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Cheung 張高翔

Ko Cheung 張高翔

現為獨立文化記者/自由撰稿人。早年從事電影助理美術,後來轉投傳媒領域,曾任職《Milk》影視記者、《明周》文化版記者及《號外》專題編輯。熱愛本地以至國際的影視、音樂、攝影、藝術與設計、文學及戲劇等題材,希望以文字記下「一切關於人的故事」。文章現散見於不同本地媒體,包括網上音樂平台KKBOX、《Harper's BAZAAR HK》、《Jet Magazine》、《經濟日報》及《攝影是藝術》等。

2019/1/2 - 13:47

劉俊謙 × 羅小林 從《色相》探索本相的心靈之旅

色相本無憑?在演藝圈,長得「型英帥靚正」,始終佔先天優勢。

像《色相》訪談,給劇場新貴劉俊謙與羅小林拍照,兩人因外型俊美,全程不必做什麼,只需簡單地安坐沙發,任由冬日陽光灑落於精緻臉龐,已然煥發一股清秀之氣,眾人無不感嘆: 靚仔/女多好!

「一個『靚』字,有利有弊。」阿謙靦腆說,非但未曾為外貌而自豪,還常招惹「花弗、愛蒲」等莫名誤解,他由此反思,身體純屬演員傳遞戲劇訊息的工具,不該本末倒置,變成唯一焦點。小林點頭稱是,比起獲得「你好正、你好索」等虛浮讚詞,她也覺得藉戲劇擺脫皮囊標籤,讓生命流動於不同角色之間,觀照潛藏心底的多重本相,「這才是演戲的意義。」

廣告

劉俊謙

劉俊謙

人間色相啟發而來的劇作

這對年輕演員渴望朝「實力派」進發,故此有幸參演香港戲劇協會主辦、張銘耀執導及莊梅岩翻譯的劇作《色相》,跟「Nice到爆」前輩韋羅莎和朱柏康切磋演技,他們不禁喜形於色,「感謝大家沒有單憑外在條件,就去判斷我們是什麼人,而是願意花心力去溝通,一起於選角、圍讀、排演的過程,互相發掘各自的可能性。」兩人說,這故事絕非一味情情塔塔,而是「以愛之名」思辯當代社會與人性議題,「對演出既驚喜又期待啊。」

《色相》說什麼?得從2001年美國編劇尼爾‧拉畢特 (Neil Labute)寫成原作《The Shape of Things》的時代語境說起。千禧年前後,互聯網興盛,人們熱衷於ICQ、MSN等社交媒體,或Xanga和Blog自述生活與想法;「唯我世代」(Me Generation)逐漸衍生,無意中助長《America's Next Top Model》、《American Idol》和《Queer Eye》等鼓吹個人形象、成就與社會認同的真人騷;大眾趨之若鶩,掀起整妝整容風潮;人心浮動,加上2001年不幸爆發911恐襲,傳媒和公眾透過不同傳播平台,排山倒海地發佈相關圖文,令國際矛盾、分歧、陰謀論應運叢生。怪現象儼如「蝴蝶效應」,催化社會的孤獨(Isolation)、疏離(Alienation) 與焦慮(Anxiety)。尼爾靈機一觸,自2001年起接連發表《The Shape of Things》、《Fat Pig》(2004)和《Reasons To Be Pretty》(2009),通過這三部曲探究兩性與人倫關係,藝術與文化等方面的爭議。

當中,《The Shape of Things》先後以《改造情人》、《原塑》名堂在港搬演,今回張銘耀和莊梅岩為其換上新名《色相》,既寄託了原作裡「宅男」Adam偶遇前衛「女神」Evelyn後火速戀上,前者經後者溫柔提示後,主動展開「身心大改造」,並與一對已訂婚好友Philip和Jenny爆發一段四角危情,道破愛侶互相操控、需索與改變的殘酷現實,同時也於是次改編版中,因應香港時下的語景、近年興起iPhone、WhatsApp和IG等新科技實況,融入大量緊貼本地觀眾處境的觀察與疑問。

