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貴妃死後更動人 — 談崑劇《長生殿》後兩本

2018/6/19 — 9:43

第三本〈馬嵬驚變〉

第三本〈馬嵬驚變〉

香港康文署舉辦「中國戲曲節 2018」的開幕節目,是「上海崑劇團」演出《長生殿》,已於上星期四至星期日在文化中心大劇院演了四天「全本」。

《長生殿》是三百多年前清初洪昇 (1645-1704) 的著名劇作,取材唐代白居易長詩《長恨歌》及元劇《梧桐雨》,描述唐明皇與楊貴妃之戀。劇名來自《長恨歌》末段:「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場刊簡介,此劇原本分兩卷共五十齣,但後來全本演出近乎絕跡,而常演的折子戲僅存不到十齣。2007年「上海崑劇團」把原劇整理刪改為新版全本上演,十年後2017再以盛大陣容在內地各大城市重演,成為盛事。最近來港公演,捧場客不少。

廣告

新版全本分四天演出,由老中青幾代藝人輪流主演。我沒有看頭兩天的第一本〈釵盒情定〉和第二本〈霓裳羽衣〉,只訂票觀看第三本〈馬嵬驚變〉。沒看頭兩本,因為事忙撞期,加上世界盃足球大賽開鑼,而且以前看過《長生殿》折子戲,印象不佳。但也想見識一下全本怎樣,於是選看楊貴妃死於馬嵬坡,應該是高潮吧?

看〈馬嵬驚變〉,覺得格調典雅,舞台設計簡潔而古色古香。劇情分九場:傳概、偵報、窺浴、密誓、陷關、驚變、埋玉、冥追/神訴、聞鈴,有文有武,一頭一尾由說書人講解,格局不錯。然而坦白說,雖有華清池賜浴、長生殿密誓、安祿山作反、馬嵬驛兵變、楊貴妃慘死,觀感仍然相當沉悶,未能做到應有的高潮迭起。有些觀眾打瞌睡,當武師大翻跟斗時才醒神拍掌。

廣告

直至楊貴妃死後的兩場,才真正顯出崑曲魅力。余彬演楊玉環,死後遊魂在「冥追/神訴」一場幽幽獨唱,如泣如訴。「聞鈴」一場由黎安代替蔡正仁演唐明皇,唱出哀悼愛妃的心聲,符合白居易「蜀江水碧蜀山青,聖主朝朝暮暮情。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的詩意。

由於這最後兩場漸入佳境,才引起我翌日去看第四本〈月宮重圓〉的興趣。果然是傾情演唱的壓軸戲,儘管談不上驚喜,也保持吸引力,不虛此行。

第四本同樣分九場:傳概、刺逆、情悔/神訴/飛升、剿寇/收京、哭像、彈詞、仙憶/見月、覓魂/寄情、重圓。描述安祿山被刺殺,郭子儀收復長安。楊玉環的遊魂被天上織女與土地公公協助,與遺體合一飛升。唐明皇為愛妃建廟立像,並請臨邛道士尋找香魂下落,終於八月十五與貴妃在月宮重圓。情節相當傳奇。

男女主角黎安、余彬的扮相與演唱都甚佳,繼續各有動人的唱做表演。台上織女美麗,土地公公則施展了出色的矮腳功,縮腿扮矮靈活有趣。

為什麼楊貴妃死後,更好看和動聽呢?其實白居易《長恨歌》寫得最動人也是她死後。這長詩有四十二句刻劃她出生而至死亡,到「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為止。接下去描述她死後的篇幅更長,多達七十八句,充滿懷舊悲情,又有引人入勝的神話妙境。

洪昇《長生殿》原著五十齣,楊貴妃在世與死後也各佔一半。現在新版全本共三十六場,死後情景十一場,減少了,但仍是戲肉。何況第四本〈月宮重圓〉演出三小時,長過前三本各有兩小時四十五分鐘,尤其注重頗長的獨唱,大大發揮了唱功。

除了男女主角的唱做,「彈詞」一場是唐宮梨園李龜年流落街頭,自彈琵琶唱述唐明皇與楊貴妃舊事,這是早已常演的著名折子,今次繆斌演李龜年亦唱得好。

不過,我一向不喜歡「彈詞」一折,因為唱崑曲,又刻意賣弄高吭激昂,不是真正琵琶彈唱之曲,缺乏江南評彈的風味,亦不及廣東南音別具韻味。東亞民間彈唱曾經傳統深廣,我印象最深是六十年代日本舊片《怪談》中「無耳和尚」一段,敗軍亡靈們晚晚召請「盲僧」彈唱戰敗往事,淒迷悲壯而又古典。九十年代南韓片《天涯歌女》的流浪藝人「板唱」亦風味極佳。至於崑劇《長生殿》之「彈詞」,雖被有些崑曲迷朋友盛讚,但我始終不滿意。

此外,我總覺得明代清代興盛的崑曲,已失「唐音」。《長生殿》第三本有唱誦李白「清平調」,就比不上粵語唸「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聲韻更佳,因為粵語保存不少唐音。當然,關於聲韻與曲藝的問題很複雜,這裡不能詳談。

至於第四本的道士法師,上天下地出海為唐明皇追尋楊玉環/太真去向,那是根據《長恨歌》中「臨邛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為感君王輾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演出就難免簡化,未能藝術性呈現「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的魔幻感。幸而大致上道出「梨花一枝春帶雨,含情凝睇謝君王」(唐詩三百首註解,「睇」是微微的看。粵語至今保存「睇」字,國語普通話失傳了),以及「昭陽殿裏恩愛絕,蓬萊宮中日月長」的情景。

巧合的是,我最近看了「演藝青年粵劇團」的新編粵劇《生死判》,其中也有楊貴妃馬嵬坡之死,以及她後來的下落。妙在說她其實未死,輾轉浮海到了蓬萊之島,即日本,改名又改嫁,很搞笑。關於《生死判》,留待日後才談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