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勢危:此五月不同彼五月

2016/5/14 — 20:56

2014年5月,澳門立法會外的反離補集會。(圖:《撤,還記得嗎?》facebook)

2014年5月,澳門立法會外的反離補集會。(圖:《撤,還記得嗎?》facebook)

「一億事件」震盪澳門全城,崔世安一人分飾三角,透過行政長官身份,運用澳門基金會信託委員會主席的審批權,向自己有份擔任副董事長的廣州暨南大學捐款人民幣一億元,涉嫌左手交右手、跨境輸送公帑,過程中的不避嫌令人咋舌。事件揭露澳門長期「依法貪腐」的制度溫床,激起民間強烈不滿,醞釀週日上街示威,要求撤回黑箱捐款、特首問責下台,最重要的是建立公開審議政府撥款的機制,即所謂3R訴求:回水(Refund)、下台(Resign)、改革(Reform)。

又係五月!外地傳媒第一時間聯想到2014年的「反離保」運動,澳門萬人空巷迫使政府撤回高官離職保障法案,共同譜寫了「光輝五月」,崔世安的一句「我雖然肥,但我不會自肥」至今仍言猶在耳。兩年後的五月,同樣是抗議自肥特首,亦很有可能是崔世安連任後迎來的最大型示威,但澳門人面對的卻是政府和建制派更強硬的態度、更嚴厲的壓制,以及更明目張膽的手段。的確,此五月已不同於彼五月,澳門這個五月將更嚴峻和不樂觀。

自從兩年前的反離保,大跌眼鏡的北京重新評估澳門形勢,先有多名針砭時政的學者遭到警告、降職甚至不獲續約;主流媒體高層屢次接觸中方人員,聽從「始終傳遞正能量」這些近乎「姓黨」的指令;政府直接或間接進軍新媒體,利用網絡水軍在各大群組專頁大舉洗版維穩;崔世安連任後上場的多名新高官,除了不少具有根正苗紅的背景(包括有份主導打壓2014年「特首選舉民間公投」的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及被認為作風「鷹派」的保安司司長黃少澤等),也有於各大社會爭議刻意挑起市民之間的對立,以便政府坐收惡策通過的漁人之利;親政府勢力滲透或收編原來民主派和工會組織,或者動員「愛國團體」的反示威、偽開明派的模仿式示威等等。

廣告

兩年後,澳門政府未有汲取教訓改善施政,反而深信「堅拒投降」才是轉守為攻、挽回威信的正途。於是在「更多元」的打壓手段之下,這次抗議利益輸送、要求特首下台的聲音難以突圍。連日來,大氣電波和社交網站充斥大量自稱「暨大校友」洗腦式為政府轉移焦點、保駕護航。澳門的傳媒工作者協會發表聲明譴責「黑手」干預新聞自由,包括指示「河蟹」捲入利益衝突的特首、高官及特首辦人員的姓名;有記者遭強行抽稿或刪減受訪者質疑政府的內容;多家媒體收到指定的受訪者名單,以便對事件進行正面報道等等。連在法律框架下發起遊行的民主派政團新澳門學社亦遭警方和民政總署的無理刁難,先是要求隊伍在政府總部對面路段擠上行人道,再臨時以「工程」為由封鎖特首官邸附近合法的集會場地。

再者,這個五月的目標已不再是撤回單一惡法,不存在議會必須通過或否決的行動死線。這個五月直指政治和財政制度的重大缺陷,一旦落實改革勢將揪出官商及建制派的龐大既得利益。迎戰更難的目標、更強的反制,群眾需要具備比兩年前更大的決心,阻擋特首全身而退,爭議不了了之。距離再次挺身而出的時刻不足24小時,請離開太過樂觀的舒適圈(comfort zone),呼籲身邊的親朋戚友同事同學穿起白衫、一起上街。沒有你們任何一位,眾人以為萬人空巷的五月街頭,隨時空空蕩蕩。蘇嘉豪
澳門社會行動者

廣告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網上論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