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偷家族》— 「偷」來的親情幸福些

2018/7/9 — 19:59

《小偷家族》劇照

《小偷家族》劇照

《小偷家族》(Shoplifters)是一個關於日本低端人口的故事。電影裏,「一家五口」住在一個殘破擠迫的小屋內。雖然家裏的爸爸(Lily Franky 飾)、媽媽(安滕櫻飾)和小姨亞紀(松岡茉優飾)都有工作,但由於是廉價的低層勞工,吃的用的只可靠偷竊度活。有一天,爸爸和小兒子祥太(城檜吏飾)在街上發現一個被遺棄的孤女(佐佐木光結飾)。由於不忍小女孩在寒冬中無人理會,他們好心把她帶回家,從此成為一家人。

電影開始並沒有解釋這「一家人」有什麼關係。但在電影的開頭,鏡頭播放着祥太與爸爸在超市內熟練合拍地高買,觀眾便知道他們一起當小偷已有一段時間。回到家中這家人圍在一起吃火鍋,畫面上大多是多人的構圖,同枱用膳亦是一個家庭的象徵。即使這家人沒有血緣關係,但親密程度就有如親人。祥太在片中提到一個 Swimmy 金魚的故事,Swimmy 是一條黑色的金魚,本來就與其他橙紅色的金魚不同,但就同心合力形成堅固的堡壘對抗敵人,這就是電影裏的這家人。其實無血緣的人一起生活比起有血緣的家人更親密這個題材,早已在是枝裕和導演上幾部電影已經出現過,先有《誰調換了我的父親》裏沒有血緣的父子關係,再到《海街女孩日記》同父異母的姊妹關係。

雖然導演今次回歸拿手的倫理題材,但也沒有偏離在《第三度殺人》般對道德的批判眼光。電影裏的對與錯是存有灰色地帶。這家人並非因為貪婪才偷竊,而只是維持最低限度的生活。窮爸爸對祥太說「偷還未被擁有的東西就不算犯法」。理論上,他們的行為並沒有對別人造成影響,在他們的經濟情況下,大家必然會認為這樣當小偷是情有可原的。電影尾段,媽媽說是小女兒被自己的父母放棄,而她也只是拾起別人不要的東西,哪裡有錯呢?小女兒在「新家庭」被愛護有加,不用受欺凌。但法律並不容許,社會明知道小女兒會再遭受家暴,也只好將她帶回親生父母的家庭。在幾個對與錯的對立立場之下,道德標準應該放在哪裏呢?

廣告

在日本經濟泡沫爆破後,日本社會形成貧富懸殊的現象。這個局面過了數十年依然維持到現在。電影裏的亞紀在色情場所兼職,我覺得這一段情節有極大的隱喻。亞紀與他的客人中間有一面單面鏡子,這比喻着日本社會裏貧富兩極之間的距離。亞紀在鏡的一邊不會看到外邊的客人,但客人則可以看到阿紀的一舉一動。這面鏡子反映社會即使知道這群低端人口的存在,但只會冷漠對待。在亞紀的一邊,他們對社會視而不見,什麼都可以順手牽羊,親情也可以是偷回來的。他們按照自己的規律活在自己的世界裏,樂天知命。不過,這群人亦非常脆弱,一旦與外界接觸,就會形成很大的磨擦。這家人的世界也是從祥太在超市被逮捕後開始瓦解。造成這兩極的局面,究竟是誰的責任呢?

是誰的責任也好,小孩子是這個境況下的犧牲品。小女孩回到沒有愛的家庭,繼續要受皮肉之苦。但最令人心酸的卻是祥太。當士多老闆勸喻他不要再教妺妹高買時,他是被迫步向現實的世界,是那塊單面鏡子的一邊。其他小孩子或許有十數載去走過成長的道路,祥太卻在這一刻強制地成熟起來。現實社會這樣殘酷,看來安居於小天堂裏直到老死都不被發現的人還是比較幸福。

廣告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