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膠」的日本大地藝術祭

2018/11/1 — 9:30

Paola Pivi 的作品《無題》

Paola Pivi 的作品《無題》

新潟兩個藝術祭,一個稱為大地藝術祭、一個稱為水與土藝術祭,我期望看到是藝術祭大地的結連,藝術家如何運用大地的物料創作作品,換來卻是一系列「膠」的作品……

這是第二次來新潟縣,是再次為了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而來,與三年前第一次來的感覺很不一樣。

2015 年是我第一次來越後,也是我剛剛認識大地藝術這個概念,一直以來我酷愛大自然,也因為大自然給我靈感進行文藝創作,所以對在大自然中做藝術創作很感興趣,很想看看在大地上的藝術祭是如何的!

廣告

那時候很多作品都不懂如何觀賞,也不知如何在三百多件作品中著手開始觀賞。

三年後,感覺不一樣,也懂多了!

廣告

我明白為何策展人北川富朗要辦大型國際性的大地藝術祭,在他的著作「北川富朗大地藝術祭」中,他指出在1990年代,他的故鄉越後地區面臨人口老化,年輕人都跑到東京等大都會,農田只餘老爺爺老奶奶種稻米,他想以自己專長的藝術方式活化這個地區,他說:「我想讓那些一戶戶人家逐漸消失的村落中的老爺爺和老奶奶有開心的回憶,即使只是短期間也好。這便是大地藝術祭的初衷」。

再來越後,我決定去一些上次沒有去的地方,以及支持香港人的作品,為此我跑到津南,看看「香港部屋」,適逢香港正經歷「山竹」的吹襲,看著社交媒體的資訊,特別想支持香港人的創作。

在「香港部屋」旁,是由舊上鄉中學活化的上鄉劇場館,不過在建築物外有一個作品是彩色大膠梯,是 Paola Pivi 的作品《無題》,與當地環境格格不入,我走去摸一下,原來是吹氣的,很驚訝這作品在述說什麼?

回來與香港的環境藝術家討論時,原來有些藝術家甚至沒有到過越後妻有的地方,沒有了解當地的故事,只是出了ideas,然後由當地義工代為製作,那麼大地藝術祭的意義是什麼?

還有一個作品《漂移車》,土耳其藝術家 Ahmet Ogut ,將阿拉伯甩尾的兩輪行駛汽車擺放在越後田間,真係令人很撓頭,完全理解不到為何如此創作!

Ahmet Ogut 作品《漂移車》

Ahmet Ogut 作品《漂移車》

看到友人的介紹,再造訪新潟市的水與土藝術祭 (Water and Land Niigata Art festival) ,我期待看到與水、與土有關的作品,我卻找到的是「膠」......

水與土藝術祭的主會場位於萬代島,由舊貨倉改建的場館,藝術家伊藤公象的《地表之襞》收集新潟不同的土壤再製造不同的模樣,這個作品較有趣、吸引及有代表性。

藝術家伊藤公象的《地表之襞》

藝術家伊藤公象的《地表之襞》

但卻有兩個令我驚訝的「膠」作品,藝術家大西康明的《無題》利用膠的物料模仿海浪,造成兩層高的作品,加上少少風吹,呈現優美飄逸的感覺,但和真海浪的模樣相差很遠。

在主場館還有一個貫穿整個場館的膠隧道,是由松井紫朗創作的作品《Soft Circuit》,一條膠隧道由室內延伸至室外,再走回到室內,有很不一樣的感覺與體驗,但真的與主題的關係在那裏?與水、與土的關係在那裏?我真的理解不了。


大西康明的《無題》及松井紫朗《Soft Circuit》

大西康明的《無題》及松井紫朗《Soft Circuit》

香港的自然保育界不斷推廣走塑,今年我們從社交媒體看到很多海洋生物受到塑膠影響,而「山竹」吹襲香港更讓我們看見無孔不入的發泡膠、膠樽等等的問題。 這邊廂我們努力推廣走塑,那邊廂卻為藝術而製造大量塑膠,實在使人心痛!

但最重要還是與主題、與大地的結連何在?我期望看到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水與土藝術祭,是藝術家認識那地方後,透過其熟悉的藝術媒介,述說那地方的故事,我更期望「水與土」能夠放在大自然之中展示作品,因為水和土本應就是大自然的一份子。

日本的藝術祭似乎都是利用了閒置的房屋、貨倉、公共空間等地讓藝術家擺放作品!

那麼大地藝術應該是如何進行才是真正的「大地藝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