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蘇嘉豪案】控方︰不科處徒刑不起阻嚇作用 辯方︰兩被告無犯法無違令

2018/5/15 — 21:39

兩名辯方律師︰何睿智(左)、李奕豪(右)(圖片來源:論盡媒體)

兩名辯方律師︰何睿智(左)、李奕豪(右)(圖片來源:論盡媒體)

澳門議員蘇嘉豪及新澳門學社成員鄭明軒涉嫌觸犯加重違令罪的案件,檢察官陳美芬在結案陳詞時指,兩名被告犯案情節嚴重,衝擊警方防線,挑釁警方,不尊重終審法院之前的判決,明知故犯,完全漠視警方的指令,有關行為對交通造成影響,認為罰金不起阻嚇作用,建議法庭科處徒刑。她又稱,警方在案發當日的表現非常出色、專業克制,維護公眾治安秩序,值得稱讚。

至於辯方律師則反駁,控方的將各種案發當日不同情況都指控同一項加重違令罪,而且部分情節更是已歸檔內容,似是混水摸魚。而兩名被告在整個遊行過程及之後在特首官邸外擲紙張飛機,均沒有任何觸犯法律或違令。因為整個遊行集會活動沒有偏離原意,亦無做出任何不法威脅行為,對社會亦無做成任何傷害或擾亂秩序,故不應被中止。

辯方律師又表示,集會法的立法原意是要保障市民發聲的權利,不是用來限制市民表達訴求,因此必須要有正當的命令,而又證明當事人不服從命令時才構成令違罪。但兩名被告,即使當時對警方發出的命令有疑問,但經過詢問卻無任何回應,最終還是選擇離開,足以證明二人沒有違令行為。與香港相比,澳門人應該要為有這樣和平的示威者而感到驕傲。

廣告

辯方又指,警方在現場發出命令時,無提到任何法律依據,兩名被告多次詢問時亦無任何回應。他說,可以理解當時警員的行為如同在世界大戰時,前線士兵接到不合理又無助解決問題的命令,但仍要繼續作戰一樣尷尬。辯方又質疑為何控方傳召警方證人時,不包括當時要求設置封鎖線的指揮官上庭作證。

有關案件一直被社會質疑是政治檢控。檢察官在結案陳詞時表示,檢察院提出檢控只會針對被告有否偏離遊行集會路線、有否將集會示威預先告知民署和警方,以及有否遵照警方告誡,有跡象顯示違法就會提出起訴,不會考慮其他因素,檢院的職責是協助法院找出事實真相。她又稱,警方在案發當日的表現非常出色、專業克制,維護公眾治安秩序,值得稱讚。

廣告

辯方律師則表示,控方將事發當日出現的幾個不同情況都指控同一項加重違令罪,部分情節更是已歸檔內容,似是混水摸魚。澳門是法治社會,警方不是高人一等,都要遵守法律,不是警方就一定對的。2名被告當時只是想將信件遞入特首官邸信箱然後就會離開,根本不存在所謂的非法集會,警方在南灣湖白帳篷時無表示,市民上西望洋山遞信是違令,亦無表示掟紙飛機是違令,兩名被告在警方最後警告要求離開後,一個在8秒內離開,另一個則在36秒內離開,沒有反抗警方的指令。

辯方又舉例,今次事件與善豐佔街事件不同,善豐小業主當時佔街的確對交通造成嚴重影響,而且在警方警戒四小時後才撤離。而從警方的錄影片段看到,今次事件的參與者掟完飛機後已迅速離開,整個過程都十分和平,當時只有幾輛汽車經過,但都可以順利通過而沒有受阻。與香港相比,澳門人應該要為有這樣和平的示威者而感到驕傲。

辯方又指出,澳門民署當時以維修工程為由,不批准新澳門學社在西望洋公園舉行集會。若果當時真的有工程進行,警方聲稱有安全問題,就應該是將鐵馬包圍西望洋公園,而非將用鐵馬封鎖市民通過禮賓府的路段。辯方又批評,警方在現場設置封鎖線是不合理,亦無提出任何法律依據,「除非有炸彈或有意外」,但當時沒有任何危險情況出現,又沒有威脅、影響社會安寧的不法行為,只有約10名市民希望將信件放入特首官邸的信箱然後離開,這是市民的基本權利。他說,可以理解當時警員的行為尤如在世界大戰時,前線士兵接到不合理又無助解決問題的命令,但仍要繼續作戰一樣尷尬。辯方又質疑為何控方傳召警方證人時,不包括當時要求設置封鎖線的指揮官上庭作證。

至於控方所指不尊重終審法院判決,亦不是事實。遊行隊伍到南灣湖景大馬路時,由於遊行人數眾多,2名被告認為不適宜走入狹窄的人行道,於是停下來與警方交涉,要求開路,其後警方堅持不開路後,遊行隊伍亦已重新走上行人道。因此,辯方認為法庭應開釋蘇嘉豪及鄭明軒。

 

原刊於論盡媒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