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死不離三父女》打得真切動人

2017/8/22 — 9:51

《打死不離三父女 (Dangal) 》劇照

《打死不離三父女 (Dangal) 》劇照

沒有大型歌舞,沒有型男美女,連愛情也沒有,這樣打破寶萊塢主流電影慣例,竟能刷新印度片最賣座紀錄。創出奇跡當然因素不少,但也可以簡單地說:因為拍得好。

《打死不離三父女 (Dangal) 》取材真人真事,描述一個鄉鎮窮爸爸,培訓兩個女兒打摔跤。是否像多年前泰國賣座片《人妖打排球》那樣好笑好玩好打呢?的確笑得玩得,尤其打得精采。不過這部印度片更重要是有笑亦有淚,還有艱苦的現實,無奈的悲情,堅毅的決心,因此越練越打就越不是玩笑,而是很認真地為自己和為家為國,去實現夢想,成為真切感人的佳作。

印度天王巨星阿米汗 (Aamir Khan) 飾演爸爸,跟他在《打死不離三兄弟》演天才大學生,和在《來自星星的 PK》演趣怪外星人都完全不同,非常出色。

廣告

這爸爸原是摔跤冠軍,十分愛國,極想為國爭光,然而國家不大資助體育(印度最熱門的曲棍球和板球例外),他只能做小職員維生養家。他渴望生下兒子,繼承全副武功,可是一個一個誕生的都是女兒,令他心灰意冷。

片中阿米汗最初出場時渾身肌肉,在小茶館與邦級摔跤冠軍比武,招式清脆利落,妙在同時電視現場直播奧運摔跤比賽,形成奇趣又刺激的對比,可見編導演有心思有實力。然後主角夫婦千方百計添丁,親友街坊提供古靈精怪的生兒秘訣,妙趣橫生。主角失望後逐漸消沉發福,中年長出大肚腩,阿米汗真的為此片爆肌又谷肥。

廣告

直至發現大女二女天生好打,打倒打扁男同學,爸爸大為驚喜,開始培訓。兩女兒受到地獄式苦練,被迫剪成男仔頭。更慘是堂兄被迫做沙包,捱打被摔,很好笑。這兩個小女童陸續參加地區少年比賽,與男生打擂台,拍得很好看。

這是劇情前半部,然後女童變少女,大女進入國家體育學院,接受專業教練督導,參加國際女子摔角比賽。後半部發展怎樣呢?同樣好戲連場,悲喜交集,比前半部更令觀眾提心吊膽,高潮劇力很強。

阿米汗一直演得動人,兩女由童年到長大換了演員,都很優異。媽媽亦演得好。堂兄長大生鬚後更儍更戇,不及童年可愛,但仍對伯父和堂妹非常忠心。

全片細節豐富,並且尖辣諷刺了官僚作風,三父女全靠自己打天下,創奇跡。我特別佩服把摔跤訓練和比賽拍得奇佳,招式看似簡單,但臨場交手變化多端,真實感很強,不像華人動作片往往誇張賣弄,亦不靠電腦特技。

事實上此片無舞而有武,證明印度影壇始終動感出眾,南亞人似有天賦舞蹈感。奇在除了曲棍球和板球,印度體育成績奇差,遠遜亞洲的中國、日本和韓國。是否正如此片所指,由於政府不支持呢?

《打死不離三父女》票房勝過《打死不離三兄弟》和《來自星星的 PK》,刷新印度電影歷來最賣座紀錄,導演 Nitesh Tiwari 值得稱讚,但最大功臣無疑是主演兼監製的阿米汗。

奇在貢獻最大實為中國大陸市場,以中文片名《摔跤吧!爸爸》公映,爆冷狂收十三億元人民幣,接近二億美元,超過印度本土收入八千萬美元和北美收入一千二百萬美元的總和。顯然,印度十二億人口的影迷雖多,然而票價低廉,票房數字不及中國大陸龐大。

其實早在 1950 年代中印友好時期,已有印度片在大陸受歡迎。最著名是《流浪者》上下集,1955年長春電影製片廠譯製普通話配音版,主題曲《拉茲之歌》非常流行。薩耶哲雷享譽國際的首部電影《道路之歌》, 1958 年上海電影譯製廠譯製,觀眾也很多。香港反而極少放映印度片,影痴要到六十年代,才有機會在電影會看到薩耶哲雷電影。

順便提提,今年印度神話鉅片《帝國戰神:磅礡終章 (The Baahubali 2: Conclusion) 》也票房強勁,在印度本土和不少外埠後來居上,不過《打死不離三父女》在中國意外狂收,就確保印度最賣座電影(全球合計)的寶座,相信可以保持頗長時期──因為這部印度摔跤片在中國爆冷的機緣,可遇不可求。何況近來中印邊境衝突,印度片目前不易再在大陸創出賣座奇跡了。

此片在香港排在暑期尾聲,未知能否像六年前《打死不離三兄弟》那麼賣座。總之無論票房怎樣,這是值得捧場的好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