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生活與災難之間的距離 — 記黃勤帶《fukushima》相片集

2018/5/25 — 10:31

黃勤帶《fukushima》相片集

黃勤帶《fukushima》相片集

福島──一個背負災難符號的名字,連繫連串駭人的回憶:核電廠爆炸和爐芯熔毀,海嘯如魔爪般向海岸城市吞噬,受輻射污染的廣泛區域,成為不能回歸的死城。輻射超越人類生命時間的影響,就如它的物質性一樣,揮之不去,也如災民內心的傷痕,同樣不能被肉眼所見。

對於震驚眼球的現場畫面,黃勤帶沒有顯示的意欲。他在災後來回往返於輻射禁區邊緣的城市,吸引他捕捉記錄的,是盛開的太陽花與薔薇;農夫在田間播種,或收割農作物後在田中休息;老者穿過尋常的市鎮街道;少女穿著浴衣參加慶典;少年參與地方祭祀儀式;小童在大樹下或草地上玩耍;嬰兒在和暖的日光下被母親擁在懷內。生活感是生命力象徵,活在輻射陰霾下的他們,努力走回日常生活的軌跡。

然而,據黃勤帶說,令他不其然心生恐懼的,是森林。因為森林的輻射水平,比一般民居要高,森林的範圍廣闊,政府也處理不了。相集的一部份,都是樹﹑森林和大自然的環境相片,有意無意地,它呈現了日本人的內心矛盾。他們既相信大自然,對自然心生敬畏,視之為神祕和神明所處,然而人類的所謂創造,卻製造了違反自然的而無法處理的災難,污染了的山和川都不能逆轉。在不可視的影響下,Polaroid Impossible相片變異的顏色,反而成了不安感的顯影劑,令所有照片都抹去了時間和空間感,卻添上一份凄蒼。

廣告

災難後的創傷,在無奈和哀愁的情緒下,人需要依靠的,還是人的關係。在相中還可見的,是親人的依靠,社區的連繫,令災難不是只有單調的苦味,而是苦中帶甘。櫻花盛開,後而墜落,好像生命必然的循環。對於福島市民的苦,黃勤帶選擇以一百零八張相片作喻,寄意歷劫過後,終究斷除煩惱,為他們在苦難下的生命力作證。

黃勤帶《fukushima》相片集

黃勤帶《fukushima》相片集

廣告

--

作者/攝影:黃勤帶
編輯:黎加路
設計:區德誠
出版:麻雀製作
書本大小:88mm x 108m
內容:108張Polaroid相片原大精印
印數:350本
ISBN:978-988-77937-0-0
2018年4月初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