避不過的時代轟炸

「我生於80年代,成長橫跨Analog與Digital年代,看畢《色相》劇本極有共鳴。」主演Adam的阿謙回憶,原作面世時他剛升讀中,生活節奏跟現在大不同,「那時社會沒當下急趕。那時電話仲用緊Nokia3310,未有Facebook、IG或WhatsApp,資訊不是唾手可得,凡事要預時間稍等。但大家不焦躁,亦接受這空間,不會互『Chur』,相處舒服。」飾演Philip未婚妻 Jenny的小林和應,「對啊!最深刻是人對生活上心。無電話簿跟身?也能將親朋的電話號碼倒背如流!」

奈何,隨著2005年Facebook開放使用,2007年首部智能電話iPhone誕生,還有各式各樣新媒介湧現,「世界機制和人性急變!乜都要即時、乜都要Juicy。無人有耐性讀長文,寧頭睇過癮的圖像和影片;傾時政講民生?唔好啦,娛樂咪夠。佢愈爆?你愈Like!乜都要即時回應,無空間停一停、想一想。好似Snapchat和抖音,嘩,我追唔切。」阿謙嘆氣解說,不是抗拒時代進步,只是生活如駕駛,矇著眼將車子「開行油」急衝急轉彎,難道不危險嗎?小林亦搖頭,「譬如有Google後,大家依賴上網搵料、盡信網絡資訊,少了心思自發看書、紀錄或分析等。我擔心,當大事統統被當小事,人人求其處世,這態度會造成什麼視野,又會帶來哪種未來?」

演員有苦自己知

當上演藝人,衝擊再加劇,「Me世代現象之下,大家過度專注自我,譬如做運動、食件Cake、買件衫,都要放IG拍Story,整需要講人知,否則像沒存在過。我個性慢熱,生活上不適應,常反問:對外的過度展現,欠缺對內的自省,似乎讓我們跟內心愈見疏離?」阿謙疑問,「我試過大膽問經理人,不如取消IG或Facebook戶口?但考慮到工作需要聯繫客戶、讓公眾了解動向,還是保留了。」他理解圈子規則,亦明白生於這時代,就得摸索生存節奏,「那就學習面對!不過心情頗多拉扯,既要讓人認識,又要面對評論。譬如大家話『你生得靚仔好著數!』,但實情我從不自覺靚仔(笑),還不時被人以貌推斷『睇呢條友個款,肯肯定花心愛夜蒲,晚晚落老蘭媾女!』(再苦笑)唉,亂咁估,何不花直接跟我傾談?你傾完就會知我是什麼人!」

看阿謙一臉苦惱,剛入行的小林失笑,「感同身受。我隨性又內斂,對於當演員經營公眾形象,既一頭霧水,亦覺得:吓,我寫下IG、影下相,係想做紀錄咋,每次都要考慮受眾反應,好辛苦。」她舉例,「我試過盡量不想別人意見。像有次聚會,狀態好攰,就沒化妝。以為放得開,誰知見現場人人著得靚,無啦啦又會唔開心,心情好頹。回家反思,明明自己選擇,傷心什麼?當刻就懂,社會的習慣與常態,已不知不覺為我們造成很多思想的枷鎖,以為必須這樣那樣,才能被世界接納,然而真正標籤和否定我們,其實是自己啊!」

羅小林

羅小林

戲劇如星火,帶我們穿越迷霧

時代迷霧中,兩人感慨幸遇戲劇作明燈,通過跟不同團隊合作、投入不同角色的生命,讓他們對「演員的身分」、「自己的身體」或「對外的聯繫」,有了稍為清晰的方向。排演《色相》期間,他們亦感受身心逐步朝好方向銳變中。

