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憶林克昌

2017/6/17 — 7:53

(本文改寫自作者2013年博客連載文章《林克昌》)

2017年6月15日,林克昌在澳洲墨爾本逝世,享年89歲。

是中二還是中三?家中才購入第一部配備鐳射唱盤的迷你音響,從卡式錄音帶走進CD世界。我第一張買的唱片,是林克昌指揮名古屋愛樂樂團演奏丁善德《長征交響曲》:1978年8月19日名古屋錄音,監製Hiroshi Isaka,錄音師是Masaki Ohno。手上的金CD是1994年發行,那是BMG初購HK Records品牌及錄音之後重新推出的一系列舊錄音之一。

廣告

因為年少無知,一度對紅歌非常沉迷,聽到交響曲中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就非常親切。加上丁善德壯麗的配器與高明的對位,也讓當時初迷上馬勒的我十分著迷。這唱片了成了我日聽夜聽的一張唱片,熟得連觀眾甚麼時候咳嗽、音樂廳的門甚麼時候打開也記得一清二楚!(那是一場音樂會實況加排練剪輯而成的錄音)

後來聽過同是HK灌錄,由福村芳一指揮香港管弦樂團的版本,也聽過後來Marco Polo灌錄了由丁善德外孫余隆指揮斯洛伐克電台交響樂團的錄音,以及雨果唱片由麥家樂指揮俄羅斯愛樂樂團的錄音…….總覺得這個當年被我的樂理老師評為「(被林克昌)刪節得非常奇怪的簡化版本」更動聽,總覺得這才是《長征》。

廣告

楊忠衡在《黃土地上的貝多芬-林克昌回憶錄》的序寫林克昌的中國作品錄音時說道:「我說『林克昌的音樂』而不說『中國作品』是有原因的。我後來聽了許多同曲子的其他版本,不乏沈悶呆滯,音色晦暗,暴露樂曲缺點者。老實說,要不是林老師把這些曲子舉重若輕,指得活靈活現,那麼我受到的震憾也許不會那麼大……」所言甚是!

反正,林克昌的名字已經鑄在我腦子裡,但凡見到他的唱片,我必定會購買:三張柴可夫斯基交響曲是網上訂購;杜鳴心、吳祖強《魚美人》組曲是在佐敦裕華國貨無意中發現的;我甚至連靜靜躺在誠品敦南店那張《音聲海.世間燈》也不放過(我承認,這唱片到現在還沒有開封……)。最轉折的是他與俄羅斯國家樂團(RNO)的《天方夜譚》,當年在香港唱片當兼職售貨員親手上架,但只是稍微猶疑了就不再得見,絕版了,較早前由楊忠衡交託友人轉贈給我才終能收藏。

不過最瘋狂還是那批長榮錄音與錄影吧?那時國民黨還未賣黨產,張榮發基金會還在建國北路…..不懂搭公車,所以找了很久才到。到了禮品部,我徑自走到那陳列長榮交響樂團產品櫃子,把所有林克昌指揮的CD與DVD都拿下來,然後臉不紅氣不喘的付款……不知當時那職員會否覺得我是土豪?

那時候林克昌已經離開了長榮交響樂團,我以為,從DVD看到他的身影已是我跟偶像的最近接觸。直到2008年,林克昌滿八十歲,離開長榮交響樂團也差不多四年了。國家交響樂團特意安排了兩場名為「 NSO向大師致敬-林克昌八十年音樂之旅」的音樂會,首場3月21日(也是林老師八十歲生日當天!)演柴可夫斯基第四及第六交響曲,次場3月28日演柴可夫斯基第一鋼琴協奏曲(林佳靜獨奏)與第五交響曲。我終於有機會一睹林克昌的風彩!

