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方寸寂靜的空間,我們紮根成長 — 阿三個展「一夕餘地」

2019/3/13 — 19:16

展場環境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展場環境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作者按:2017年年底,阿三贏得「大華銀行年度最佳水墨藝術作品」大獎,並於2018年秋天駐留紐約藝術空間Flux Factory,創作兩月。《一夕餘地》,為是次藝術駐留的回應展覽,演繹美國國旗中紅色的文化想像。

阿三的最新個展「一夕餘地」,由藝術家紐約駐留計劃切入,再剪裁演繹白先勇、黃碧雲及郭強生的小說為視藝作品。作品絕大部分以紅色為主調,畫作改變現場的空間調度,實屬難得。當中猩紅(Scarlet)或絳紅(中國紅)所營造的色調與氣氛貫穿全場,純粹得不帶半點文化表徵,單靠視覺衝擊便能牽動觀者的視線。這些作品與創作的起點, 讓我立刻想到 Mark Rothko。

「這是個累贅、蠢動、消費的年代,我知道許多人身不由己地過着這種生活,迫切需要一方寂靜的空間,讓我們紮根、成長。我們得抱着一定能找到希望的信念活下去。[1]

廣告

我相信,Mark這番話已準確地描述「一夕餘地」的思緒。

《夜行之子》(局部)
183 x 71cm each, 2 pieces
塑膠彩布本、水墨及塑膠彩絹本及膠片
2019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夜行之子》(局部)
183 x 71cm each, 2 pieces
塑膠彩布本、水墨及塑膠彩絹本及膠片
2019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廣告

文學之於阿三的創作,往往都是借喻。文本早被藝術家消解,我們無法直接從作品中回溯文學內容的一鱗半爪,內容亦非創作的唯一重點。透過作畫,文本與藝術家經歷的相鄰性質,成為了有力的寫意源頭,寂靜空間讓藝術家的思緒情感得以紮根。這種具文學性的創作思路,早就融合展覽。

在藝術中心實驗畫廊開展,相當吃力不討好,要在狹長帶弧度的空間裡佈展,的確讓許多藝術家感到頭痛。然而,這個缺陷反成了這次展覽的優勢,我嘗試放下作品裡所展現的情愫與內容,純粹以視覺元素着手,紅色反噬了空間逼迫的棱角。以《花旗》為始,作品由三幅作品組成,既展現慣常的作畫形式,同時出現唯一與僅有的藍色。然後是《Ellis Island》與《夜行之子》等以粉紅色為格調,到中央位置《愛在紐約》等,透過絹本縱橫的縫紉連接,背景裡不同布塊拉址等帶來的噪動。最後以燈箱作品《National Flower》作結,猶如單程路的展覽空間,有效地營造出起承轉合的部署。

《Ellis Island》(局部)
41 x 41cm each, 6 pieces
塑膠彩布本、水墨及塑膠彩絹本及膠片
2018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Ellis Island》(局部)
41 x 41cm each, 6 pieces
塑膠彩布本、水墨及塑膠彩絹本及膠片
2018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除此之外,藝術家在創作實踐中嘗試改變。那些微小躍動,最可觀與令人刮目。觀乎阿三的創作脈絡與形式,繪畫與寫作是感知及梳理外在世界與自身經驗的載體。以繪畫為例,慣常堆疊多種物料與元素,增加畫面的觀看與閱讀層次,主要以勾線染色將城市建築入畫,立體轉為平面。同時,將華文文字製成半立體的方塊,沒有紙本的支撐下,字型得以拆解及再重組,平面變成浮雕立體。再以絹上作畫,融入單色繪成植物,絹是畫,同樣是顏色與色塊,也猶如迷霧,蓋在畫心裡各種不斷推疊的元素上,看不清的畫面與風景,讓具像變得抽象。縱使觀眾走得多近,還是無法完整清楚地看到原本具像的底蘊真相,各元素構成細針密縷的空間與層次,各種視覺元素中的因果關係似有還無,使畫面隱現於可閱與不可閱之間。

