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漁港夢百年》突破正統「反殖論述」 羅永生:具解殖抱負的本土主義

2018/2/15 — 13:42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如果做人冇晒尊嚴,不如做返條魚?」《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大夢初醒〉的盧亭問道。

盧亭,是個神話傳說的角色,以半人半魚的形態存活。編劇黃國鉅將盧亭寫成《漁港夢百年》系列,藉著盧亭的成長述說香港故事。從英殖時代講到八九民運,以主權移交為起點的第三部曲上演在即,黃國鉅「劇透」大結局指盧亭愈來愈聰明,卻最終選擇「退化」,寧願做回一條魚。

回歸自然的結局,《漁港夢百年》展現「後人類主義/後人本主義」(post-humanism)的歷史維度,早獲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羅永生讚賞,形容黃國鉅引入盧亭為主線拓闊「解殖」與「本土」的討論。

廣告

羅永生去年於台灣國立交通大學出版的第 24 期《文化研究》期刊,發佈題為「《漁港夢百年》的香港殖民歷史敘事」的論文。文中,他指出正統「反殖論述」設有殖民者和被殖民者的二元框架,以壓迫和反抗的兩極來解讀殖民的權力關係,將殖民者與被殖民者對立起來,繼而鼓勵「受壓迫人民站起來」。由此路進,在香港談解殖容易受到中國民族主義影響,處處流露香港在中英夾縫之間的混雜、無奈和焦慮,始終未能突顯香港自身的主體性。

然而,《漁港夢百年》以「非人類」的盧亭為主角,羅永生認為劇作重新演繹香港歷史,提出「別具新意」的論述觀點。

廣告

他續指,盧亭只是一個神話傳說的角色,缺乏歷史根據,故由盧亭述說的故事帶著「反事實」(counter-factual)的意涵。其半人半魚的狀態,未有完整的「人性」,對「人類」歷史能夠作出較為客觀審視和批判,甚至解構各種人與非人(non-human)、人與次人(sub-human)、人與環境等等的對立。

以《漁港夢百年》第一部曲為例,劇中描寫的反殖民狀況時,既有「純真的盧亭」相信並跟從每一個來到漁港的人類;亦有無心反抗、等待收編的新界鄉紳;更有左右逢源的機會主義者。羅永生認為,劇作正好展現「勾結共治」的複雜情勢 — 既沒有美化殖民,亦脫離殖民者和被殖民者的二元對立,達成「具寬廣視野的『解殖』要求」。他更率先預視,半人半魚的盧亭最終可能提出既拒絕「漁村發跡」的殖民者歷史觀,亦顛覆了國族主義的「遊子歸鄉」故事,甚至追求重返大自然、萬物共生的「自治」理想。

羅永生相信,進步本土主義運動需要內含一種直面香港歷史過去的解殖意識,而非把香港的殖民過去任意解讀挪用,或者避而不理。他認為,《魚港夢百年》突破正統「反殖論述」二元對立,提出「具解殖內涵和抱負的本土主義」,在文藝創作上做了一個別具新意的示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