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惡人老化 脫皮欠佳 — 《全員惡人最終章》、《脫皮爸爸》

2018/5/22 — 9:24

《全員惡人最終章 (Outrage Coda) 》 劇照

《全員惡人最終章 (Outrage Coda) 》 劇照

把北野武稱為「大師」,只不過「海上無魚蝦為大」。日本湧現電影大師或巨匠的時代早已過去(歐洲同樣),比起前輩溝口健二、小津安二郎、黑澤明、市川崑、新藤兼人,而至今村昌平、大島渚等,搞笑諧角及性格演員出身的北野武是小師小匠,跟深作欣二、鈴木清順也距離頗大。

他編導有些影片不俗,例如廿年前《火花》,但近年《全員惡人》系列我不喜歡,未能復興日本「極道」幫會電影的特色,限於美國《教父》的日本山寨版吧了,不及他早期1989年自編自導自演的《小心惡警》,惡得爽快。

《全員惡人最終章 (Outrage Coda) 》 是該系列第三部,自然有人捧場讚好,我就不敢恭維。其實談不上失望,因為上兩集已經不滿意,對這新作毫無期望,然而也覺得北野武老化,過於自我重複和自吹自擂,沉悶乏味。好在他演的主角最後死掉,三部曲完結了。不過,銀幕英雄隨時翻生,無法保證這系列不再續拍下去。

廣告

劇情仍是各幫會明爭暗鬥,作為主體的「花菱會」內閧爭權,不必多說了。值得一提是除了日本幫會,還涉及韓國幫會。

想起近年一部南韓警匪片《犯罪都市》,由《屍殺列車》的大隻拳手馬東鍚飾演野獸刑警,表面很惡,不守常規,其實鋤強扶弱很忠義。劇情主要發生在首爾華人區,來自中國的朝鮮族悍匪與南韓黑白道血戰,高潮是野獸刑警與中國最兇猛殺手決鬥。《犯罪都市》的劇情與動作都遠勝《全員惡人最終章》,再度顯出目前南韓片比日本片和香港片強勁。

廣告

還要注意,《犯罪都市》其實針對中國人,借中國朝鮮族殺手殺到南韓,迎合韓人受到「中國勢力」威脅的心態,處理得相當微妙,難怪在韓國賣座。

至於港片《脫皮爸爸》,與日本有關。因為原是日本佃典彥編著的舞台劇,被「香港話劇團」翻譯演出,司徒慧焯導演,叫好叫座,得到「香港舞台劇獎」的最佳導演獎。前年司徒慧焯改編為電影,遲至最近才公映,反應欠佳。

跟原劇一樣,《脫皮爸爸》的老父忽然在七天之內,每天離奇地脫掉皮囊,好像脫胎換骨,一次比一次年輕約十年。不同的是此片把日本背景改為香港,等於重新創作,構成時光倒流的香港人懷舊故事,多位明星演出。

古天樂飾演家在舊公營屋邨的兒子,做電影導演倒霉,欠債兼婚變,母親逝世後照顧痴呆失禁的老父很麻煩。吳鎮宇飾演七十多歲爸爸,脫皮後變為六十歲、五十歲、卅七歲、廿八歲、十九歲,越脫越回春,跨越半世紀。「香港話劇團」版本由辛偉強演兒子,周志輝、孫力民、高翰文、潘燦良、林沛濂、凌文龍演不同年齡的爸爸,電影版則由老到嫩都是吳鎮宇一人演出,不斷改變形象。

吳鎮宇和古天樂都很落力演出,此外,蔡潔演兒子的分居妻子,田蕊妮演初戀情人,春夏演年輕時期的媽媽。劇情反映屋邨家庭數十年變遷,並通過兒子顯出香港影壇滄桑。構思本來不錯,富於倒叙式香港懷舊。可惜拍法比較粗俗,不及粵語話劇版出色。

而且電影版大概由於大陸投資,特別強調爸爸媽媽來自大陸,爸爸自小想做飛行員,青年時代還當上中國大陸的空軍機師,很愛國,而避免提及當年很多大陸人逃難來港。全片就有些尷尬,對現在香港觀眾或大陸觀眾來說,都難以引起共鳴。

另一問題,在於司徒慧焯是舞台劇好導演,編導電影則尚未熟練。《脫皮爸爸》改為香港電影的成績,就遠遜日本原劇的粵語版。與此同時,司徒慧焯導演新舞台劇《等死研究所》正在上演,反應熱烈,我看了,稍後才談。

也要提提,香港翻譯演出日本舞台劇不是很多,除了佃典彥的《脫皮爸爸》,另一受歡迎多次重演的,是三谷幸喜編劇的《笑之大學》,日本早已拍成電影,但我沒有看過,只看了粵語舞台版。另有曾經很熱門的詹瑞文舞台騷《男人之虎》,名稱顯然受日本舊笑片《男人之苦》(山田洋次導演,渥美清主演)系列影響,實際上毫無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