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文讀通】Banksy新作可敬?可悲?國際辯論大整理

2018/10/9 — 11:18

圖片來源:banksy instagram截圖

圖片來源:banksy instagram截圖

10 月 5 日,英國街頭藝術家 Banksy 的作品 Girl with a Balloon (2006) 在倫敦蘇富比拍賣會上「自毀」,掀起全球討論熱潮。這件最終拍出過千萬港元的作品在拍賣鎚敲響後,畫框竟響起警報,眾目睽睽下,畫作被內藏的碎紙機破壞。

精心策劃的表演起初獲大部份公眾讚好,許多網民指 Banksy 「型」和「有啟發性」;然而 4 天後的今日,卻有愈來愈多聲音表示有保留-有人認為 Banksy 的「表演」只是場騷,令自己更出名和作品賣更貴,也有人直指 Banksy 犬儒,有姿勢無實際。

無論今次 Banksy 的「表演」孰好孰壞,最少它成功引起藝術界與公眾反省「反市場」的實效與意義。《立場新聞》在此將現時已有討論整理,方便讀者一覽各家觀點。

廣告

「我們今日接到數名 Banksy 複本藏家聯絡,查詢若他們也碎掉藏品,它們價值會不會更高。請,請別這樣做。」-藝術經紀 Joey Syer Twitter

廣告

正方﹕藝術對金錢的最後反撲

《衛報》著名評論人 Jonathan Jones 認為,今次行動是 Banksy 最偉大的作品。「藝術正被金錢啃死。藝術家唯一的反撲,就是咬向餵養他們的手。Banksy 在周五顯然做了這事。」他形容事件為「藝術的恐怖主義 (artistic terrorism)」,形容 Banksy 真正做到向「將藝術矮化成商品」的系統撒了泡尿。他指,Banksy 成功發放一個訊息﹕「藝術剩下的唯一真正反撲,就是在賣出時破壞自己。」

New York Magazine 著名藝評人 Jerry Saltz 在 twitter 亦給正面評價,「Banksy 惡搞了那圍威喂的拍賣,干擾了資金的流動-就算只是一個晚上。」他其後在 NPR 解釋其觀點﹕「人們在藝術市場只買其他人買的東西,然而突然間,其中一件他們買的東西轉化了。」

Vox 的文章亦與 Jerry Saltz 的觀點一致,「Banksy 對蘇富比那作品的破壞,可說是(藝術)大師對空洞消費主義的反擊。」

反方﹕Banksy 是資本主義一部份

不少論者均提到,Banksy 的行動其實反而令作品升值。

曾與 Banksy 合作的畫廊主人 Steve Lazarides 向 CNN 表示﹕「我不肯定作品會變得更貴還是更便宜…但它一定會是 Banksy 最有名的創作。」蘇富比歐洲當代藝術部主管 Alex Branczik ,「你也可以說作品其實是更貴了…它很明顯是第一件拍賣完後即刻被碎的作品。」藝術經紀 Joey Syer 的評估最樂觀,他形容買家是「幸運」的,因為作品價格可能會上升一倍。

《紐約客》發表 Andrea K. Scott 的文章認為,作品升值恰恰是對 Banksy 的嘲諷。「若這場表演的目的在諷刺藝術奇觀被矮化成價錢牌,這(升值情況)可能就是對 Banksy 本人的玩笑。」

Telegraph 的 Colin Gleadell 文章亦持反方意見。「Banksy 到底目的何在?」他指出,Banksy 儘管紅遍世界,但藝術界從來不把他當圈內人。Frieze 藝術博覽會沒有賣他的作品,Tate 的收藏名單也沒有 Banksy 的名字。諷刺在,若藝術家想要批評的是藝術的商業價值,恰恰他這次藝術行動的價值,就是建基於價值千萬元的作品上。蘇富比已將作品列為「已售」,顯示買家已同意付錢買「爛貨」-這難道不正反映 Banksy 行動的矛盾?

Chicago Tribune 的 Sebastian Smee 發表文章,亦對 Banksy 給負評。他提到同是英國藝術家的 Michael Landy 曾於 2001 年公開將他 7,227 件物品-從他的私家車到他的牙刷、護照、出世紙,當然還有藝術品,全部送上運輸帶,運入機器破壞。與 Landy 的行動比起來,Banksy 的只是「輕量版」,最大差異在於 Landy 的行動令他損失一切,而 Banksy 則一點也沒有損失,「一如他那部內置碎紙機,只是設計來使人驚嚇。」

Huffington Post 作者 Priscilla Frank 認為,藝術體制之所以一直容忍 Banksy 的反動,是因為他其實從未真正咬向餵養他的人。他只會「輕輕拍一下你的手腕,然後親你一下。」 她又引述製片人 Kaveh Abbasian 的話﹕「售賣『反資本主義』,就是資本主義最虛假的面貌吧?」她的文章題目正是《Banksy 沒有批評資本主義,他參與資本主義》。

蘇富比知情?

The Art Newspaper 的記者 Anny Shaw 認為,關鍵在於拍賣行是否知情。「如果他們不知道,那這事可能是本世紀最大的藝術惡搞…然而如果他們知道,那問題就是市場操控,事件也將損害 Banksy 的名聲。如果拍賣行知情,我會非常失望。」

那到底拍賣行是否知情呢?早有《紐約時報》提出質疑指,於畫框加裝碎紙機,按理應會比正常畫框大和重;高價作品在拍賣前必須經詳細檢查;再者,作品雖然尺寸細小,卻沒如慣例放在平台展示,而是掛在牆,而且還恰巧是當日拍賣會最後一件拍品……種種跡象皆顯示,蘇富比可能早已知情。該報引述倫敦藝術顧問公司 Fine Art Group 總監說﹕「 蘇富比竟讓一個男人帶袋進場 ... 他們肯定早已知悉此事。」

然而蘇富比則堅決否認,CNN 引述拍賣行指,他們在拍賣前曾被要求不得拆除畫框,而這並非罕見的事。「很多情況下,如果你拆掉畫框,即等於違反藝術家意願,破壞作品。」

如無意外,事件應會是本年度國際藝術界最大的熱話。你可能也曾在社交媒體分享這件事-對於 Banksy,你又是怎樣想的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