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哈洛.史澤曼 — 當代藝術教父給藝術圈的啓示

2018/4/20 — 15:53

哈洛.史澤曼

哈洛.史澤曼

哈洛.史澤曼(Harald Szeemann ,1933–2005)當代藝術界的策展教父,開創了與藝術家共同合作的展覽形式以及國際文化視野的觀念藝術展覽先河。

1961年,還是一個28歲的年輕人史澤曼即被任命為瑞士伯恩美術館(Kunsthalle Bern)的館長,創下全世界最年輕美術館館長的紀錄。在他任職的八年半時間裡,史澤曼江美術館轉型為一個俱有國際交流的展覽空間,將展覽聚焦在當前藝術發展的現況,藉此回顧歷史脈絡與文化轉進,展覽內容與主題不再如同過往僅只是藝術創作的探討,諸如物理動能、精神疾病、宗教與民俗、甚至科幻小說都能架構于視覺藝術的展覽範疇,重新界定當代文化的意涵,將當代藝術的精神徹底實踐于美術館的展覽之中,甚至過去被認為展覽計劃過程中與藝術家的往來書信,計劃草案手稿,素描都被視為展覽可以被呈現的部分。

1969年的展覽“當態度成為形式”(When Attitudes Become Form )是史澤曼策劃的眾多展覽中最受爭議的一個計畫,也因為這濟計劃迫使他必須辭職下台,卻因為此事開啓了他成為專業策展人的重要契機。他離開學院象牙塔的展覽方式,以更彈性的方式爭取展覽經費,透過公關公司找到煙草公司贊助合作,一段長途研究調查行旅從歐洲到美洲,找尋有潛力但還不是國際名家的年輕藝術工作者,以觀念的形式策劃,透過協同合作一起完成展覽,因此呈現的方式不再只是傳統視覺上完美乾淨於白色展牆上的畫面,或者必須塑造美術館為高級殿堂的形象,藝術家現地創作依照空間設想作品的表現,美國極簡藝術家Richard Serra (1938~)將熔鑄的金屬揮灑整個牆面和幾條挂在牆上的皮帶;觀念藝術家Lawrence Weiner(1942~)將美術館的一面牆壁敲開;地景雕塑藝術家Michael Heizer(1942~)用鐵球將美術館正門廣場搗壞;Joseph Beuys在美術館的各個角落塗抹黃油,這些當今看起來不足為奇的藝術家計劃,放到五十年前的美術館幾乎不容於世,離經叛道。但是這個展覽在2013年重新出現於威尼斯雙年展,紀念這一個劃時代的當代藝術展覽新紀元。

廣告

回顧歷史,1968年是一個人類生存課題再被攪動的年代,捷克布拉格之春運動開始; 法國巴黎學生示威運動;美國太空總署發射阿波羅八號,阿姆斯壯登陸月球;美國民權運動引起暴力分歧和曠日持久的越南戰爭; 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以及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總統甘迺迪(John F.Kennedy)之弟、前司法部長羅伯特甘迺迪(Robert Kennedy)先後遇刺身亡。這個人心浮動的年代,藝術家也以創作開始回應世代的紛擾。

廣告

離開伯恩美術館館長職務的史澤曼開始了他獨立策展人的專業生涯,第一檔展覽是科隆藝術協會(Kölnischer Kunstverein)的“Happening & Fluxus”,包括許多文件展示與行為藝術的展覽開始沒有引起多大的注意,卻在開幕後再度激怒觀眾與媒體,特別是維也納行動派藝術家充滿挑釁與暴力的行動藝術游走在道德邊緣,連開放的德國人在當時都幾乎無法招架這樣一個充滿煽動激進的藝術展覽。

1972年史澤曼被邀請擔任第五屆卡塞爾文件大展藝術總監,他不但沒有因為之前策劃的展覽招致批評而退縮,反而在這個為期100天的展覽,竭盡全力將未完成的想法在文件展中呈現,“Questioning Reality – Image Worlds Today”質問當前社會現象,內容包含醫學、設計、政治、科學、文學與神學等跨界學科,反映了當代精神。

另一個非常特出的展覽“Grandfather: A Pioneer Like Us”,史澤曼以十年的時間在瑞士義大利語區的Ticino策劃展覽三部曲。這一次他竟然不再以當代為主體,將關注力轉移到原生藝術以及素人藝術家,還有對烏托邦的理想境地。 1975年展覽“The Bachelor Machines”的興趣從卡夫卡與Alfred Jarry的小說延伸出雕塑,搭配杜象以及Robert Müller的作品。史澤曼越發對他居住附近的文化歷史感到極大的興趣,他花費許多時間收集文件,作田野調查,透過不同方式認識Monte Verità生活附近區域的藝術家,在過程中探索政治流亡者,生活改革者,甚至素食主義者,舞蹈家組成的生活公社,這些調查研究後來也成為一個完整的展覽,所有文件直接在公社裡的一棟建築展出“Monte Verità: The Breasts of Truth”。

1983年的展覽“Gesamtkunstwerk: European Utopias since 1800 ”回到現代主義傳統,從德國作曲家理查華格納提及的“整體的藝術”(包含詩詞,音樂,舞蹈以及視覺藝術)解放當時觀眾對於機械時代冰冷無感的低迷,重新提高內在感性的情緒認知,他將康丁斯基的作品與約翰凱吉的音樂放在停一個展覽之中,作品充滿療癒性的瑞士藝術治療家Emma Kunz,德國最早提倡同志平權的詩人與劇作家Elisar von Kupffer,生態作家隱士Armand Schulthess的文字,還有罹患精神分裂的原生藝術家Adolf Wölfli作品同時呈現。

在他最後的15年生命中,他不斷以展覽策劃來回應當前世界的種種,里昂雙年展,光州雙年展,威尼斯雙年展,塞維亞雙年展,從旅行中它擴展地理的認知,從地理觀看人類文化的轉變。

美國洛杉磯蓋提研究中心策劃展出“哈洛.史澤曼:美術館的癡迷”(HARALD SZEEMANN: MUSEUM OF OBSESSIONS)重現這位策展生涯超過五十年的教父級人物大量地個人生活與工作研究文件,挑展傳統,挖掘歷史,甚至廣泛理解視覺藝術之外的跨學科領域知識,整個展覽如同一位策展人的生命圖書館。

洛杉磯當代藝術中心(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Los Angeles)則重現1974年鮮為人知的展“exhibitionGrandfather: A Pioneer Like Us ”超過1200件文獻。

展出結束後,將首先回到史澤曼事業發跡的原點,瑞士伯恩美術館,接著巡回到德國杜賽道夫美術館,接著到達意大利都靈Castello di Rivoli Museo d’Arte Contemporanea當代藝術中心。

 

--

Museum of Obsessions and Grandfather: A Pioneer Like Us will travel internationally. Both exhibitions will be presented in Bern, Switzerland from June 9 through September 2, 2018 with Museum of Obsessions on view at the Kunsthalle Bern and Grandfather on view at Gerechtigkeitsgasse 74. The exhibitions will be presented together at the Kunsthalle Düsseldorf from October 10, 2018 through January 20, 2019 and the Castello di Rivoli Museo d’Arte Contemporanea, Turin from February 26 through May 26, 2019. Grandfather: A Pioneer Like Us will also travel to Swiss Institute, New York, in 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