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東京喰種》之吃人狂潮

2017/8/30 — 9:45

日本新片《東京喰種》描述現代文明大都會的吃人族,很黑色,變態,核突,我不喜歡。值得注意的是,由原著少年漫畫到電視動畫都風行,還改編舞台劇,現在搬上大銀幕,可見不少人對吃人故事很感興趣。其實古今中外都有頗多真實或創作的吃人奇聞,堪稱歷史悠久,在科學時代更流行吸血殭屍,又湧現咬人喪屍,成為「狂潮」。

接近一百年前,魯迅第一篇小說《狂人日記》便是吃人狂想曲,諷喻人吃人的世界。他另一短篇故事《藥》描寫民間迷信,以為人血可治絕症,沾上被斬首革命者鮮血的饅頭,成為被搶購的藥。《狂人日記》長期被稱讚為批判「吃人的禮教」,但現在有了新論點,認為其實揭發普世的人性惡劣一面,任何時代和地方都會發生人吃人現象。《藥》亦諷刺人性,不限於舊中國某些落後情況。

戰亂及飢荒時期,固然常會人吃人,甚至易子而食。盛傳香港淪陷時期,街頭出賣的肉食有些是人肉。法國奇片《妙不可言 (Delicatessen) 》的戰時巴黎肉店,也像綠林黑店那樣劏人賣人肉。可怕的是,現代太平社會也有吃人案,例如港片《人肉叉燒包》的港澳真實奇案。八十年代曾有日本男子留學巴黎時,把荷蘭女友謀殺、肢解和烹食,是哄動國際的大新聞,這「人魔」出獄後還在日本出書暢銷,自述食人感受。

廣告

除了真實的吃人案件,現代流行文化炮製吸血咬人狂魔越來越變本加厲,譁眾取寵,極力「發揚」人性中互相殘食又互相傳染的傾向,這種怪現狀不可忽視。

《東京喰種 (Tokyo Ghoul) 》原著是石田翠的漫畫,從英文 Ghoul (食屍鬼)變出日本漢字新詞「喰種」,等於殭屍、喪屍綜合體,但像正常人生活,只是不能吃正常食物,必須吃人肉。「喰種」還有異形基因,稱為赫子,分為尾赫、甲赫、羽赫、鱗赫、混赫等,從體內伸出長尾、甲殼、羽毛、鱗片等犀利武器。

廣告

萩原健太郎導演的電影版,主角是愛讀小說的內向四眼大學男生(窪田正孝飾演),迷戀四眼美少女(蒼井優)。此片初頭好像青春純情物語,實際上當然不是。總之男主角變了「喰種」,他不願吃人,極度飢餓。直至獲得「正派喰種」援助,被「安全區」咖啡館收容和教導,於是適應了喰種生存之道,安居樂業起來。

劇情發展下去,正派喰種自然與邪派喰種惡鬥,最大敵人是政府「喰種對策局」的滅魔高手,擁有「昆克」武器剋制異形赫子。片中有好幾場大搞特技的激戰,血腥殘酷,但我覺得太神怪花假,兒戲可笑。真正可觀是咖啡館的正派喰種女俠(清水富美加),訓練男主角武功,練功場面迫真有趣,動作設計不錯。

《東京喰種》猛搞肉酸難看的綽頭,不是好戲,但拍出黑色氣氛。而且同情喰種,形容為慘受官方迫害,一個金毛滅魔高手簡直是更變態的大反派,其中一對喰種母女尤其慘情催淚。這樣處理,有點像《白蛇傳》令人同情白蛇精,憎恨法海和尚。

我很想知道,正派喰種咖啡館供應的人肉人眼怎樣得來?大概不殺人或只殺壞人吧,片中提到偷取自殺者的屍體,其他沒有交代。漫畫和電視動畫都有很多集,電影版顯然還有下文待續。而各式各樣的吃人電影,看來不會停止拍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