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和青天有個秘密》 輕鬆與輕率之間

2017/11/2 — 11:36

(圖片來源:《我和青天有個秘密》音樂劇 facebook)

(圖片來源:《我和青天有個秘密》音樂劇 facebook)

在普及文化中,一些虛構人物雖然為人熟悉,但其生活背景並非如紀錄片中的歷史人物一樣有史可鑑。以重寫這些人物背景作故事賣點的作品在電視、電影、劇場都大行其道。英劇Sherlock把福爾摩斯和華生重新放置在現代高科技背景,保持角色原有內心世界;Suicide Squad為超級英雄漫畫中的壞蛋寫外傳;《我和青天有個秘密》的風格卻與近年另一部劇場作品演駅《網絡三國戰》形式相似:為中國傳統英姿凜凜的英雄角色加上荒誕誇張的背景揣測,製造英雄也有愚蠢時刻的喜劇效果。然而《我》劇還加入了各式吸引觀眾的戲劇元素:超自然力量、道德劇的心理描述、愛情喜劇的浪漫情節,雖然能保持觀眾注意力達兩個多小時,但五花八門的招式未能環環緊扣,結果令人感覺眼花繚亂,從輕鬆的領域也許不自覺地踏進了輕率的界線。

一反包青天在民間傳統中鐵面嚴肅的形象,作為一位好逸惡勞、溫文柔弱的書生,故事初段作者透過情節給予我們一些線索,指出眼前這位皮膚白哲、額頭上還未有明月標記的小生,雖然外表與印象中有所落差,但的確是我們期待的包大人;只是他如何成為傳說中的形像,作者提供了一些額外想像。這些線索包括他的確進入了官場,但絕非生性追求公義自願加入,只是因要為一名心儀女子抱不平而投身;另外,他的辦案能力的確十分高明,但原來並非因他自己的英明領導,反而是因為公孫策、展超等人各有超凡實力,為他默默補課,彌補他的不足,才令他的團隊贏得百世流芳之大名。

(圖片來源:《我和青天有個秘密》音樂劇 facebook)

(圖片來源:《我和青天有個秘密》音樂劇 facebook)

廣告

如是者,整個上半場最能保持趣味的正是欣賞作者如何扭曲過程,卻達到符合傳統印象的結果。這種結構成功為戲劇建立了一個完整的框架。然而,以「百老匯式音樂劇」為目標的作品當然不能只靠框架支撐一個多小時。正如任何成功的戲劇,當建立期望後,扭曲過程的內容設計必須提供足夠情節上的驚喜來對應已經建立起來的期望。在《我》劇中,編導的確準備了幾個有趣的點子,平均分佈在劇中不同位置;但大部分其他內容細節都只是用上依賴流行文化作出的比喻和諷刺,沒有觸及人性深度,難以達到百老匯的大眾化標準。其中,一位女囚犯在表達憤怒時以音樂劇演員的角度大聲唱出「冚家鏟」三字,並把最後一字拉長以展示她歌唱的實力。這個情景本來是有趣的:當一名演員演繹憤怒時,因無法以普通情感表達,因此選擇以歌唱方式表達,而且把音拉長,是最極端的表達,悲喜交集。不少觀眾感覺情節類似孤星淚中24601的戲劇效果。這種情緒超越內容的表達,有趣而合乎人性。在《我》劇中,這個情節卻由於內容以粗口為重點,刻意引人注目的資訊大大蓋過了情景,令觀眾無所適從,不知如何反應。一位資深戲劇導演在網上留言指出這是一個Embarrassed Audience的例子:本來希望觀眾發笑,卻引來沉默。也就是dead air。太多零碎的主意在恐懼觀眾沒有反應的情況下一湧而出,沒有太多完整而有趣的情節支撐,整個結構變得空洞無物。

廣告

(圖片來源:《我和青天有個秘密》音樂劇 facebook)

(圖片來源:《我和青天有個秘密》音樂劇 facebook)

也許是意識到小吵小鬧未能為此劇所建立的大結構作壓場的尾聲,作者為故事提供的最後高潮的確有出乎意料效果。整體上結局也可算是有足夠鋪排,也合乎邏輯。但雖說合理,卻未必合情。突然加入道德抉擇的情節,像在看法式喜鬧劇時,忽然出現希臘悲劇結局。角色的最後情緒爆發在整個演出過程中沒有足夠內心掙扎素材支持,有點失調。

包攬編曲、作曲、作詞、導演,當然花了不少功夫。整個作品給人的感覺是見識廣博,各方面都達到了標準,但未有留下深刻印象。不少外界迴響都是值得鼓勵:但假如真的以利字當頭的「百老匯式音樂劇」作標準,大概在首星期演出時發現沒有過半數的票房,劇院早已把演出關門大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