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一個人》— 盼望與死亡

2018/9/18 — 19:26

《有一個人》劇照(圖片來源:樹寧・現在式單位 Facebook)

《有一個人》劇照(圖片來源:樹寧・現在式單位 Facebook)

首先利申,縱使相識了一段時間,但筆者是第一次看許樹寧的劇,在我眼中,顯然《有一個人》並非走很大眾化路線,某程度上是一條頗有藝術風格與文學味道的路線,但內中的情感抒發卻很貼地,不同階層、背景的人也會有一定程度的共鳴。寫這篇劇評純粹按著愛爾蘭一個劇作家 Oscar Wilde 的一句名言:“Art is quite useless.”為大原則,意指藝術不必有標準答案,人人領受及見解不同並從中學習就可。當然,筆者還望導演親自指教。

此劇以耶穌為主要的被敍事人物,配以耶穌被殺之前、被殺後第一天、被殺後第二天以及被殺第三天為分場。耶穌作為一個那麼重要的角色,但卻是從未以實體出現過在此劇之中,全部關於耶穌的描述都是由不同與耶穌曾有接觸的人以他們的角度表達出來。從此角度來看,導演想呈現的是我們每一個人內心都有一個獨一無二耶穌的模樣,又或者是一個只由我們能投射而得的「耶穌像」,在基督信仰之中經常強調耶穌踏入我們的生活,並且繪畫出我們與祂的相遇相交片段,當中被上帝幫助、醫治可以相同,但被上帝幫助、醫治的感受卻必然不會相同,耶穌的形象不應亦不會人云亦云,故此導演以此方式來呈現耶穌確實能引導觀眾思考在他們心中的耶穌又是怎麼樣的呢?

如上所言,此劇以耶穌被殺之前、被殺後第一天、被殺後第二天、被殺後第三天為分場,並以人的情感變化為推動劇情進展的助力。導演在被殺後第一天先把之前不同曾受耶穌神蹟幫助的人出場,並在之後的場景亦透過他們把耶穌的形態、性情表現出來,當中亦有他們對耶穌之死的情感表達,但這些人物彼此之間的一個共同點是,每一個曾受耶穌神蹟幫助的人都有著大大小小的夢想,有一些可能僅僅是渴望被醫治,有一些是渴望能夠從良,而在這些小夢想的一個大夢想卻是被人接納,而耶穌基督的神蹟奇事就能幫助他們,但耶穌的被釘死,使他們失去方向及不惑,希望能找到答案。導演突然把時空一轉到現代,並非要玩穿越,卻是繼續討論人內心的夢想。可悲的是,不論打工仔、中學生、抑或新婚夫婦,他們的夢想縱使微小,但卻沒有被人接納,耶穌的名字在現代場景之中亦沒有出現過。在平衡空間之中,耶穌同樣沒有出現,人同樣是不惑、同樣對生命感到「無方向、無意義、沒內容」。

廣告

被殺後第二天所呈現的情感變得更複雜。已經第二天了,耶穌依然是沒有任何復活的預兆及跡象,有一些人十分質疑及憤怒,有一些人卻仍懷希望,而平衡空間在此一幕再次出現,兩個不同的人物所呈現的同樣是上述的兩種如此對立對比的情緒,其中一個在控訴上帝,為甚麼祈禱已經如此多如此敬虔,但耶穌卻不像以前般馬上應允禱告施予醫治,這就像那些渴望重見耶穌復活卻不得要領心中憤怒的人;另外一個以現今坊間述語來形容就是「耶L」,亦即是相信凡事禱告,不需要做任何事,誠心所願上帝必定會答允禱告的人,這就像一些人卻抱著耶穌曾在自己身上作過如此奇妙的神蹟的心而依然懷著希望,相信耶穌定必復活;導演想問觀眾的是,當耶穌持續性地消失時,我們的夢想會隨之而死亡抑或我們建基於以往上帝與我們相交相遇時的片段而仍存在著呢?

到了被殺後第三天,賣耶穌的猶大在此幕起了重要的作用,他的自殺與天使、牧羊人描述的嬰孩耶穌降世成了另一個強烈的對比。猶大賣耶穌後回想起以往耶穌所施的神蹟奇事,心感懊悔,亦自覺自己流了無辜人的血,所以在逼於無奈底下,他選擇了走上自殺的路。同樣是平衡時空,但這幕不是描寫現代人的情況,卻是加插耶穌出生的場面。筆者對此安排所作個人的解讀是耶穌由出生那天起其實是沒有死過的,相反人卻必有一死,就像猶大縱使得到了錢,一樣他覺得很有安全感的東西,但人所倚靠的若非從耶穌降生而所得的盼望的話,他就必定會死,猶大也是敵不過自己而吊頸自盡一樣,把自己肉身、夢想以致他者及對自己的接納也一起埋葬掉。即使猶大尋死,他也不能否定耶穌的確曾在人世間存在並且復活升天,不單醫治了人、接納了被人厭棄的人,連祂自己也死而復活,這就是那份由耶穌降生那刻起人所能有的盼望,這就是倚靠著上帝所得的安全感、接納及祂的大能。縱然耶穌不再在人世間以肉體存在,不再像以往馬上應允要求,樓價仍舊那麼高,學業壓力依舊那麼重,但盼望仍在,因上帝必定接納我們,倘若我們放棄上帝,就會像猶大一樣肉身和靈魂也死亡。

廣告

值得一提,導演安排不同的人以吃著食物的形式來講出他們對耶穌復活的感想,引伸出的就是那份冷漠感,需要耶穌時就呼天搶地,不需要時就連放下食物來談論耶穌的事也不願,這絕對是一個的反諷,由古時直到現在,人對耶穌的態度仍是這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