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怒海公民》和《灣生回家》

2016/6/30 — 9:38

這兩部很特別的紀錄片,分別拍攝意大利海島和寶島台灣,都涉及漂洋而來的「異客」。但一歐一亞大有分別。都由安樂公司安排在七月特別場放映。

先談意大利的《怒海公民 (Fire at Sea) 》,榮獲今年柏林影展最佳電影金熊獎。非劇情片奪得此獎,已經特別,更特別的是導演贊法蘭哥.羅施 (Gianfranco Rosi) 三年前已憑紀錄片《羅馬環城高速公路》打破慣例,贏得威尼斯影展最佳電影金獅獎。

紀錄片得重要影展首獎很罕見,不過也有先例。美國紀錄片怪傑米高摩亞 2004 年反小布殊總統的《華氏九一一》,就得到康城影展最佳電影金棕櫚獎。該片得獎雖有過度政治化之嫌,妙在米高摩亞對小布殊嘻笑怒罵確實抵死,成為熱門話題片,到處賣座。不過,一位紀錄片導演先後贏得兩大影展最佳電影獎,至今只有贊法蘭哥.羅施做到。

廣告

當然,《怒海公民》不是賞心悅目的「好看」電影。因為觸及船民偷渡歐洲的嚴重問題。拍攝意大利西西里最接近非洲的蘭佩杜薩島,多年來有四十萬非洲和中東難民乘船湧來,超過一萬五千人死亡,很悲慘。

特別的是,此片主要紀錄島上居民的日常生活,尤其是一個活潑男童上學、遊玩、回家、看醫生的情況,十分正常。同時穿插着當局在海上攔截、拯救難民的行動,似乎與島上生活完全無關。直至臨尾才顯示偷渡船內搬出大量死屍,令人震驚。

廣告

導演把島上的和諧,跟船上的死亡形成強烈對比。不過好像分成兩個世界,拉不上什麼關係,亦談不上什麼啟發。而且片中大多數時間平淡沉悶。我認為《怒海公民》可得紀錄片獎,頒予最佳電影獎就過譽了。

請勿忘記,數十年前香港曾收容很多「投奔怒海」的越南船民,更多大陸偷渡客。雖然全港生活正常,但直接間接總有接觸,產生或大或小的社會問題。現在仍有南亞人、非洲人輾轉來港申請庇護。目前歐洲面對的移民、難民問題很複雜,爭議很大。可是《怒海公民》的拍法,郤有隔靴搔痒之感。

*   *   *   *   *

至於台灣紀錄片《灣生回家》,十分親日,可能有人認為政治不正確。以片論片,我則覺得比《怒海公民》可觀。

何謂「灣生」?原來是日治時代生於台灣的日本人,現仍在生的至少七八十歲了。此片實錄幾個「灣生」男女長者重臨台灣,重訪出生成長的地方,感慨萬千。童年舊友多數已故,但仍有生存的,而且街頭巷尾不少老伯老婦還會說流利日語,亦找到官方保存的陳舊登記檔案,使他們覺得很親切又感動。

還有一個嫁給台灣人落籍生根的「灣生」婆婆,癱瘓卧牀,女兒和外孫女跑到日本追尋她媽媽的墳墓,過程曲折動人。

導演黃銘正拍得細緻平實。最重要是混血監製田中實家(陳宣儒),她的外婆正是「灣生」日本裔,導致她前年出版《灣生回家》一書,並製作這部紀錄片。片中人談及日治台灣五十年有好有壞,不過顯然偏於讚好,認為對台灣的建設及治安打下良好基礎,因此不少台灣人至今仍對日本有好感。

此片亦側重顯示幾個「灣生」日本人懷念台灣,很高興重臨「故郷」受到歡迎。一位日本老太太的女兒,十分驚奇地發現「原來亞洲也有不憎恨日本人的地方」!然後說日本侵略戰爭不對,今後不可重蹈覆轍,總算比較公道。

《灣生回家》好在集中於台灣、日本的平民關係,這方面真切感人。全片的親日態度有沒有政治意味呢?那就很難說,觀者自作判斷好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