瀧澤勳

瀧澤勳

情於樂,文以載樂,自得其樂,為生活配樂,越愛樂越快樂。斯人搭載愛樂者火箭太空漫步十幾廿年,成了自己人生的唱片騎師。

2019/5/23 - 14:27

【專訪】傾聽當代音樂家的氣燄 城市當代舞蹈團與 MR. Quartet 的舞樂吶喊

聽說當代古典音樂 (Contemporary Classical Music) 是一片荒原,較少開墾的痕跡,且人跡罕至,事關主流市場愛對當代音樂避之則吉,生怕它虛無縹緲,認定它不着邊際,有些藝團因而選擇歸於傳統,演繹大眾化曲目,不以票房冒險;但地平上也總有些野孩子,一心闖蕩曠野,埋下種子,希望曠野成為下一個亞馬遜。突破傳統,探索未知,追求火花,也許就是音樂世界野孩子的特質,按着此理,想必城市當代舞蹈團 (CCDC) 的幾位舞者和本地弦樂四重奏組合MR. Quartet就會榜上有名;筆者最近與他們探討過本地當代音樂作品的含義,也說到其在市場上的定位,不難發現舞者與樂師,終歸都在引領觀眾,邁入當代音樂扣人心弦且平易近人的一隅。

香港作曲家聯會「香港當代音樂節:樂在香港」今年邀請了CCDC幾位舞者和MR. Quartet,糅合舞樂元素,演繹七首由本地作曲家譜寫的當代作品。充滿城市感的當代作品,配以極富故事性的當代舞蹈,向觀眾訴說一個又一個不斷上演的城市戲碼。

MR. Quartet四重奏

MR. Quartet四重奏

廣告

舞蹈與音樂 一場平分秋色的探戈

「這次和MR. Quartet合作,風格很現代,在這場音樂會中音樂和舞蹈平分秋色,誰都不能蓋過誰,所以這個掌控很重要。」CCDC駐團藝術家喬楊如是說。舞者與樂師,不是從屬關係,而是平等而恰如其分的協調,在排練中不時互相適應、磨合,找出共鳴點。MR. Quartet亦有不少流行音樂伴奏的演出經驗,被問及箇中分別,小提琴手Walter認為:「歌手演出有既定的標準,一般都在導演指令下演奏;而這次與舞者合作,就真的成為夥伴,一方面我們享有更大自由度,但就更反映默契和事前溝通的重要性。」另一位舞者陳俊瑋則補充,弦樂四重奏有很豐富的層次,作曲家也設計了不同的組合和變奏,配合形態的變化,「加上弦樂質感人性化,感染力很強,」與舞蹈的故事性相得益彰。

「如何與音樂和聲音共存、對話,一直是我思考的方向。」

陳俊瑋這句話,教筆者明白他們與當代音樂談的這場戀愛。

CCDC舞者亦聯同藝術總監曹誠淵擔當起編舞者的角色,為跳脫的樂思自主編創故事。駐團舞者柯志輝則強調這亦是一場良性角力,「我們要自行選擇編入的舞步,從音樂的節奏中找到切入點,挑戰甚大。當樂曲有強烈的感情色彩,作為舞者的f我,又要怎樣保持自主,不被音樂牽着走?」各有千秋,在節奏上互為配合,看來將在上環文娛中心上演的,是一場音樂與舞步的精彩探戈。

小提琴手Walter

小提琴手Walter

靈感與樂思 當代作曲家另闢蹊徑

大提琴手譚聰坦言,雖則那七首當代音樂作品需要較多練習,從中了解隊友的演奏部分,才領略到作曲家在弦樂器的配器和發聲上的悉心安排,意會當中的效果和情緒,例如本身是哈薩克族人的作曲家徐美玲,其作《第三弦樂四重奏》則極富當地民族色彩。作曲家特意以哈薩克樂器的撥弦方式,加諸於傳統弦樂器上,這種文化混種,其實就是本地音樂的實驗項目,足見作曲家的勇謀。另外,MR. Quartet排練時亦有與作曲家本人通訊,洞悉樂曲佈局謀篇的原意,甚至就演繹技巧和速度等細節再作修改,以求人樂合一。被問到最難忘的一首作品,聰和Walter則不約而同道:「我們認為陸尉俊的《現實 ‧ 精神分裂》是很搶耳的一首,而且亦很適合編舞。」

大提琴手譚聰

大提琴手譚聰

《現實 ‧ 精神分裂》由小提琴的高音刻劃全曲基調,以一連串先上行後下滑的音型接續,配以斷奏和動機重覆,頗有將一個人的內心世界向外宣示的意味。四個聲部及後各有方向,繼續加入更多斷奏,呈現紊亂的思緒,將聽眾牽扯入精神分裂者的世界。溫婉和苛刻的音色疊加,只感到無窮詭異,當你終於適應氛圍,樂曲已戛然而止,那好像是與陌生人心靈接通的一瞬間,了解他內心的凌亂後,就此匆匆一別,教你若有所失。或者,現實中,你我都略有精神分裂的時刻。