機會難得,那管我當時正值準備當年4月的自己的音樂會!哪管是否在玩命!(所以除了音樂會之外,我大部份時間都躲在網吧跟合唱團幹事聯繫處理繁瑣的場刊出版事宜)為了看3月28日那一場,那次台北之旅一度是我最短的台灣之旅,就是為了看一場音樂會,我還特別買了最貴的票!

要我寫一篇九年前的音樂會的評論,我也覺得過份。我只記得,上半場柴一還可以,下半場的柴五,是我現場看過最令我激動的柴五。當然,因為終於能親身耳聞目睹已經不能站著指揮的林老師的指揮風範是主要原因,那次演出也實在是高水平。

林老師個子小小的,可是他所散發的激情能量,說是能填滿國家音樂廳也不為過。他對portamento的妙用,有人會覺得肉麻甚至老套,可是對我而言,這些點子總是為音樂帶來畫龍點睛的妙效,讓音樂變得有血有肉,變得言之有物。

音樂會後,當然不能免俗,始終很多機會都可能是「有今生無來世」(就像那張《天方夜譚》),我與同時林克昌粉絲的莫明到了後台找林老師簽名拍照。

自從2008年的八十大壽音樂會之後,就不再見到林克昌的演出。當Daniel Barenboim離開芝加哥交響樂團時樂團曾在網上「徵集」新任音樂總監人選,我幾乎就要把林老師填上去,奈何我實在想到不怎樣填寫「理由」(難道就是一個字「勁」麼?),也就此作罷。結果是穆堤(Riccardo Muti)接掌了CSO。

我聽到林克昌的最後消息是2014年。那時因為公事找上廣藝基金會而「終於」認識了楊忠衡,閒聊間我問起林克昌,他說大師脾氣近年愈轉愈壞,晚輩如他也不知從何關心......

繼太太石聖芳於2016年逝世,林克昌終於在今年與世長辭。

*     *     *

我覺得林克昌與Carlos Kleiber在風格上是有點相似,都是充滿激情,但同時樂隊的聲音都是打磨得亮麗通透。只是林克昌更多一種女性化的婉約(拜他極愛的portamento所賜)。也許有人會覺得很「肉麻」,但就是這些細微地方打造出「林克昌風格」。

排練時把每個細節都要琢磨一返是林老師聞名的作風之一,的確,聽他的演奏你總是覺得每個聲部都能恰如其份,和聲色彩與對位的框架都清晰通透。這樣理性與激情並重的演奏風格,很可惜,今天是愈來愈少見了。

林克昌也是一個氣氛營造的大師,製造洶湧澎湃的氣勢是他的拿手好戲,所以他的《長征交響曲》能夠勝過任何指揮,他指揮的《白毛女組曲》沒有人可比。他的《天方夜譚》,正好是展示他的「放火」的強項。

音樂的刺激不是單純來自「快、硬、響」,不是大家只管最快最響就是最偉大的音樂家?林克昌的厲害之處,是他對聲部平衡從而控制樂隊音色有著極高的功力,這特別在他在日本的錄音最能領略箇中妙處。(老實說,RNO是他錄音樂團中水平最高的,但也是流露最少「林克昌聲音」的一隊)聽聽經典名盤《梁祝》,樂隊聲部之間的結構何其清晰通透。

林克昌最令我拜服的,是他懂得讓樂隊legato地歌唱(真的,我愈來愈覺得現世代的音樂家都忘記了甚麼叫legato、甚麼是cantabile…..)。在YouTube上已經感動了快五百萬人的《鄉村騎士》間奏曲,他親身示範了甚麼叫做flow--對,他的《鄉村騎士》間奏曲是YouTube上同一曲目中最受歡迎版本,緊隨第二的版本還未到二百萬次播放--那是穆堤,我心目中從林克昌手上「搶走」了CSO的穆堤!

願林克昌大師安息,在天國與太太團聚。希望你在天之靈知道借網絡之助,世界上愈來愈很多人欣賞到你的藝術,受你的感動。

你一點也不孤單。[朱振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