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化核數】山川人、越後妻有香港部屋…港產藝術祭抵唔抵?

2018/9/3 — 11:25

2018 年夏,香港藝術界蜂湧至日本參與三年一度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參觀藝術推廣辦事處(APO)建成的「香港部屋」。另一邊廂,同一部門主辦、參考日本藝術祭的公共藝術項目「邂逅!山川人」又在八月中落幕。藝術突然走入鄉鎮,背後未必無因。今年年初政府發表《施政報告》,曾提出透過旅遊發展局斥資 2,400 萬,仿效日本瀨戶內海,在西貢鹽田梓舉行藝術祭 - 由日本吹到香港,「藝術祭」的風潮勢不可擋,但其實我們是否需要這種藝術活動?「藝術祭」是否合乎成本效益?走入社區推廣藝術,「藝術祭」是否唯一方法?

廣告

廣告

一場「山川人」 九場「油街」展覽

鹽田梓藝術祭概念出台半年,政府至今未有公佈細節。然而,藝術推廣辦事處(APO)卻在消息發佈後一個月,率先參考日本藝術祭,在荃灣川龍村舉行公共藝術項目「邂逅!山川人」,不免令人聯想成港版藝術祭的試點。

為期五個月的「邂逅!山川人」月中落幕,業界評論傾向正面。曾任香港藝術節總經理、現任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教授的鄭新文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很喜歡「邂逅!山川人」。他認為,活動結合藝術和大自然,吸引對大自然有興趣的人群關注藝術,相信活動有助提升村民對藝術的認知,甚至通過藝術促進村民身份認同和歸屬感,「具體呈現『藝術是生活的一部分』的推廣藝術理念」。

陶藝家陳思光(Ray)採用川龍的泥土,製成陶杯,放回村內茶樓供人使用。

陶藝家陳思光(Ray)採用川龍的泥土,製成陶杯,放回村內茶樓供人使用。

雖然如此,好評背後「邂逅!山川人」的成本甚高。藝術推廣辦事處回覆查詢表示,「邂逅!山川人」預算為 570 萬 [1]。以該處 2017-18 年度舉辦展覽及活動的 3,300 萬總開支作對比,「邂逅!山川人」約佔全年總開支的一成七,比例並不算太高。然而,以一場同樣是藝術推廣辦事處主辦,但在「油街實現」舉行的展覽為例,成本則約為 64 萬[2] - 即是一次「邂逅!山川人」的成本,差不多足以在「油街」做九次展覽。加上,藝術推廣辦事處今年起在日本開設「香港部屋」,資助香港藝術家參與「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三年預算亦高達 628 萬 [3],足見政府銳意在港發展藝術祭的野心。

分散投資 區區藝術祭

「兩者性質上有些不同,一次『山川人』等於幾多細 project 的比較未必恰當。」藝發局視覺藝術小組主席陳錦成說。

他續指,藝術祭涉及直接在社區做藝術,應當梳理當地歷史和文化脈絡。相對「油街」,他認為由香港演藝學院人文學科講師黃宇軒等人創辦的「空城藝術節」比較相類。

早年以義工身份參與「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歸來,黃宇軒與一眾友人推出「空城計劃」在廢校和唐樓舉辦藝術活動,並於 2013 年在粉嶺坪輋舉辦首屆「空城藝術節」。以 2016 年第二屆空城藝術節為例,活動雖說獲得藝術發展局的資助金額,卻其實只有 12 萬元。

空城藝術節 2016 音樂會
(圖片來源:空城計劃提供)

空城藝術節 2016 音樂會
(圖片來源:空城計劃提供)

嘗試簡單比較越後妻有和坪輋的藝術祭,陳錦成認為前者希望大眾關注當地人口老化問題;後者引介參觀者初步認識新界東北發展,只不過「空城藝術節」資源有限,未見華美包裝和宣傳。「但我會取之平衡。」陳錦成說。「黃宇軒做『空城』的成本實在太痛苦了!如果多給一點資源,就算一百萬一個,五百萬便可以做到五個區了。」

