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及時修改新《土地法》並非免費午餐

2018/10/8 — 18:29

澳門立法會(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澳門立法會(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月前,澳門盛傳政府即將啟動修改新《土地法》程序之時,建制派成員爭先恐後地公開表態,反對修法,直至近期,隨著立法會主席賀一誠對修法一事立場轉變,其他「建制派」政客轉趨沈寂,不再對修改新《土地法》妄下斷語。就在此時,澳門民主派卻不甘寂寞,加入戰團,接力反修法。

9月,新澳門學社創會人區錦新,在澳門左翼輿論陣地《訊報》發表文章〈大量土地期滿被宣告失效是特定時空產物 修改土地法難解當下問題亦難符未來需要〉。文章末段這樣寫:「修改土地法既不能解決當前問題,卻又無法切合未來的需要,更可能引發重新打開官商勾結、利益輸送乃至貪腐之門的反效果,如此修法又豈能不謹而慎之?」

區錦新的反修法言論,比建制派「高章」得多,更懂得如何透過反修法增加自己的政治本錢。區錦新沒有純粹高舉反商反經濟的民粹教條—他更重視複雜的脈絡,沒有像建制派政客那樣刻意簡化問題,立論比建制派八面玲瓏。明顯例子之一,是區錦新沒有如同建制派政客般,迴避土地延誤使用個案中「不可歸責」的問題,即土地於承批期間無法被充分利用,並非源於發展商刻意圈地行為,而是源於澳門特區政府低弱的行政能力。澳門特區政府開初處理閒置土地之時,便已清楚見到這個問題根源,並因此將閒置土地分為「可被歸責土地」與「不可被歸土地」。此一重點雖屢被重覆,但建制派政客就是對之絕口不提。

廣告

區錦新「進化版」反修法言論的新猷之處,是他能夠正確與清晰地指出過去數年作為新《土地法》爭議核心的歸責問題。在文中,區斬釘截鐵地說:「我不會一刀切認為承批人都是活該,事實上,尤其是石排灣的土地,確實是由於城規等原因,政府舉棋不定,政策落實不力而拖延下造成。」換言之,區錦新其實是投機式反修法,反修法前戴了極為安全的「頭盔」— 若他被質疑是否與示意澳門修法的中央對著幹,他大可回應,他並不是說修法「不應做」,而是「務實地」認為,修法「無效果」。

不過,區錦新與建制派一樣,都錯誤研判不及早修法的後果。區錦新錯誤假設,在奉行資本主義的澳門之中,不及時修改新《土地法》、引入歸責條款,將無嚴重後果,故此在文中輕率地說:「承批人要追回損失,以民事訴訟告上法院,展示政府多年來拖延證據,索取賠償」。早前筆者在文章﹤不修土地法 千億賠償誰買單?﹥就已清楚分析,如果澳門仍然維持資本主義發展模式,那麼不及早修法的經濟代價,就是政府需因現行「一刀切收地」政策,而向擁有「不可歸責土地」的發展商賠上天價,惡劣的情況是,政府需面對的索償金額,高逾三千億元!這個金額,佔澳門政府財政儲備總額近 80%,澳門一年本地生產總值逾 90%!言不及義的建政派政客,固然會繼續迴避有關政府賠償的詰問,但以清醒姿態示人的區錦新,最終又會否與這些建制派政客殊途同歸?

廣告

當然,澳門特區政府賠上天價、賠上澳門所有家當,並非澳門必然命途,能否趨吉避兇,事在人為—只要能夠及時修法,自然會見另一片天空。所謂修法,其實過程毫不繁複,亦不需花費長年累月,需要做的,只是在現有新《土地法》之中,清脆地加入歸責條款,如法官馮文莊在《落敗票聲明》所言,為「不可歸責土地」利用期「延期」,補回發展商因政府失誤而喪失的土地利用時間。

只要澳門特區政府有決心、政客不刻意為澳門管治添煩添亂,如此簡單的修法程序,絕對可以在今年年底前完成 — 特別是當原先抗拒修法的立法會主席賀一誠,最近都已對修法建議大開綠燈。更何況,新《土地法》極需修法卻進度遲緩,只反映澳門特區政府行政力極其低弱問題的冰山一角。9 月 26 日,《濠江日報》評論〈多方舉措改善法律滯後〉就指,極待修法的不只是新《土地法》,經屋法、勞動關係法等,同樣被拖延修訂。這在說明,縱容澳門特區政府不修法,就是縱容政府敗政、鼓勵法律滯後、漠視民生需要。這是否就是民主派代議士區錦新所樂見的結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