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異》人與影惡鬥奇特

2019/3/22 — 9:36

《我們・異 (Us) 》劇照

《我們・異 (Us) 》劇照

美國黑人編導佐敦比爾 (Jordan Peele) 確有鬼才,繼《訪・嚇》揚名後拍出第二作,同樣驚心動魄,而特別「靈異」,是別具靈感的撞鬼片。

不少人聽過一種恐怖傳聞,就是深夜見鬼,竟然發覺鬼是自己的樣子,難道預見自己將會變鬼?大概有些人親身經歷過,可能是幻覺或夢境,因此害怕照鏡。

事實上,人與自己的影子,一明一暗,時合時分,若即若離,關係非常微妙,自古以來就引發很多奇想。李白《月下獨酌》就是著名唐詩:「花間一壼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廣告

此詩把月和影都擬人化。玩手影的遊戲,可以變出各式動物。亦有漫畫動畫形容影與人作對,互相動靜相反,各行各路,或者描述影是此人的陰暗面,等於人格分裂。常有電影大玩鏡像變幻,早在默片時代,便拍過人與鏡中人貌合神離,甚至是另一個人。

佐敦比爾編導的新片《我們・異 (Us) 》,正是拿人與影子/鏡像相似又相異的「對倒」關係,構成恐慄奇遇,我認為尚未發揮得淋漓盡致,不足之處頗多,但無疑構思不錯,有懸疑,有血腥狂暴,亦有黑色幽默。

廣告

話說美國當今一對黑人夫妻與兩個少年子女,往海濱度假。太太年幼時曾在該處遊樂場「鬼屋」見到自己的「鬼影」,留下童年陰影,現在重臨提心吊膽,不但再遇本人的「鬼影」,連家人及朋友都有了可怕的「翻版」,導致名副其實的自相殘殺──自己打自己,自己殺自己!

驚險過程不必細述,總之佐丹飄大搞黑色的半驚半笑, Lupita Nuong’o 演太太、 Winston Duke 演丈夫,都很生動。這部黑人片亦注重女權,狀似弱小的太太臨危發狠,比肥大丈夫更威猛,女兒亦比弟弟生猛活躍,大鬥如影隨形的惡鬼。

發展下去,那些對倒的惡鬼甚至像喪屍那樣擴散蔓延,大打大殺,弄到美國各地變成鬼域。還有離奇的「科幻解釋」,說影子族被困於美國無數廢棄的地下通道,跟真人族有天國與地獄之分,終於跑上地面大報復。

影子族與真人族地位懸殊的對比,是否象徵美國黑人與白人之別呢?黑人像白人的影子,似人郤不獲平等待遇,只能活在陰暗的地下。這類種族分歧的象徵意味,當然不能排除,但並不明顯,《我們・異》雖以黑人為主,但做到跨種族,不算偏激。

佐敦比爾前作《訪・嚇 (Get Out) 》就種族意識很強,而且崇黑貶白很偏激,描述白人要移植黑人的強健身體,於是不斷引誘黑人到白人上流社區,施手術讓衰老白人換上黑人驅體。黑人男主角便被白人女友帶去見家長,幾乎無法逃出生天。《訪・嚇》也有鬼才,然而把白人妖魔化,加劇黑白種族仇恨,我不喜歡。

過去荷里活片白人至尊,歧視異族,當然不對。現在輪到流行大捧黑人和其他種族,白人經常淪為大反派,亦往往過火了。甚至促成惡性循環,一方面,反西方的回教極端派系大搞恐怖活動,另一方面,白人至尊派、新納粹分子認為國家被異族及移民霸佔,於是大開殺戒,兩種情況都充滿仇恨,難以收拾。

《我們・異》好在沒有強調種族仇恨,把人與影的問題普世化,片中無論黑人白人,都要與自己的鬼影搏鬥,並非黑人鬥白人,這樣處理是較好的。

至於不足之處,是偏重人與影分化成仇,沒有顯示人與影也可和平共處。我亦不滿片中鬼影缺乏影的輕靈飄忽,反而比人更笨重笨拙,只懂蠻打蠻殺。佐敦比爾有意念,有電影感,但不少地方尚待改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