還看建築、撕紙等作畫元素,也許是一種形式及建築美,甚至是純粹空間表現的隱喻,是阿三的創作典範模式。其工整程度側面顯示出藝術家每事講求規律的創作套路。反過來說,這是否成為創作的樊籠?或許這也是藝術家面對的一大難題。誠然,《愛在紐約》系列到《National Flower》,展現了阿三在固有創作風格以外的一些轉變:直接挪用影像代替畫面中「繪」和「畫」,在透明膠片上直接烙印刻畫植物,從不同的作品中,由繪畫中的「虛」,到影像的「實」,甚至介乎「畫」與「刻」的烙印畫,閱讀層次比過往單純的「繪畫」來得更複雜豐富。另外,布本不規則地縫紉接駁,不同布料在拉扯縫合的過程中,使原有的肌理扭曲,成為一道道內斂的張力。這些加注的元素,看似從固有創作手勢中變奏,令藝術家原有對繪畫概念、實踐再次得以加強及活躍起來。

《愛在紐約(一)》
140 x 50cm, 50 x 50cm (2 pieces), 92 x 50cm, 30 x 50cm
從紐約撿拾的布、絹、數碼打印絹本、塑膠彩布本及膠片
2018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愛在紐約(一)》
140 x 50cm, 50 x 50cm (2 pieces), 92 x 50cm, 30 x 50cm
從紐約撿拾的布、絹、數碼打印絹本、塑膠彩布本及膠片
2018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愛在紐約(一)》(局部)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愛在紐約(一)》(局部)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正如巫鴻《重屏:中國繪畫中的媒材與再現》提出,我們看畫,習慣將討論與焦點集中於畫心的部分,往往忽略繪畫的物質性,即繪畫是現實中實物。阿三作品中的「繪」、「畫」與物料的運用同源。對藝術家來說,各種物料如絹、膠片也屬繪畫部分。反之亦然,繪畫也是創作中的物料。觀眾分不開哪些元素是裝飾,哪些是意指。作品不斷提醒觀眾,所看到的屬真實的物件與空間,也令觀眾清楚了解所看到的作品是一幅繪畫。現實中的真實與繪畫中的虛幻,二元辯證地存在,畫中帶出的氣氛,亦變得相當具體真實。

《愛在紐約(二)》(其中四張)
40 x 80cm each, 5 pieces
數碼打印布本、布、膠片
2019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愛在紐約(二)》(其中四張)
40 x 80cm each, 5 pieces
數碼打印布本、布、膠片
2019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愛在紐約(二)》(局部)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愛在紐約(二)》(局部)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兩個月的駐留,讓阿三成為短暫的異鄉人,實實在在地體驗紐約這個充滿想像的大都會。如果地方的面貌與文化觸動了人的思緒與行為,但客觀而言,這位短暫的異鄉人卻無法動搖這個地方。藝術家的本位、所見所聞、感應,患得患失的經驗又何以得以抒發?得以彰顯?藝術家挪用三位作家的文本,折射紐約的失落與個人狀態。文學本身是文化再現,反映現實,亦可視為情感的渲染。這樣,繪畫寄寓情感紮根成長,作品中的紅色就是一種偏向唯心的抗力,對過去身在異地的無力感雙倍奉還。這些紅,充滿力度,具情感溫度。有時內斂,有時張狂,有時吶喊。

《National Flower》
28 x 50cm
數碼打印菲林、燈箱
2018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National Flower》
28 x 50cm
數碼打印菲林、燈箱
2018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

註:

[1] 英文原句為:「It is a time of tons of verbiage, activity, consumption. Which condition is better for the world at large I shall not venture to discuss. But I do know, that many of those who are driven to this life are desperately searching for those pockets of silence where we can root and grow. We must all hope we find the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