陳錦成並不反對藝術祭,但擔心政府純粹追逐「潮流」,以「盛事」心態將之當成旅遊項目發展,最終無法呈現地方獨特性。他認為,藝術祭重點在於開闊本地人的視野,透過閱讀本地歷史和文化,豐富他們對於這個地方的思考和想像。香港雖小,但每一區都有自己的歷史,故他認為「值得每個區都做(藝術祭)」。

香港預計於新界西貢海的島嶼鹽田梓舉辦藝術祭,引起民眾兩極的看法。(攝影/Chong Fat)

香港預計於新界西貢海的島嶼鹽田梓舉辦藝術祭,引起民眾兩極的看法。(攝影/Chong Fat)

政府出手 不如資助民間

區區藝術祭,固然理想,但實際操作起來,該從何入手?又是否可行?

與其落手落腳舉辦藝術祭,陳錦成建議政府可考慮透過資助現有藝文機構,使之發揮社區效應。以 1998 年成立、現於牛棚藝術村 1a space 為例,他認為該藝術機構運作多年,成果不錯,惟資源不足而無法壯大。

「其實政府未必需要自己搞,有些組織早與社區有一定關係。如果可以調撥資源,壯大民間團體做得更多,可能同樣能發展出將藝術帶入社區的效果。」

雖然如此,陳錦成明白知易行難。他認為香港不缺資源,但資源未能有效調配,充分利用。以牛棚為例,項目屬於發展局,其他政府部門未必願意插手,結果往往「各自各做,互相鬥做得靚」。協調資源,不免令人想起文化局的必要。他雖然同意用「局」的形式去統籌香港文化政策和發展會較為健康,但「更大前提是香港政治目前非常不健康,所以現在講文化局變成好恐怖的事情」。他感嘆,各自為政雖非好事,但多個部門願意推廣文化,營造討論的氛圍,很可能是現時環境限制下的唯一選項。

--

註:

[1] 「邂逅!山川人」公共計劃展期由今年三月十一日至八月十二日,為期五個月,目的是讓公眾透過藝術,走進香港具本地歷史文化特色的村落,感受村鄉生活,並讓本地的藝術家透過此計劃走進香港的鄉郊,連繫村民創作出場域特定的作品。計劃開支預算為港幣 570 萬元,當中包括十三組藝術家的委約費共160.5萬元。在地藝術策劃伙伴創不同協作的委約費173萬元,工作項目包括統籌藝術家與村民的合作創作、川龍村的資料撰寫及印刷品翻譯與製作、社交媒體平台宣傳及管理、籌辦公眾活動、開幕及閉幕活動等。村校的翻新、展場製作及展期保養維修等115萬元。展覽設計、村內宣傳指示牌製作及書刊印製等75萬元。保安員、展場助理及導賞人員 33.5萬元,餘下13萬元為宣傳及雜項開支。 

[2] 「火花!」展覽計劃系列為本地年青策展人提供平台策劃展覽,為觀眾呈現新的藝術創作發展方向,展覽於北角油街實現舉行,每次展期約三個月。平均一場展覽的開支預算為港幣64萬元,當中包括給予計劃策展人之委約費28萬元,展廳場地製作及展覽期間設備維修費等約20萬元,展場助理及導賞人員約10萬元,其餘約6萬元為宣傳品製作印刷、開幕禮及雜項開支。 

[3] 「香港部屋」計劃總預算為628萬元,除了香港部屋建築及三年管理費280萬元、三組藝術家委約費120萬元、四組活動協作委約費70萬元之外,還有香港演藝學院的委約費用65萬元、公開比賽獲選建築團隊的香港部屋設計費10萬元,「香港部屋」展場設計、製作、印刷品、開幕禮、廣告及宣傳等開支約50萬元,而其餘33萬元為三年計劃期間的匯率變動等雜項及應急費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