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此乃漁港非香港!《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 借盧亭後九七香港

2018/2/14 — 16:09

《漁港夢百年》排練情況
(相片由天邊外劇場提出)

《漁港夢百年》排練情況
(相片由天邊外劇場提出)

「有邊個想香港獨立?」
「如果台灣接收香港呢?」
「其實點解想獨立?」
「想獨立,還是想脫離中共?」
「獨立背負咗咩代價?」
「可能會流血,你又可唔可以承受到?」
「但講到尾,你覺得你自己係唔係一個獨立嘅人?」

這不是社運論壇,也不是政治倫理課堂,而是劇場排練的一部分。投入讀劇演戲之前,導演帶著十個演員用了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討論近年社運與思潮,甚至走到大嶼山進行考察......

是甚麼劇場作品,非要走入大嶼不可?因為那是盧亭的故事。

廣告

談及沙士,盧亭也戴上口罩。

談及沙士,盧亭也戴上口罩。

廣告

以半人半魚、原居大奚山(即今日大嶼山和香港島等島嶼合稱)的神話角色--盧亭為主角的《漁港夢百年》,由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副教授黃國鉅編寫。故事以盧亭的成長為主線,側記香港百年歷史。第三部曲〈大夢初醒〉即將上演,更涉及 1997 至 2017 年期間香港發生的歷史事件,舉如:沙士倒董,天星皇后,反高鐵反國教,雨傘魚蛋,乃至香港獨立的討論......如此貼身的事件寫成戲劇,編劇難寫,演員也難演,難度在於時間距離太近,不易提煉出「抽離現實」的劇場空間。導演陳曙曦偏偏招募演員,不以演出經驗排列優次,反而專挑參與社運保育的演員,期望將青年演員的想法引入劇作,並透過演前討論一同重新審視近年經歷。

《漁港夢百年》編劇黃國鉅(左)導演陳曙曦(右)。

《漁港夢百年》編劇黃國鉅(左)導演陳曙曦(右)。

〈大夢初醒〉劇本描述的事件,全體演員都有親身經歷,但正如演員 Wing 所言,「我哋一直都未必有機會好詳細咁整理,又或者每次講起都加插咗好多情緒」。

就像討論提到雨傘運動,Wing 記得好多演員對於美好事情流露「懷緬」,對於不滿的事情又容易激動。其時,另一名演員瓜子卻冷冷地道:「點解我哋唔可以瀟灑啲咁睇呢件事?」瓜子說,雖然曾經參與雨傘運動,但認為「雨傘」事後變成符號,「攬得太死,開始變得好核突」。他漸漸發現要有勇氣走下去,必須不再留戀舊事。Wing 也同意,補充道:「抽取當中嘅經驗,然後繼續行落去,其實都係一種抽離。」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談及雨傘運動,道具包括眼罩等。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談及雨傘運動,道具包括眼罩等。

現實中要做到這份抽離不易,但團隊嘗試在劇場裡實踐如何與熟悉的經歷「行遠少少」。就像劇作加入希臘悲劇常見的「歌詠團」,與主角盧亭對話討論,營造不同角度的思考空間。演員透過代入不同角色,重演熟悉的歷史,帶著距離看清時局,探索未來可行的路。「香港嚟到呢個位,前面嘅路可以點行?」全劇飾演盧亭一角的阿璇坦言難免感到灰心,但高棋續道正因我們「灰咗好耐」,更加需要前行到下一個階段,發掘自身值得欣賞之處,從而確立獨特的文化,避免消融滅絕。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引入「歌詠團」元素。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引入「歌詠團」元素。

要扭轉灰頹的心態,必先反客為主。自第二部曲以來參與《漁港夢百年》演出的 Max,今次對於盧亭一角有更積極的看法--劇中盧亭好像捲入一場又一場歷史事件,但其實一切人事物都是應盧亭呼召而生,說:「我哋有時會感到好被動咁跳入咗呢個時代,去經歷呢啲事情,但其實呢啲事已經過咗去,而家我哋可以主動地 recall 呢啲歷史事件,再宏觀啲睇返呢個世代」。

《漁港夢百年》排練情況
(相片由天邊外劇場提出)

《漁港夢百年》排練情況
(相片由天邊外劇場提出)

「我哋好多人好想 make 一個時代嘅 definition,但其實根本無可能做到。」Max 認為,透過短短兩小時的劇作,無法包涵所有觀點。劇場並非要做到「無所不包」,而是要將舊日發生的事情,轉化成對應於今日的寓意,「唔係要觀眾認同個劇本嘅睇法,而係提出一種睇法令觀眾睇完再思考出自己嘅諗法」。修讀導演出身的阿豪同意,並指近年不少創作往往只是強化觀眾既有的想法。他相信,舞台上談社會事件,必須營造反思空間,容許顛覆事實的意見出現,道:「其實呢套戲,同香港無關,佢係漁港嘛!所以唔駛當成係香港咁睇,抽離啲,咁先會睇到啲新嘅嘢。」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演員,左起:瓜子、阿豪、Wing 和 Max。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演員,左起:瓜子、阿豪、Wing 和 Max。

--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大夢初醒」

日期:2018 年 2 月 21 至 3 月 2 日
時間:20:00- 22:00
地點:牛棚藝術村十二號單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