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揭北韓建築面紗 用童話色彩麻醉人民

2018/10/25 — 12:17

平壤溜冰場(前)與柳京飯店(三角形建築物),平壤到處是充滿科幻時的建築物。

平壤溜冰場(前)與柳京飯店(三角形建築物),平壤到處是充滿科幻時的建築物。

北韓的神秘面紗,近年隨着全球的焦點,正一層層被揭開。傳統印象裏的北韓首都平壤,是一個樸實無華的共產城市,英國《衛報》建築及設計評論專欄作者Oliver Wainwright來港宣傳其攝影書《Inside North Korea》時說,「平壤是我見過最色彩繽紛的城市。」他從建築及室內空間設計的角度解構平壤,從金日成時期到金正恩執政,這座城市的每座建築物都在為政治服務,「那些科幻式的建築物營造出一種烏托邦的氛圍,某程度上轉移了人們的專注力。」

Oliver Wainwright先後在劍橋大學與皇家藝術學院修讀建築,曾在著名建築師Rem Koolhaas旗下建築事務所工作,2012年成為《衛報》評論作者。他從小喜歡攝影,也時常在專欄刊登拍攝建築的照片,他笑說自己只是攝影愛好者,並非專業攝影師。2014年,他在威尼斯建築雙年展見到關於北韓建築的繪畫作品,「那些建築物就像電影《星空奇遇記》裏的飛船一樣,非常有趣。」閒談間得知,策展人Nicholas Bonner在北京開設了一間北韓旅遊公司koryo tours,當時他正策劃一個北韓建築旅行團,Oliver二話不說便報名參加。

色彩繽紛的樸素樓房是當地建築特色,遠處是5月1日競技場。

色彩繽紛的樸素樓房是當地建築特色,遠處是5月1日競技場。

廣告

2015年出發前,Oliver對北韓的了解,正如多數西方人的傳統視野一樣,是毫無生氣的灰色建築,到處都有許多雕像、紀念碑及宣傳海報等。「踏足之後我很驚訝,我站在觀光塔上俯視,周圍都是粉紅、淺藍、橙色的簡樸樓房,這種色彩的運用成為了一種特色。」有人把這現象歸納為北韓童話式建築風格,Oliver則認為除了政治因素,估計亦與當地傳統有關,畢竟這些顏色在韓服上也很常見。「淡綠色在當地建築物很普遍,相信是源於韓國古時的青瓷瓷器。」 

廣告

5月1日競技場(May Day Stadium),外型像一個個連接着的降落傘。

5月1日競技場(May Day Stadium),外型像一個個連接着的降落傘。

然而他最印象深刻的,是那些充滿未來主義風格的建築物,柳京酒店(Ryugyong Hotel)遠看像一座金字塔或太空船,建於綾羅島上的5月1日競技場(May Day Stadium),外型像一個個連接着的降落傘。這座聲稱全球最大的體育館能容納逾十萬人,1989年建成,2015年進行翻新,裏面的設備都很新淨,似乎沒有被用過的痕跡,感覺很像德國攝影師Thomas Demand作品的一樣,是用色紙製作出來的模型。「當地建築物那種對稱置中的空間設計,令我想起Wes Anderson電影裏的畫面,看起來很超現實。」

競技場的設備非常新淨,感覺像是用色紙製作出來的模型。

競技場的設備非常新淨,感覺像是用色紙製作出來的模型。

關於這些建築物的靈感,他曾問及當地的Paektusan Academy of Architecture建築公司,有趣是其中一位建築師曾在意大利留學,十分熟悉現代建築文化。人人說1982年建成的平壤溜冰場(Pyongyang Ice Rink),外表與巴西的Brasilia Church非常神似,「但他們會說所有東西都是集體的努力,是在領導人的帶領下設計及建築的。」北韓講求主體思想,其中一座最著名的建築物,就是主體思想塔(Juche Tower),是1982年為紀念金日成70週年而興建的,在夜晚漆黑的平壤,這座塔為數不多亮燈的地方。

東平壤大劇院(East Pyongyang Grand Theatre)是Oliver印象非常深刻的地方。

東平壤大劇院(East Pyongyang Grand Theatre)是Oliver印象非常深刻的地方。

「我覺得平壤建築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它從一開始就是被同一個政權塑造,這是很獨特的,在一座城市裏能看到它歷史的變化,而且每一代領導人的建築各有特色。」1953年韓戰結束,平壤借鑑了同是共產國家蘇聯的建築風格(1960年代興建的平壤地鐵與莫斯科的豪華裝飾如出一轍),亦即新古典主義,許多建築都有巨型的門柱,然而又保留了韓國傳統的宮殿廟宇元素,看起來首爾的青瓦台。在金正日執政前後,北韓想展示一個摩登的形象,開始出現一些未來主義式的誇張建築物。早幾年金正恩接手後,建設了許多休閒主題公園,Let us turn the whole country into a socialist fairyland(讓我們把整個國家變成一個社會主義樂園)——這是他執政後的其中一句標語。「他想透過一種童話色彩的建築,來麻醉人們的現實感覺。」

「平壤是我見過最色彩繽紛的城市。」

「平壤是我見過最色彩繽紛的城市。」

在北韓拍攝自然有諸多掣肘,然而卻比Oliver想象中寬鬆,「除了軍事設備及未完成的建築物不能拍攝外,其他都能自由拍攝。他們希望所有東西看起來都很完整,領導人的照片更必須是完整的雕像或肖像。」每日走馬看花參觀十多座建築,他印象深刻是導遊總會強調說領導人來過每座建築物的次數,「因為他們會引以為豪。」

然而他也遺憾未能與當地人交談,「我們全程有三個導遊跟隨,晚上回到酒店後便不準離開。」唯一令他感受到真實的面貌,是旅行車前往南部邊境城市開城(Kaesong)途中,隨處可見是破舊的建築物,這也令他有多一個角度去看平壤,「平壤是給北韓中產生活的,離開平壤之後覺得這地方是個bubble,其實其他地方都是很貧窮的。 」

《Inside North Korea》由Taschen出版。

《Inside North Korea》由Taschen出版。

原文見於果籽

作者博客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