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美貿易戰下的澳門賭牌續期問題

2018/10/5 — 20:55

資料圖片:維基百科(Brenden Brain)

資料圖片:維基百科(Brenden Brain)

批評澳門特區政府不作為,猶如即食麵—大眾化、廉價、方便,這是因為澳門特區政府行政力弱,無日無之,影響者眾。數月前,筆者也曾在澳門《愛瞞日報》發表文章〈海一居風波揭視行政主導崩壞〉,指新《土地法》引發的激裂社會爭議,與澳門特區政府民生政策寸無尺功引致民怨四起,兩者本質其實都一樣,問題都是源於政府隨機與隨意、考慮不周、好將自身失誤推給無辜第三者的施政頑疾。

最近澳門特區政府被抨擊的,就是官方遲遲未公佈首輪將於 2020 年到期的賭牌續期細節。受影響的兩間博企,分別是於 2000 年代初取得澳門賭業經營權的「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澳博)與「美高梅金殿超濠股份有限公司」(美高梅)。

不過,以事論事,坊間以賭牌續期一事貶低澳門特區政府,不能不說,這有失公允。抱有此一觀點的「花生友」,忘記了澳門是中國的特區,澳門特區政府的效忠與問責對象,除了澳門市民,還包括中央政府。賭牌續期細節久未出爐,與新《土地法》久未修法有損澳門營商環境、惠民政策屢被拖延不一樣,前者並非僅為澳門之內的事,且還是國家的事。在中美貿易戰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情況下,澳門特區政府斷不能就賭牌續期一事自行決策;作為「國家隊」一員的澳門,仍需等候國家指示、執行國家意旨。 

廣告

為什麼會這樣說?當中關鍵就在於美高梅的美資背景。1999 年澳門特區成立翌日,政府便已委託顧問研究公司,研究澳門博彩業開放的可能與方案,此後過程頗有波折。直到 2002 年 2 月,澳門當局公佈三間取得經營權的博企,分別是澳博,以及「銀河娛樂場股份有限公司」(銀河)及「永利渡假村(澳門)股份有限公司」(永利)。賭牌競投結果公佈後十個月,澳門特區政府與銀河更改合約,容許美資威尼斯人以銀河旗下「轉批給」方式,取得在澳門經營賭業的權利。此先例一開,另一間美資博企美高梅便在 2005 年以相同方式得到在澳門開業的機會。

自古以來,國際競爭的重點,就在於經濟利潤爭奪。晚清時期,中國力圖發展成為現代國家,重臣李鴻章的重要政策,就是成立企業,「重奪利權」,與西方抗衡。澳門特區政府容許美資以「轉批給」方式在澳門扎根,並不是沒有引來有關國家利權的非議。美國史丹福大學研究員陳明銶在 2010 年由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的《中國澳門特區:博彩業與社會發展》中指出:「中國官員意識到美式『博彩資本主義』對澳門帶來的巨大挑戰……這種現象亦頗似過往古巴在 1959 年革命前,美國資本和黑幫操控夏灣拿的博彩旅遊業,古巴的主導權因而連帶性地被侵蝕斷送,中國政府不會容許澳門受美資過多過深的影響……」

廣告

實際上,中美貿易戰日漸變得風高浪急之際,連一直予人國家之內「壞孩子」形象的香港,都已緊隨行國家新政策。例如,中國一改慣例,開始拒絕美國軍艦於香港停泊。

故此,不能針對澳門賭牌續期問題大造文章的道理很簡單:國家處於非常時期,本土事務再也不只是本土的事。從國家角度看,澳門特區政府暫緩處理賭權續牌事宜,合情合理。為此高調批評澳門特區政府不作為的「花生友」,眼裡並沒有「國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