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北》冰天雪地實感強

2019/5/15 — 9:40

《極北 (Arctic) 》劇照

《極北 (Arctic) 》劇照

白茫茫的冰天雪地,奇美浪漫,像神話世界。但實際上嚴寒刺骨,極地更是「生人勿近」,屢有探險家遇難死亡。當然,由於不斷有人冒死探險,並進行艱苦的科學探查,人類才對兩極的地理、生態和蘊藏有了較多認識。

在冰島拍攝的《極北 (Arctic) 》,並非北極探險片,也不是雪地奇案片,拍的是一個男飛行員,墜機受困於北極,等候救援。這是實感驚險片,沒有由頭至尾炮製緊張刺激,反而多數時間單調沉悶,這樣拍出苦悶感,正是此片的優異之處,像實錄那樣呈現身陷絕境之苦,不可能像鐵金剛、超人奇俠或雪山飛狐大展異能奇功。耐心的觀眾就會發覺這是可觀之作,導演與演員都有難能可貴的表現。

《極北》幾乎是男主角麥士米高遜 (Mads Mikkelson) 的獨腳戲,無邊冰雪中只見單人殘機,每天重複求援覓食的「作業」,非常無奈,然而求生必須這樣不捨不棄。其實別說受困極地,一般人的生活工作,也往往天天重複,連看戲消遣亦似重重複複的程式。有小說寫過二次大戰一個美𠔊,以為從軍打仗做英雄很刺激,那知天天剷泥掘地,悶不堪言,幸而沒有陣亡。有些警匪片不落俗套,例如港片《跟踪》拍出警探工作也有單調瑣碎重複的一面,比一味火爆追擊有真實感。

廣告

今次嚴寒苦悶中的生存細節不俗,至少不會熟口熟面。例如主角破冰釣魚,無火可煮,就割切魚生,大概很鮮美。發展下去亦有引人入勝的變化,甚至「英雄救美」。具體情況不必透露,總之越看下去,主角的處境越艱苦危險,冰山「長征」情景尤其慘酷,而實感特強。能否最終獲救?則充滿懸疑,結局相當巧妙。

這是國際合作片,卅一歲導演祖賓納 (Joe Penna) 來自巴西,拍出緩慢、細緻、穩定的風格,全片幾乎沒有對白,只說幾句英語。主演的麥士米高遜是丹麥資深男星,十多年前在《新鐵金剛皇家賭場》演過粗獷大反派, 2012 年憑丹麥片《誣網 (The Hunt) 》獲康城影帝獎,他扮演教師,被小女孩誣告性侵犯,水洗不清。今次他在冰雪中獨挑大樑,被譽為從影以來最佳演出。

廣告

《極地》是相當獨特的冷門片,真的寒氣迫人。而且香港影院冷氣特強,觀眾要帶禦寒衣物,以免變為雪條。

說起來,世界各地拍攝冰天雪地的影片不少,冰山滑雪鏡頭十分刺激好看,雪山驚險動作片亦有吸引力,迪士尼動畫《冰雪奇緣》很受歡迎。

記得很久以前,有部片取材駭人真事,拍攝客機在南美洲雪山失事,餘生者吃人肉充飢。日本男星高倉健演過《南極物語》,描述探險家與拖雪撬的狗群,當年相當賣座。日本舊片還有《雪國》、《冰壁》等,近年也常拍冰雪的北海道。

美國高安兄弟得獎舊片《雪花高離奇命案》是著名佳作,近年美國片《風河谷謀殺案》則在冰天雪地拍得奇情緊張,但英國男星米高法斯賓達主演的《雪中罪》拍攝北歐奇案,郤令人失望。波蘭、法國合拍的新片《冷戰戀曲》,前段在荒僻雪鄉搜集民歌鄉謠,白雪嚴寒,也富於實感。

十多年前法國紀錄片《小企鵝大長征》,拍攝南極帝王企鵝的生存與繁殖,非常感人,得到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也要提提前年在「中國電影展」看到的《時間去哪兒了?》,賈樟柯監製,由「金磚」五國的導演各拍一段故事短片,這是大陸出資拉攏國際關係的冷門片,少人注意,但其中俄羅斯一段不俗,拍攝兩男女駐守僻遠的冰寒地區,遠離凡塵,男的失常發狂,導演把冰天雪地拍得非常奇詭。俄羅斯真是「北極熊」的國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