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出書講校園欺凌 十歲小作家:我想全職寫作,但...

2018/4/26 — 19:02

十歲出書的小作家 Justin Sau

十歲出書的小作家 Justin Sau

回憶快速倒帶,想想你十歲的時候在做甚麼?操場上打籃球,小食部篤魚蛋,還是放學衝回家看卡通片?而他,九歲那年開始寫故事,十歲出版人生中第一本書。十一歲生日之前的一天,他乘校巴回到居住的私人屋苑,在會所咖啡廳接受訪問,坐下來朱古力膚色的臉上帶點靦腆。

「做訪問有點緊張吧?」記者問。

孩子未敢直視,點點頭。

廣告

他,叫 Justin Sau,父母都是華人,但自幼就讀國際學校,說得一口流利英語,首部著作也是用英文寫成,讓一個超年輕作者的故事更不簡單。雖然如此,他跟不少港孩一樣,放學後活動滿滿:壁球、中提琴、游水、中文和數學補習。閱讀和寫作,總是發生在這些學習日程之後,不定期地。問他最喜歡哪項活動,他雖說喜歡寫作,但也不猶豫地回答最享受游水和壁球,「很開心見到自己進步,而且可以走來走去」。愛動,是孩子的通性吧?

從小,父母鼓勵閱讀,限購玩具,但買書無上限,所以他年輕小小已經看過不少著作,其中奇幻小說作家 Rick Riordan、美國童書作家 Stuart Gibbs 以及廣為人知的《哈利波特》系列作者 J.K. 羅琳更是他的偶像,說:「喜歡看書,是因為書本帶我走入另一個世界」。直至小學四年班(third grade)那年,老師派贈筆記簿,鼓勵學生每日記寫生活。他持續寫了一年,有時是日常小事,有時是夢境情節,細碎的故事寫了一堆。來到五年班,學校推出「好奇習作」(curiosity project),鼓勵學生挑戰新嘗試。同學們紛紛定立目標:有人希望游水游得快一點,有人希望學會用左腳踢波,但 Justin 選擇了與別不同的事,說:「我喜歡寫作,喜歡構思不同角色,所以我選擇了寫故事」。

廣告

十歲出書的小作家 Justin Sau

十歲出書的小作家 Justin Sau

話題慢慢聊起來,Justin 開始適應下來,答話也愈來愈仔細。他表示,創作故事雖然並非新嘗試,但過去總是半途而廢,希望挑戰自己,寫成完整的故事。2016 年起,他用了半年時間寫成,加上編輯修訂的過程,前前後後用了差不多一年時間。題為《Pyro》的故事,以校園為背景,講述主角見到朋友受到欺凌,為對方出頭。Justin 表示,欺凌事件雖然未嘗發生在自己身上,但承認校園內亦偶有發生,並曾為受欺凌的朋友發聲,「不像書裡面寫得那麼嚴重,通常都是言語上取笑」。他記得,校內一名低年級的學生亦曾寫過故事,討論校園欺凌問題,說:「一些你可能覺得不是甚麼的事情,對於其他人來說可能感到受傷害,所以我想找個方法間接地告訴人,欺凌是頗為嚴重的問題」。

《Pyro》一書,邀請插畫家配圖

《Pyro》一書,邀請插畫家配圖

故事寫成之後,Justin 率先與同學分享,不時在校巴上傳閱。媽媽讀後覺得故事完整,用字豐富,值得印出來作為紀念,「原本想法很土炮,自己印自己釘」。當她與朋友談起,對方認為機會雖然渺茫,但仍願意引薦出版社。沒料到,出版社反應正面,形容故事吸引,值得付印發行,Justin 說:「當然很興奮,這機會很特別,可能一世人只得一次」。出書後,老師向班級公開宣佈,同學們反應雀躍,「他們問可不可以要一本,有同學表示要做我的經理人,又有人說要幫我做保鑣」。年紀少少出書,Justin 初嚐作家滋味,也讓他與同齡的孩子有了不一樣的經歷,但說:「其實沒有很大不同,亦未有好大變化,我的感受就跟平日差不多,但是會有一點壓力」。

《Pyro》小書的最後,已經寫著《Pyro2》的預告。Justin 雖然未有完整規劃,但同時進行幾個系列的寫作,並與朋友合寫另一個故事。問及小作家是否以「全職作家」為志,Justin 心目中作家鮮有外出,整天躲在室內廢寢忘餐地寫作,道:「其實我也不是太喜歡這種生活。我希望不用全天寫作,偶然可以出去享受生活」。記者未及開口,其母便插嘴問:「那你怎樣維生?」他坦言,名作家早年都過著艱難的生活,Stephen King 做過校工,JK Rowling 亦曾窮得只能靠飲料維生度日,「我很喜歡寫作,但知道他們的經歷之後,也有點不確認自己是否能夠捱得過」。

說罷,小作家有點睏,忍不住打了一次又一次的呵欠。媽媽手機設定的鬧鐘響起,Justin 先行告退,趕去排在訪問之後、一星期一次、他也很喜歡的壁球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