1/4 = 138)。

然而,近來網上卻出現了對此曲真實速度的疑問。提問一方的論點是蕭邦對其所有樂曲標示的速度十分執著,其子弟學習時一定要以琴頭上的拍子機為依歸,分毫不差。於是問題便在曲譜上三幾處有裝飾音的地方出現。下面的裝飾音片段便是要求在兩拍內奏出 12 個音符。

廣告

如果速度依照標示,在這幾處有裝飾音的地方因為要完整奏出,節奏便要慢下來(即比較標示速度還要慢),於是違反了作曲家的原意。而網上所聽所見,多位大師在這些地方也是慢下來。那豈不是他們全錯了?

有論者推測,樂曲的速度是作曲家去世後才加上,會否有手民之誤?於是有人(我也有)嘗試以半速(1/8 = 138)彈奏,結果變成了龜速,不忍卒聽。

可惜當時未有錄音機,否則一切好辦。

那麼,有真相嗎?真相(或接近真相)是 Fontana 既與蕭邦同年、同鄉,亦是好友,曾多次聽過蕭邦的演奏,亦在作曲家面前多次彈奏過其作品。他標示的樂曲速度不應有錯。

有錄音有真相,網上有波蘭鋼琴家 Raoul Koczalski(1884-1948)留下的演繹。Koczalski 師承蕭邦的入室弟子及教學助理 Karol Mikuli(1821-97)。Mikuli 編纂蕭邦作品態度十分嚴謹(但不包括這首圓舞曲),他的筆記詳細記錄了蕭邦授徒時所說的評語,亦包括對聽過蕭邦表演的不同見證人的採訪記錄,多年來一直是蕭邦作品的根源權威。

好,我們就聽聽 Raoul Koczalski:

註:有關 Koczalski 跟隨 Mikuli 學習的情況,可參考以下連結內的描述:YouTube 連結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