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奮青樂與路》值得再重演

2018/9/18 — 9:49

《奮青樂與路》劇照
取自音樂劇《奮青樂與路 Sing Out》 Facebook 專頁

《奮青樂與路》劇照
取自音樂劇《奮青樂與路 Sing Out》 Facebook 專頁

青少年學生演出載歌載舞的《奮青樂與路》,去年首演得獎後,不久前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重演了五場,反應熱烈。全靠該劇作詞的岑偉宗代購,我和陸離才買到重演第一場的票。看後覺得,這麼受歡迎的本港原創音樂劇,值得今後重演再重演,讓更多香港人知道和捧場,尤其適合學生、家長與教師。

中場休息時,想不到白雪仙也在座,還有張敏儀、小思、張敏慧等,於是打招呼拍照留念。翻閱場刊,原來「任白慈善基金」是眾多贊助者之一,難怪白雪仙成為嘉賓。其實黃子華《金盆𠺘口》首晚也遠遠見到白雪仙,當黃子華講到粵劇時,射燈就照着她。

左起:石琪、張敏儀、白雪仙、陸離。後排小思、張敏慧。

左起:石琪、張敏儀、白雪仙、陸離。後排小思、張敏慧。

廣告

主辦者是「利希慎基金」,資助「品格X藝術之旅」。基金總裁何宗慈的獻辭寫出,早在 2013 年,他們便支持楊紫樺導演的紀錄片《爭氣》,拍攝一批中學生排演聯校音樂劇,該片成功後繼續支持《逆風》和《奮青樂與路》。

廣告

《奮青樂與路》可算「大陣仗」,七十位來自地利亞修女紀念學校(協和)、培正中學、佛教正覺中學、心光盲人學校的學生,台前幕後參與。而且不是學生業餘習作那麼簡單,因為作曲高世章、作詞岑偉宗、編劇莊梅岩、導演方俊杰、編舞張月盈、監製何力高、佈景黃逸君和其他協力者都很專業。製作與演出的水平,完全可與本港專業劇團較量,事實上首演就贏得六項「香港舞台劇獎」:最佳製作、最佳導演、最佳原創曲詞、最佳配樂,和年度優秀獎。

坦白說,現在能歌善舞的青少年很多,經過認真指導和排練後,演音樂劇往往比成年演員生動活潑,特別是《奮青樂與路》這種青春群戲。

此劇的故事不算特別,屬於勵志公式:自由散漫的社區義工合唱團,來了一個有音樂才華的「憤青」做指揮,合作愉快,提高了水準,還招募新團員,苦練參加比賽。過程中當然發生爭執、變故,甚至不和撕裂,面臨散班。終於吸取教訓,不求名利,重新團結一致,大家都做了「奮青」。

劇情簡單,但歌舞設計並不簡單。評選新團員還像新秀比賽,各顯「神通」,有莊有諧,有西式有中式,妙在搞笑的「走音王」在合唱團不斷有「貢獻」,還發生情緣。「憤青」男主角也與來自菲律賓的女主角邂逅生情。

台上演出的大批學生,顯出有聲有色的潛質。好幾個不是華人,不識中文,有些不懂粵語,而能記音勤練,大唱粵語歌,大講粵語對白,表現突出。失明的心光學生,參與合唱合舞,也贏得掌聲。

當然,這音樂劇最有感動力是專業才俊與學生們真誠合作,共同傾心傾力,做出好成績。他們排練過程的辛酸與考驗,相信比劇情更豐富曲折,正如《爭氣》紀錄另一音樂劇的排練情況,真切動人,尤其顯出一些不羈學生越練越投入,似乎「由壞變好」了。至於他們今後的路向如何,是好是壞?那就很難說。無論如何,這種集體參與訓練、演出的經驗很寶貴,在成長期影響很大,或會畢生難忘。

我看過一部拍攝台灣「優人神鼓」藝團的紀錄片,像少林寺在遠離市區的山上總部打鼓打坐修練,過集體生活,某些學員有案底,個別離團後再入歧途。但整體觀感很正面。

《奮青樂與路》由初演到重演都很成功,充滿正能量,以及青春活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