中提琴手Bones則謂:

「香港當代作曲家說得上是集古今中外之大成,對於演奏技藝和風格營造都很有獨特的要求,又有深厚的樂理轉化西方器樂,呈現中樂的美感,而兩者結合又毫不違和,所以作品的辨識度亦很高。」

中提琴手Bones

中提琴手Bones

筆者則認為梁騫仁作品《童想》同樣驚艷。作品以跳脫的節奏和旋律走向,彷彿在描繪兒童未泯的童心,耳畔剎那竟有德國前衛音樂大師史托克豪森 (Karlheinz Stockhausen) 作品的餘韻。謂之驚艷,在於斷奏和滑音的運用,大大增強作品的音樂性,亦令故事線索藏着更多起伏。

另邊廂,在今次演出中,每位舞者都會為旋律編舞,舞者黎家寶直言:「這次不像過去曾參與的經典項目一樣,經典作品具備很多層次的顏色,而新作卻是張白紙,所以要用一個全新的身份去對待這首曲,令這曲得到公平對待,而過程中就要不斷與樂曲對話,尋覓對的方位。」相比覓得答案,黎家寶更樂於尋找過程;而喬楊編舞的部分則叫《尋覓》,而樂曲中弦樂的感覺細膩綿長,就像走在一條漫長的道路,不停尋找;至於柯志輝的部分,則講求肢體與水晶球的互動,呈現樂曲的線條美,在編舞時,他則多消化以往在編舞家吸收得來的巧思,樹立自己運用音樂的風格。筆者深信四位舞者自編自演的百態千姿,可與音樂迸發極強的化學作用。

流行與古典 當代音樂也平易近人

「當代音樂創新的只是意境,我們分析和演奏時,當然不會摒棄古典基礎。」

Walter強調古典也是當代音樂的一切來源。

他續稱,當代音樂極像二百多年前的歌劇配樂,而今天的古典,就是昔日的流行,「有些當代音樂的元素,現在也轉化在電影配樂裏,當代音樂只是發展出更多演奏技術和樂思,甚至一些跨媒體的編創。」這個演出因而提醒你我,我們耳畔所接收的當代音樂,遠比想像中的多,也遠比想像中平易近人,容易入口。

就MR. Quartet多年游走於流行和古典類型之間,小提琴手Danny也吐露道:「流行音樂沒錯是易於明白,廣泛流行;而當代音樂則處於難被接受的困境。且說每人都定必有自己的審美框架,我們也不例外,有時我們也必須向市場妥協,先用流行音樂打入市場,但骨子裏也會想辦法,希望大眾逐首、逐首,接受當代音樂。」是的,那條路很漫長,但途中總有夥伴,難怪說路是人們走出來吧。而當代音樂的困境,將在這次演出中進一步得以打破。

小提琴手Danny

小提琴手Danny

突破困境,必先具備突破自己的氣燄:MR. Quartet多棲發展,浸淫出獨特音色,成為不少音樂人耳中的指定樂韻;CCDC舞者則以多元的合作媒介,在舞台上八面玲瓏,成為本地當代舞的先驅,誠如喬楊總結時道:「其實所有藝術都是相通的,這次合作對於我的來說,都是學習和運用的過程,反思用不同的音樂,創造出一個不同的身體!」都說他們是藝術世界的野孩子。

縱然聽眾總愛閉上聽當代音樂的耳朵,CCDC舞者的形態依然有使你凝神注目的魔力。一點一躍,跳出四弦故事;一拉一撥,幻作四人合舞。當舞樂共榮共生,產生了視覺呈現,就戳破了當代音樂的神秘面紗。或許你赫然發現,這些當代作曲家,都與你我呼吸着同一絲空氣,譜寫着同一個樂章,只是不同經歷為眾人帶來變奏,綻現出千百種姿態。有人嘆當代音樂的樂思晦澀繁複,惟君不曉現實就是這樣的晦澀,這樣的繁複。當代音樂往往在古典樂理的基礎上,添上一層牽繫大眾生活的韻味,舞者演的,就是真實世界的波瀾,晦澀而繁複,破格而詭秘。只要你卸去先入為主的枷鎖,嘗試側耳傾聽,自能洞悉屬於你的故事,屬於你的生趣。

你的感官有界限嗎?

香港當代音樂節:樂在香港 - 城市當代舞蹈團 x MR. 四重奏

2019年6月1日
下午三時及八時兩場
上環文娛中心劇院
城市電腦售票網有售
https://ticket.urbtix.hk/internet/zh_TW/eventDetail/37464

演出作品:
陳啟揚《樂思 ‧ 齊物 (一)》*
鄭靖楠《四景:景三》
梁智軒《詩節 Ia》
梁騫仁《童想》
陸尉俊《現實 ‧ 精神分裂》
伍華晞《城市脈博》
徐美玲《第三弦樂四重奏》*

* 香港作曲家聯會委約作品

Credit: Jefu Ha Studio

 (本文為贊助內容)

 (全文完)

瀧澤勳
貳零壹玖年伍月貳拾貳日於香港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