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廿四格》風雪中天地一沙鷗

2018/8/3 — 9:48

《廿四格 (24 Frames) 》劇照

《廿四格 (24 Frames) 》劇照

這是伊朗名導演基阿魯斯達米 (Abbas Kiarostami, 1940-2016) 的遺作,死後一年才面世,伊朗與法國合製,他的兒子 Ahmad 是監製之一。

《廿四格 (24 Frames) 》沒有劇情人物,是「純詩情畫意電影」,由廿四個固定「鏡頭」組成,每「格」四分三十秒。亦可算另類動畫,第一格是 Bruegel 經典油畫《雪中獵人》,靜止畫面中偶有動物走動。其他都是基阿魯斯達米自拍的照片,加以動畫化,配上音響及樂曲,構成靜中有動,真幻交溶。

除了巴黎鐵塔一段拍攝城市與真人之外,全片只見雪野、樹林、海邊,窗框,以及飛禽走獸,最多是海灘和鳥。那些景像,使我想起不少中國古典詩文,例如「風吹草低見牛羊」,「雪擁藍關馬不前」,「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踪滅」,「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和「苔痕上階緣,草色入簾青」。尤其是杜甫詩《旅夜書懷》:「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廣告

基阿魯斯達米顯然很喜歡大自然的山與水,風與雪,動物與植物。移形換影地呈現兩獅子在雷雨中交歡,兩野馬在白雪中邂逅,窗簾中的鳥影,還有飛鳥輪流站在海中木柱上。雪地狼群飽食後嬉戲,則顯出自然界弱肉強食中亦有閒情逸樂。一隻狗與海灘的「旗」鬥法,也有趣。

最可怕是響出人類槍聲,殺死動物。有一段是海鳥中槍掉下,另一隻不離不棄,誠如元好問見到雙雁生死相伴,寫出著名的《雁丘詞》:「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廣告

此片屢次譴責人類破壞自然,殺傷動物和鋸樹伐木。但基阿魯斯達米也不是反人類,最後一段映出黑白舊片的男女親吻,播出情歌,很懷舊地歌頌愛情和電影。其他插曲還有《蝴蝶夫人》和《萬福瑪利亞》,都非常動聽。

《廿四格》是別緻的詩意小品「組曲」,值得另類影迷耐心欣賞。然而坦白說,很多段大同小異,重重複複,而且限於電腦化小玩意,不大稀奇。如果當作大師精品,我認為過譽了。

實際上,基阿魯斯達米最惹人好感是八十年代伊朗鄉村兒童片《踏破鐵鞋無覓處》和《家家家課》,十分純樸可愛。九十年代初他再到大地震後的當地,尋找該兩片的小孩主角下落,拍成《春風吹又生》,真切感人。此外,《風再起時》拍攝記者前往僻遠山村,採訪盛傳的殉葬風俗,是他刻劃成年人世界的佳作,勝過《橄欖樹下的情人》和《櫻桃的滋味》。

他揚名國際影展,戴上大師高帽後,就由童真淺白逐漸變得「悶藝」起來,越來越脫離伊朗的社會現實,《伍》和《10 重拾》是純詩意電影 ,《似是有緣人》是法國片,前作《東京出租少女》我沒有看到,不知拍得怎樣。

《廿四格》與《伍》一脉相承,不是我心目中的藝術傑作。這部小品遺作好在反樸歸真,確有詩情畫意和一些警世諷喻,拍出「天地一沙鷗」之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