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給我一個道歉》 看到台灣的影子

2018/7/17 — 14:58

《給我一個道歉》劇照

《給我一個道歉》劇照

黎巴嫩是個非常美麗的國家,我猜。因為目前為止,我都沒去過這個國家,而且往後大概也不容易去,畢竟太遠了。這個國家在亞洲西南方,靠近地中海東岸,四千年前就已經有人定居,而且充滿了各種宗教傳說遺跡,在 1975 年以前,更被人稱為是「中東小巴黎」。但是,因為黎巴嫩扼守亞非歐的戰略要道,從有歷史以來,就不斷的被不同的種族佔領與侵略。現在黎巴嫩主要有天主教馬龍派的長槍黨,及伊斯蘭教什葉派的真主黨。因為靠近以色列,又有 50 萬巴勒斯坦難民居住在當中,政治與宗教情勢都很複雜。

1975 年,巴勒斯坦人與穆斯林合作,與基督徒內戰,這一仗打到 1991 年,結果造成超過 14 萬人以上死亡,當然,也埋下了深遠的民族仇恨。黎巴嫩從一個美麗的國家,頓時成為中東煉獄,許多無辜的民眾因為宗教、政治,家庭與人生從此變調,當然也因此格外仇視另一個政黨或民族。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港稱《給我一個道歉》)這部電影,就是從這樣的歷史背景來的,有個很厲害的導演,用了一個「小事化大、大事化無」小故事,把上面的歷史故事說得雲淡風輕,但卻劇力萬鈞。

廣告

簡單來說,有一個盡責的巴勒斯坦移民工頭,因為修水管的衝突,對支持長槍黨的一名基督教徒罵了「王八蛋」三個字。這名基督教徒堅持要他道歉,巴勒斯坦人在擔心失去工作的情況下,親自到基督徒的修車廠致意,但就在道歉之前,基督徒激動的說,「真該讓夏隆(以色列人)把你們全部殺光」,巴勒斯坦人被激怒,於是打了基督徒一拳,這件案子,就這麼上了法院。在雙方劍拔弩張的情況下,律師又推波助瀾,最後引起了全國暴動。

只因為一個道歉?

廣告

在觀看這部影片的時候,其實很容易會聯想到台灣。儘管不盡然可以把兩個國家的情況相提並論,但是在這部影片的角色裡,我們可以發現沒有誰對誰錯,被毆打的基督教徒,因為曾經的童年家族陰影,憎恨巴勒斯坦人,甚至被政客與名嘴操弄,積極的參加各種反巴勒斯坦活動。而認真工作的巴勒斯坦人,在黎巴嫩沒有身份,卻背負著過去內戰的陰影,以及沒有國家、寄人籬下的痛苦。聽到基督教徒挖苦自己的種族,怎麼「當年不把你們全部殺光?」時,情緒失控而毆打對方。

這是一件兩個人微不足道的小事,卻背負了這些糾結的歷史、文化與傷痛。

這是一部值得看的電影,不是因為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不是因為威尼斯影展最佳男主角得獎,而是因為在這部影片裡,可以看到台灣的影子。那個高喊著中國人滾回去的某人,在平常可能是一個鄰家親切的阿北,只是因為他的家人在二二八當中被屠殺、他每天閱讀特定的媒體標題、聽著某些政客的煽動言語,所以當某個時機點讓他的情緒扣了扳機,最後演變成失控的狀況。同樣的,當有人辱罵倭寇日奴,或許也只是因為他的父親經歷過南京大屠殺,當他的情緒一再被政客挑動,最後也就只能用最卑劣的言語為自己陰魂不散的過去出氣。但,他仍然是個好爸爸、好丈夫。

這世界充滿了不同的悲劇,但是我們至少可以讓彼此盡量去理解對方的歷史,不要以仇恨的方式,讓台灣再次出現相同的悲劇。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