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搞大電影》拍爛片或好片?

2017/9/12 — 9:44

《搞大電影》

《搞大電影》

這是諷刺電影圈的舞台劇,情節簡單,沒有爆大鑊,沒有賣弄大場面。特色是對白生動抵死,大玩語言藝術或偽術,名副其實是說話多多的「話劇」,很考演員口才與互動對答的工夫。黃秋生、林海峰和韋羅莎做到準確靈活,旗鼓相當。

《搞大電影》並非本港原創劇,而是翻譯演出美國大衛馬密 (David Mamet) 的 1988 年劇作《Speed-the-Plow》。大衛馬密最拿手就是台詞犀利,1975年大講粗口的《美國水牛 (American Buffalo) 》特別聞名,八十年代被黃浩義翻譯為《勾心鬥角》,自導自演,創出香港舞台上用粵語不斷爆粗的先例,在藝術中心小劇場連連爆滿,先後重演百多場。此劇影響到講粗口逐漸成為本港劇場一大賣點,逢講必有男女觀眾嘩笑叫好。然後香港片也時時講粗口,追究起來,大衛馬密可說是祖師或罪魁。

今次由岑偉宗翻譯,甄詠蓓導演,也有粗口,但不多。故事背景改為香港,對白很香港化,多次提到周濶發,顯然加上自由創作。

廣告

黃秋生飾演某電影公司的製作總監,這天倒霉老拍檔林海峰拿類似《監獄風雲》的劇本到來,說周濶發答應主演,通俗綽頭充足,開拍必然賣座,大家都可吐氣揚眉。那知半途殺出程咬金,到底要拍商業「爛片」還是藝術「好片」呢?形成懸疑高潮。

韋羅莎飾演有理想的靚女,極力支持改編好書拍好片,還甘願「為藝術犠牲」,施展美人計,導致黃秋生轉軚,林海峰陷於好夢成空的危機。

廣告

全劇就是兩男一女的室內戲,發生於廿四小時內,全靠演員好,對白妙,由頭至尾吸引住觀眾。黃秋生把娛樂圈老江湖角色演得很傳神,口若懸河而又左搖右擺。林海峰則自認「低威」,討好「大佬」,千方百計謀求出頭機會,做到既辛酸亦妙趣。韋羅莎則變化多端,一時純情乖順,一時奔放大膽,令兩個麻甩佬大受衝擊。

其實《搞大電影》劇情牽強,韋羅莎角色只是電影公司臨時替工女秘書,奉命代上司讀一本後現代超文藝小說,竟然立刻着迷,當晚就傾心獻身發揮魅力,幾乎成功扭轉乾坤,當然難以置信。必須佩服韋羅莎的形象與演技,簡直「弄假成真」,黃秋生與林海峰同樣有高難度表現。

這三位演員大唸對白都富於自然生活感,不像舞台劇前輩頗多有明顯「話劇腔」。而且今次三位都能動能靜,常在閒常中作出激情爆發,同屬好戲之人。說起來,黃秋生、韋羅莎除了演技好,是否也由於歐亞混血,因此表情比一般東亞人豐富多采呢?但林海峰沒有被他倆搶掉風頭,他的鬼馬幽默感也出色。

至於描寫電影界血淚史,諷刺銀壇怪現象,很多電影電視拍過,多不勝數,也曾是黃子華「棟篤笑」的題材。香港有些懷舊舞台劇亦提及片場往事,杜國威最擅長。妙在最近「恒生青少年舞台」第三度演出《時光倒流香港地》,廿一世紀少女「回到」阿婆的六十年代青春期,重現鋤強扶弱的「女黑俠」,加插當年拍片情景,新女孩們扮成粵語片「七公主」寶寶、芝華、芳芳、愛明、寶珠、素波、家燕,很趣緻。

還有小男童扮粵語片導演,十分攪笑。青年男主角是片場助手,夢想做導演拍好片。事實上,很通俗又製作簡陋的香港粵語片,亦有好編好導好演員,在多產搵食之中拍出不少佳作。商業與藝術未必水火不相容,默片喜劇泰斗差利卓別靈和「緊張大師」希治閣都雅俗共賞,電影藝術名家費里尼、小津安二郎等亦是當年賣座導演。

近幾十年雅與俗無疑越分越遠,不過大衛馬密這個話劇,實嫌過於誇張單薄。劇中那間電影公司應可拍大成本商業「爛片」,同時拍低成本得獎「好片」,不是兩種只能拍一種,不少製片家正是兩條路線並行共存。此外,所謂「好片」與「爛片」的標準難定,常有誠意片、藝術片拍得差,有些很商業的影片則水準甚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