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能邊緣化的悲哀

2018/4/21 — 19:08

靠邊站藝術節
(圖片來源:靠邊站 facebook)

靠邊站藝術節
(圖片來源:靠邊站 facebook)

一個身材瘦削,在和暖日子仍戴帽穿厚厚衣服的人,走進石硤尾創意藝術中心的《靠邊站藝術節》展覽中,嚴肅地在展覽簿上留言,寫道「人生就是靠邊站,當這個位也沒有,您會在那處?」悲劇就是,連邊緣的位置也可能停留不下這情況,就像是香港今天的寫照。

藝術節中的展覽名為「存在的尊嚴」,聚焦邊緣化社群,強調只要存在,就有其應有和必須尊重的尊嚴。識時務跟大隊,以求名逐利,流連主流建制間,已是回歸後慣見醜態。位處邊緣者往往被視為非我族裔,如不歧視也應對之抱懷疑態度。

社會中的邊緣社群,有自願選擇站在邊緣,也有被迫靠邊站。展覽中的邊緣社群,有包括貧困戶、露宿者、釋囚、有不同性別取向者,和穆斯林女性等。展覽中穆斯林女性的部份,原打算播一套名為「嫁個穆斯林」的短片,描述一香港女子嫁給穆斯林人的種種際遇。但當影片放上面書時,卻惹來凶悍的回應,盡是「賤人」、「返回巴基斯坦吧」等侮辱說話,令片中人極度不安,最後要求把電影抽起。策展團隊當然要尊重要求,於是決定改而交待這抽起電影的背後故事。

廣告

展覽「存在的尊嚴」
(圖片來源:靠邊站 facebook)

展覽「存在的尊嚴」
(圖片來源:靠邊站 facebook)

廣告

回歸後我們常提出保護香港文化,而香港這個源於買辦、難民的多元、包容文化,那輕易隨便吸納套用把玩其他文化的胸襟甚至輕佻,正是造就香港文化特色的巨大動力。這非我族類必殺無赦的狹隘思維,與香港文化背道而馳,其消逝實令人遺憾和擔心。

二十一世紀講求創意、另類思維,這些能力往往就是來自邊緣、來自能夠跳出主流、從多角度不受約束地的思考。香港開埠以來,從來都是被邊緣化,不要信什麼「不聽話就會被邊緣化」的無聊話,這是我們的文化特色,也是我們的福氣,這主流離以外的多元混雜,我們應好好珍惜。有一天,如果連邊緣的位置也停留不下,就是香港悲劇的開始。

——

《靠邊站藝術節》「存在的尊嚴」展覽於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L1及L0畫廊展出,至星期日4月22日下午六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