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離補三年 變化與改變(下)

2017/6/1 — 11:43

愛瞞日報製圖

愛瞞日報製圖

【文: 澳門學16號 - macaology

反離補運動已過去三年,到底改變了什麼?李立峯和 陳韜文教授曾以2003年香港五十萬人遊行為例,分辨出六種影響結果:1. 當權者的下台; 2. 大眾觀念的改變; 3. 觸發更多媒體和評論家的後續討論; 4. 產生核心的參與者; 5. 形成儀式性的遊行; 6. 對選舉的影響。我們決定以此來檢視反離補的成效。

廣告

在前篇,我們已討論過第一和第二種結果在澳門反離補中的成效。接下來我們繼續討論。

3. 觸發更多媒體和評論家的後續討論?

廣告

學者認為,香港七一遊行的影響力是持續被建構的,如果公共輿論沒有持續討論事件,七一遊行不會在日後發揮影響力。面對民主派的弱勢,媒體遂成為關鍵的抗爭資源,香港媒體在遊行後的持續報導,不但發揮「議題設定」作用,還有效將民主派的論述帶進公共輿論中。當然,親政府的媒體也會爭奪輿論權,例如將遊行目的導向經濟而非政治層面。

那麼「反離補運動」在日後的媒體輿論中又呈現怎樣的變化呢?

我們以「反離補」和「光輝五月」作為關鍵詞,分別統計了其在2014年6月到2016年12月中,出現在澳門日報、市民日報、力報、華僑報、正報、濠江日報和訊報等本地主流媒體的次數。發現若干有趣的現象(見圖)。合理地,「反離補」與「光輝五月」被報導最多的時期大既在2014年的6月到8月,即運動剛結束後不久。然而,兩者的影響力在次年的下半年起便持續衰退,「光輝五月」在2016年開始更幾乎絕跡。(source: 澳門日報、市民日報、力報、華僑報、正報、濠江日報、訊報)

無獨有偶,2014年底新上任的社文司司長譚俊榮,針對醫療改革打出「光輝五年」的政策展望。譚司雖未解釋政策命名的原因,卻「意外」地與「光輝五月」相似,而且在媒體上與「反離補」和「光輝五月」擁有高度相似的重現度。

如果弱的社運組織需要搶奪媒體輿論,藉以維持運動的影響力,那麼企圖以「光輝五月」建構這場大型社運的組織者,似乎就敵不過政府的輿論反制了。事實上,九成的「光輝五月」都只能出現在以評論文章為主的《訊報》中,也就是說,組織者或核心支持者的輿論力量,無法突破單一同溫層,達到像香港七一遊行般,成為一種大眾所認知的「七一/反離補效應」。但至少「反離補」沒有被大眾所遺忘,她仍像漣漪般持續出現在大眾輿論中。

4+5. 核心參加者與儀式性遊行的形成?

不管經濟好壞,施政滿意度高低,自03年七一遊行後,香港每年的七一遊行都能召喚相當民眾向政府表達民主訴求,這便是「儀式化抗爭」的力量。在學者學來,儀式化的抗爭有其利弊,一方面約定俗成的行動往往失去其衝擊力,另一方面卻形成一群「打風都打唔甩」的死忠支持者。誠言,澳門與香港有著不同的抗爭脈絡,澳門的儀式化遊行亦早已存在,即已持續十年的「五一遊行」。我們或可轉換提問方式:「五一遊行」有否因為反離補而改變?

從反離補後,三次的五一遊行看來,舊有的儀式化抗爭確實產生了若干變化。當中最大的轉變似乎是民主派的退出,特別是在反離補中擔任組織工作的「年青」民主派,都傾向不再參與各種舊式遊行。像今年的五一遊行,組織由過去數年的十幾個減至四個,事前也不再有高調的動員工作。

與此相反,非典型的抗爭在近年卻反能動員相當的群眾,2014年底的「博彩工運」、2016年的「暨大一億事件」。我們雖無法識辨參與者與反離補的成員重疊度(註一),但人們卻確實可能在一次成功的抗爭後,產生認知上的轉變,繼而更敢於從事非傳統的抗爭。或許可說,傳統的儀式化抗爭正在轉移,而過程仍在持續中。

6. 對選舉的影響?

最後一個問題仍然無解。曾有輿論說,假如反離補發生於2013年立會選舉前,現在的議會結構已經不同。大型社運作為一種能在短期內迅速匯集民意的行動,確實能對同樣以民意為本的直接選舉產生關鍵影響。然而如前面所說,社運影響力需要被持續建構,今天說的反離補,與2014年的反離補,可以代表完全不同的意涵。

根據以上數點的討論,作為澳門回歸後最大規模的社會抗爭,反離補運動確實曾發揮過後續影響力,但輿論的變化、政府的反制、舊組織的分合,甚至鄰埠政治環境轉變後對澳門的回饋,在在都改變了反離補的既有「輪廓」,其影響層面也就被持續改變。

細心的讀者或許可看出香港學者在研究七一遊行中,所希望帶出的核心理念,這也是我們嘗試回顧反離補的目的。因為結構和信念,往往只是一線之差。

 

參考文獻:

Lee, F. L., & Chan, J. M. (2010). Media, social mobilisation and mass protests in post-colonial Hong Kong: The power of a critical event: Routledge. 

(註一)目前已經有研究指出,在反離補的參與者當中,18-35歲的參加比例要比35歲以上的比例多出一倍,「反離補以年青人為主」的這一論點基本已被實證。

參考文獻:Lee, F. L., & Chan, J. M. (2010). Media, social mobilisation and mass protests in post-colonial Hong Kong: The power of a critical event: Routledge.

愛瞞日報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