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舞台上的香港藝術(上):個人經驗

2018/11/1 — 16:50

譽滿全球的英國愛丁堡國際藝穗節(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八月底圓滿結束,香港新進編舞及舞者李偉能(Joseph)榮獲蘇格蘭國家舞蹈中心Dance Base邀請到當地上演其獨舞作品《回聲摺疊》,成為該中心成立十七年以來,首位獲邀進駐演出的香港藝術家,一連十二場的演出獲得演藝行業內外正面評價,成功將香港舞蹈帶上國際舞台。

愛丁堡國際藝穗節是全球規模最大的藝術節之一,每年八月,愛丁堡會變成演藝大熔爐,數以萬計表演輪流上演,多不勝數的觀眾朝聖尋寶,城內既有傳統場地購票節目,又有街頭藝人落力獻技,極之熱鬧,過去亦有一些香港藝術家及藝團到過當地演出,包括天邊外劇場、鄧樹榮戲劇工作室及藝君子劇團等等。

今次獲當地賞識到愛丁堡演出的Joseph接受訪問時表示深感榮幸,「一方面代表香港,在不同舞台跟各界人士交流,讓世界各地知道香港舞蹈的某一面向,另一方面讓香港本地知道,香港藝術可以去到甚麼水平,香港人能夠走得有多遠。」

廣告

連演十二場 獲正面評價

廣告

藝穗節期間,當地個別演藝場地會籌辦自己的藝術節,其中蘇格蘭國家舞蹈中心Dance Base策劃了名為Dance Base Festival 2018的「節中節」,邀請包括比利時、西班牙、芬蘭、南非及台灣等十一個國家及地區的舞蹈團隊演出二十四個不同節目,旨在擴闊觀眾對不同舞蹈類型的想像,今次首次出現香港藝術家的身影,他就是香港土生土長編舞及舞者Joseph。

Dance Base藝術總監Morag Deyes身兼「節中節」的總策劃,她在去年底應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邀請來港出席城市當代舞蹈節,一口氣看了多位香港編舞作品,令她印象甚深,其中她對Joseph讚口不絕,「有個人魅力、壓台感十足,有能力抓着觀眾,卻不是那種華而不實的表演者,在舞蹈技巧之外,我仍然在他身體內看到他對當代舞蹈的誠摯追求。」雙方最後一拍即合,首次將香港藝術帶到Dance Base演出,在重要的國際舞台展現在全球觀眾眼前。

《回聲摺疊》屬於Joseph自編自跳的獨舞創作,作品一開始,是一場當代舞蹈的演後藝人談,透過不同的身體動作及言語解說,Joseph與觀眾一起探索何謂當代舞蹈,既關於舞蹈,又超越舞蹈,作品在Dance Base一連上演十二場,獲得舞蹈業界、專業評論,及普羅觀眾的正面評價。

其中愛丁堡資深藝評人Tamsin Grainger在看完預演專場後大讚作品「比起我同期看過的大部分作品都要有趣」,並在其後發表的評論給予四星推介,她接受訪問時指出《回聲摺疊》很有特色,「作品劇本寫得特別出色、與觀眾對話的設計分外巧妙,加上有關當代舞蹈的解構也相當有趣。」

勿忘初衷 做好演出

獲邀參與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具規模的藝術節,Joseph自然深感榮幸、雀躍,然而回望過去十多日的巡演旅程,既走上高山,也到過低谷;面對種種未知數、不適應,他一直提醒自己勿忘初衷——做好演出,因此他特別感激每一位演出後願意留下與他分享所知所感的人,「從事表演行業,那種人與人的連繫,始終都是最能夠觸動我的東西。」

回顧今次的「打大佬」旅程,Joseph直言「上了重要一課」,首先是表演狀態的考驗,「這是一個自編自跳獨舞作品,你是台上唯一一個人去支撐整整四十分鐘,難免會有單打獨鬥感覺。」

今次演期更是破紀錄的長,除了每一場的爆發力,場次之間的持久性又是一個全新課題,「有時只演兩到三場,單憑走上舞台的興奮、雀躍,可能已經撐過整個演出,但當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發生,如何做到歷久常新?不但自己要有這種覺察,整個團隊也要保持狀態,真的一點都不容易。」

對於表演藝術,準備就緒後,最終的試煉始終也在台上,現場觀眾的反應,緊隨其後的評論,點滴絲毫都會影響表演者心理,以至演出質感,「演期中前段已經出現不同落差,如入場人數、觀眾反應等,但是旅程仍未結束,那時你要堅持自己信念,相信這個創作的價值,否則根本難以前行。」

憑藉觀眾支持 走過高山低谷

經歷高低起伏,甚至一度迷失,支持著Joseph的,始終都是觀眾,他特別記得一位完場後仍未抹乾眼淚的觀眾,他引述對方指,其實並不欣賞上半部的演出,認為當中探討的課題,她早在其他地方看過,然而作品轉入下半部的段落,該名觀眾卻流下眼淚。

「其實連她自己都說不出激動的具體原因,只知道作品中的元素令她思考很多」, Joseph指出,該名觀眾令他印象特別深刻,並不是因為對方喜歡他的作品,「重要的是十分真摯的交流,她真的真誠地從頭到尾分享感受,並非只是看過便算,她能夠找到與這個作品的聯繫,我覺得特別珍貴。」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全文見於:https://www.brianyu-chinho.com/blo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