「雖然跟導演和對手如小林相識不久,無論戲內要掏心掏肺去鑽研角色,或戲內要互相認識和了解,坦白說,都好多唔知要放幾多、挖幾深的尷尬位。像依家要我同小林面對面講『深/心情說話』?哈哈,我唔識講呀!(吐一吐舌頭,傻笑)幸好舞台劇排演時間相對充裕,容讓慢熱的我去摸索,而且團隊向心力強,願意溝通和分享,是一場愉快的群體創作。」阿謙感恩,「入行以來,常被外界認定必演陽光青年,不過《色相》卻讓我透過Adam性情的內向、生活的迷惘、對愛情的不安等,一償心願試演外貌與內心具反差性的角色。就像之前在ViuTV《未來還未來》演帶口音的內地人的經驗般,今次令我再體會:做戲不是要變成另一個人,而是要學習善用自己的身體去承載訊息,既將原有特質加以發揮,追求事半功倍的效果,也得接納不熟悉的面貌,將之扣連角色的生命,從而為自己、戲劇及觀眾之間,搭起一座交流橋樑。」他比喻,「你面對父母、師友、傳媒和獨處,即使言行和反應不盡相同,但它們全都是你真實擁有的面貌,只看怎按時地、環境與心情,去選取及展現那一面。」

小林也感激,「我都唔識應付像阿謙般『靚仔』的對手(在場人士同聲爆笑)⋯⋯也害怕不懂演繹Jenny這類『粉紅色兼Filthy的妹妹花瓶女』。多得試鏡到排演,導演通過小練習,令性格暗黑的我,身體、心理逐點轉變,開始相信自己就是這人物。我好享受不斷轉化的感覺,尤其自己今年剛畢業,經驗相對淺,記得畢業作演契訶夫《三姊妹》,完全搞不懂怎樣處理結局一幕。騷後經過幾個月思考,加上近來接觸多了人與事,有晚沖涼突然想通了!這些微小但重大的思想啟發,每一次都令我好感動。」

相處是:放下自我,互相閱讀

但如《色相》核心,每個人基於背景、性情和思想不一,即使再友好、再相愛,相處也難避零星衝突,好奇,他們作為新演員,展示個人才華與接納別人改變之間,怎樣顧全平衡?「演藝圈本質就是『人夾人』,必然有『夾與不夾』。我認為沒有既定解決方法,每次合作都是一場偶然(By Chance)的撞擊,只看心態怎去協調。譬如之前拍《未來》,有一幕我演的是內地人去試鏡,情節講述他需要抱著一個道具 BB 試戲,當時攝影師看看畫面,突然提議我親吻 BB 的額頭,帶出角色對演出的青澀與無知感。這意見不是來自編導,演員該接納還是拒絕?我選擇前者。一來,建議切合故事,二來,我沒有『演員最大、編導最大』等既有想法,也不覺得創作是『誰強誰弱誰話事』的角力。不管前輩或新人,為了作品好,都該提出想法,我為你的品味作調節,你就我的不妥當作提醒。互相閱讀,保持坦誠,才能一起進步。」阿謙如是想。

他甚至特別強調一點,「最緊要明白也接受自己是『普通人』,別被虛擬世界的Like或浮雲的讚美迷惑,你才會看清實相,知道怎去改善和前行,怕認衰、怕失禮,是停止進步的源頭。」小林報以認同的眼神,表示編與導、導與演,以及不同部門之間,不該存在「誰改造誰」的意氣,「做好創作第一步,是建立互信關係。唯有多聆聽、多消化,同心交流,才能讓思想與情感接通。創作人之間都沒感觸,怎去讓故事打動觀眾呢?」

羅小林

羅小林

——

《色相》

18-20.1.2019 (星期五至日 Fri-Sun) 8pm
19-20.1.2019 (星期六至日 Sat-Sun) 3pm
香港大會堂劇院
$300, $240, $180

 門票現已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本文為贊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