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缺一》漫談老人戲、打牌戲

2018/10/3 — 9:45

《一缺一》劇照
來源: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一缺一》劇照
來源: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香港頗多退休長者經常晨運、緩跑、行山,保持健康。事實上,非假期的閒日行山,往往長者多過青少年,亦會遇到外地、內地來客,因為香港郊野名揚國際,其他大城市很少這樣方便遊山玩水。至於行動不大靈活的老人家,甚至坐輪椅的,打打「衛生牌」也對身心有益,既有遊戲之樂,更可做腦部和手部運動。

打牌養老,世界各地通行,分別只是打什麼牌就各有不同。

個多月前,觀看「香港話劇團」演出《一缺一》,正是老人打牌戲,兩人一景加一副「啤」牌。此乃美國柯培恩的劇作,李國威翻譯和導演。原來這粵語版十多年前演過,由孫力民、秦可凡合演,今次重演的兩位好戲之人是區嘉雯、周志輝。

廣告

劇情是美國某老人院內,喜歡玩撲克但苦無牌友的老伯,要求新來老婦陪他玩紙牌「Gin」。她完全不懂,但一教就會,而且不斷打贏自稱高手的老伯。這是笑中有淚的小品,老男老女在多次打牌過程中,道出各有辛酸,雖有子女郤被「遺棄」,兩老同病相憐但也互相鬥氣,真是不打不相識,越打越撞出火花。

周志輝和區嘉雯都演技出色,老得有氣有火,生動貼切。不過,我嫌《一缺一》的情節過於簡單,一次次打撲克的變化不大,未夠過癮。

廣告

不如懷舊一下,談談其他老人戲和打牌戲。記得廿年前看過「香港話劇團」演出台灣賴聲川的名劇《紅色的天空》,描寫台灣老人院,比《一缺一》豐富得多,不但感人,還妙趣橫生,充滿「老而不死」的幽默感。青年演員們扮老唯肖唯妙,龔小玲和馮蔚衡尤其傑出,留下深刻印象。這齣老人院好戲在香港多次重演,近年「中英劇團」也演過。

隨着長者越來越多,老人醫護問題越來越重大,幾乎每個家庭都要面對,香港老人院顯然供不應求。可是港片很少以老人院為題材,例外的是 2011 年《桃姐》,香港爆冷叫座,在內地亦受歡迎,很多孝心觀眾帶長輩去看,成為許鞍華執導以來最賣座的電影。其實九十年代許鞍華導演、蕭芳芳主演得柏林影后獎的《女人四十》,已經關注老人問題,喬宏演家翁逐漸老人痴呆,做到有笑有淚。

《女人四十》受日本作品啟發。說起來,日本早有不少以老人為主角的名片,包括 1952 年黑澤明的《流芳頌》和1953年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當時這兩位大師都未老,處於創作力很強的盛年。 1957 年瑞典大師英瑪褒曼拍出老人名片《野草莓》時也是盛年,而把年近八十的長者刻劃出色。

美國片拍老人當然也很早很多,例如改編海明威小說的《老人與海》,最近羅拔烈福主演了新片《老人與槍》,尚未公映。數十年前荷里活的《金池塘》和《山水喜相逢》都是著名老人片。故事最特別是科幻片《天繭》,外星人與老人院發生奇緣。較新的有英國喜劇片《黃金花大酒店》,描述英國長者們移居印度,拍了續集。

中國大陸也有些影片由老人家做主角,較有名是九十年代的《變臉》和《洗澡》,都由朱旭主演,他數星期前逝世,高齡八十八歲。我想起四十年代舊上海奇才男星石揮,演技多變,他在桑弧導演的《哀樂中年》演老校長大獲好評,自導自演《我這一輩子》由青年演到老年,亦是經典華語舊片。

說回近年香港片,除了《桃姐》的葉德嫺扮老好戲,惠英紅在《幸運是我》演半痴呆獨居長者,第三次成為「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今年輪到毛舜筠憑《黃金花》得香港影后獎,她演中年媽媽,不是長者,但也可見現在香港資深演員做大叔大嬸,比青春派更出風頭。

當然,少壯演員亦能扮老,上述《紅色的天空》就是典範。還有近年舞台劇《囍雙飛》值得一提,原作是英國雜錦式名劇 Mixed Doubles ,由不同年齡、不同角色的多段婚姻小故事組成,演員中最生動是韋羅莎和白只,扮小夫妻網球雙打很有趣,又扮鬥氣老夫老妻,真的老氣橫秋。至於劇壇老將毛俊輝,在法國翻譯劇《父親》演痴呆老父,很精采。

關於打牌戲,華語片常有打麻雀的妙趣場面,美國華人片《喜福會》就是華人師奶們的麻雀會。香港舞台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亦有歌女們在1967年暴動宵禁時留在歌廳打麻雀,很惹笑。香港賭千片則有各式各樣的牌戲賭博,周星馳在《賭聖》的撲克賭局施展「捽牌」特異功能,是著名的趣怪招數。

現在少人知道六十年代美國片《賭王衛冕戰 (The Cincinnati Kid) 》,史提夫麥昆飾演樸克新秀,在賭場與老賭王愛德華魯賓遜決鬥。《賭王衛冕戰》不及保羅紐曼主演的經典桌球片《江湖浪子 (The Hustler) 》優異,但屬於少數專拍撲克牌的影片,而且對後來香港賭千片興起頗有影響。桌球也往往打賭,馬田史高西斯曾重拍《江湖浪子》,湯告魯斯主演,然而遠遜那部黑白舊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