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感謝山頂醫院的公開信:無懼流言蜚語,專業態度為市民服務

2018/1/9 — 17:41

愛瞞日報製圖

愛瞞日報製圖

【文:一位曾不相信公營醫療系統的澳門市民】

正如我的署名,我本來是一位對澳門公共醫療系統不甚好感的市民,單純的認為就如坊間所說「鏡湖謀財、山頂害命」,加上近來本澳公營醫療醫患關係不佳,因此我更對山頂醫院不存好感。但過往一個月的經歷,我對山頂醫院有不同的看法,也對本澳的醫療系統有不同看法,甚至可以說,改觀了。希望我以下分享的內容會令大家有更多思考。

幾個月前我外婆因一宗意外受傷,其後幾個月都不停出入醫院,當然病人辛苦,而且家人也是勞累。直到約一個月前,外婆因病情轉壞,又再緊急入院,一開始時我的家人是先帶外婆去鏡湖醫院,然後鏡湖醫生說外婆已病危,需要進入深切治療部,同時醫生建議家屬將外婆轉到山頂醫院。可能有人會有疑問,鏡湖的醫生為何會有轉院建議?其實有幾方面因素,一來鏡湖的醫生已知道我外婆的情況要入深切治療部,將會需要有各種高額費用的治療,這可能會是天價數字,擔心我們負擔辛苦;二來鏡湖醫生認為,若等到我外婆情況更差再轉院,對她的風險更大,因此有這個建議。我對鏡湖醫生的意見和建議一開始不明白,後來了解之後,覺得鏡湖的醫生非常有良心,以及人性化。

廣告

鏡湖醫生有這個建議,我家人也二話不說,相信醫生的專業,立即為外婆轉到山頂醫院,轉院時鏡湖的醫生護士都是一同到山頂醫院,交代我外婆的情況,也藉此感謝當時提供這個建議的醫生,以及提供協助的醫護人員。及後,我外婆轉到山頂醫院的急診的重症治療區,立即進行各種可行的治療,情況並不樂觀,不久之後,外婆就轉到深切治療部(ICU)接受治療。在ICU的二十多天,我和家人們看到醫生的專業、看到醫生的細心。

被送進ICU,當然是病情不輕。我外婆的情況很差,其實作為家人,都知道外婆能完全康復的機會非常微,但總是抱著一絲希望,希望有一天可以轉回普通病房慢慢休養。在ICU的期間,雖然我外婆的情況不樂觀,但山頂ICU的醫生沒有因此就怠慢治療,醫生是以「生命第一」的態度,用一切可行的藥物、呼吸機、洗腎機等等為外婆進行治療。這期間,據家人向醫生初步了解,應該醫療費用已逾百萬。當中曾有幾天時間外婆的情況有好轉,不但可以減輕藥物,更能清醒的和家人簡單溝通,醫生表示外婆的生存意志很強,他們都一定會盡最大努力去治療,每天ICU的醫生都非常仔細向家人講解病情,幾乎對我們的提問有問必答,態度也非常友善。

廣告

二十多天的時間,外婆情況一直反反覆覆,其實家人都是有心理準備的,到最後的最後,外婆都是離開了我們。直到外婆臨終前的幾分鐘,外婆的生命表徵已開始逐項下降,我們都知道外婆快要走了,但護士仍然為外婆在換大瓶的針水,仍然為外婆進行治療,到最後一秒,所有醫療儀器的跳動都停止,全部成為一條靜止的線,所有讀數都變成零,外婆離去了。可見,ICU的醫生和護士都是以最大的努力救人到最後一刻。這二十多天的時間,我和家人們感覺是,鏡湖既不謀財,山頂也不害命,我們不是有錢人,只是普通市民。但這幾個月中,我們遇到的醫生和護士都是盡力救人的,都是將生命放到第一位,讓我們非常感動。

我寫這封信,是希望將自己家人的經歷,以及當中的一些感受和正在看此文的你分享,也許你看完這封信後,並不會改變你對於澳門醫療的觀感,不要緊,凡是都是有不同意見和聲音。我和家人亦希望藉此公開信感謝山頂醫院急診重症區,以及深切治療部的所有醫護人員,由於人數眾多,請原諒我們未能一一感謝,但你們對我外婆的用心,我們全家都銘感五內。

最後,我們想說,各位山頂醫院的醫護人員,請你們繼續盡心盡力為市民服務,無懼社會上的流言蜚語,懷著拯救生命的宗旨,我相信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們的努力是不會白費的。再次感謝所有曾幫助我外婆的醫護人員,以及願意閱讀一篇與社會主流意見不同的文章的你。

 

原刊於愛瞞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