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一個公務員選擇從體制外監督政府的時候

2018/11/2 — 10:53

1.

大約三年前這個時候,我因為出版《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而南北有多場演講。有一天去高雄參加一個活動之後,有個女孩子跟我說,她想介紹一位朋友給我。那位朋友是個在高雄市政府裡工作的年輕人,正在寫一本書,想談一些和公務部門改革有關事情。

我說當然好。 

廣告

這樣,又過了一陣,大約年底的時候,我在屏東一個活動結束後,有個年輕人來找我。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林于凱。 

廣告

于凱自我介紹後,陪我去高雄搭車,路上第一次聽他介紹自己要寫的書。

2.

《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第一章談的就是談政府行政體制崩壞,難以指望救世主。而問題的根源都在憲政體制,以及政府組織架構的糾葛不清。要解決這些問題,勢必要大開大闔地進行改革。但在現實裡,又有許多難處,民進黨政府上台前高喊憲政改革,上台之後卻不見動靜。

于凱談他的想法,給了我很大的鼓舞。他以一個年輕公務員在基層工作的觀察和實務經驗,提出即使政府體系的大架構還沒有改變,公務部門也可以先改革的工作方法。

尤其難得的,是儘管環境十分惡劣,大家都在說「官不聊生」、「公僕難為」的時候,當時這位在公務部門裡工作了六年的年輕人,顯然是打從心裡熱愛公務部門的工作。並且就公務人員可以及身做到的一些改善,提出他的心得和建議。

後來,我們出版了他寫的書:《公門菜鳥飛》。

3.

于凱曾經在海洋科學院、國家公園及環保局工作過,對海洋環保的主題有長期又深入的觀察和參與,所以他想留在政府部門裡,一方面做海洋的環保,一方面也認真地從體制裡推動改革。

所以,出書的時候他用的是筆名「魚凱」。因為有人提醒他說根據公務員不能做促銷相關的事,因而新書發表會那一天他甚至沒有上台說話。

然而他的觀點,在出書前寫了文章,就引起各方注目。要下台的國民黨行政院長願意署名推薦此書,要上台的民進黨行政院長也正式回應。到出書前夕,行政院院會在7月28日改變政府長年的KPI管考制度,將項目從原本60多項,減為50項,表格填寫項目減少20%。

林于凱從他在政府部門工作的經驗,要探問的是: 年輕人前仆後繼投入國考,考上後才發現是一個無力的開始。到底公務員的核心價值是什麼? 

而他眼看台灣政黨再度輪替,並且有許多年輕勢力揭竿而起,配合資料開放、公民參與的層面擴大,在在都顯示出新的政治模式必須被啟動。 

所以他想鼓舞自己,也提醒大家「菜鳥不死,莫忘初衷」的精神,不放棄希望、不滿足現狀而衍生出的改變動力。 

第二年,《公門菜鳥飛》得到金鼎獎,以及台北書展的書展大賞非小說類首獎。

4.

然而,林于凱終究還是離開了政府部門。他去了民間仍然以自己的熱情和理想關心公共事務之後,今年決定在高雄三民區參選市議員。這次,他決定換個立場,從體制外扮演監督和推動的角色了。

雖然我不是高雄的居民,但以我這三年對他的認識,我相信在他的熱情之下,一定有自己特別想做的事情。所以我在他參選後,對他做過兩次訪談。

我上一個星期寫了一篇「如果我們再不注意縣市議員」,主要聽三位年輕世代參選市議員的人講他們的理想和困境,受了很大啟發。于凱正是其中之一。

和曾柏瑜在新北市、 苗博雅 MiaoPoya 在台北市不同,林于凱在高雄參選,彌補了我對全國版圖內縣市員問題的觀察和了解。

譬如,看台北市議會的紀錄,我們會發現原來市議員在開重大會議的時候,譬如「社子島開發案」、「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如此眾所注目,都敢把會議紀錄做得不留任何發言內容的紀錄,不留任何附件資料。

林于凱跟我說,據他過去在高雄市政府工作的經驗和得知的,高雄市還有些會議根本就是黑箱會議,根本就是私下會議。像外地事業廢棄物進高雄流竄的問題,就是這種閉門黑箱會議的產物。

他對年輕人參加市議員遭到被藍綠兩大黨封鎖的感受,也特別深刻。在高雄三民區,應選八人,現任國民兩黨很「保守」地各提四人,就是要穩穩地把持現有地盤,擺明了不給他這種年輕人任何機會。

如同我在那篇文章裡所寫:「沒有資源和經驗的年輕人參選地方縣市議員選舉,固然因為選區名額比較多,不必大型政黨禮讓也可以參選,但是因為地方的議題不被媒體注意,幾乎沒有空戰的機會;走陸戰,里長、地方社團、公廟系統三大樁腳的資源幾乎完全是既有政黨的勢力分配,沒有插足空間。」

這也是林于凱面臨的冷酷現實。

5.

但是他相對燃燒的熱情又是如此之高。

林于凱說他這麼艱難也要參選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他相信自己前後七年公務員生涯,其中有三年在高雄市政府工作,還是和海洋環保有關的工作,如果能進入市議會,一定會有不同於其他人的作為。

除了他一定也會和許多年輕世代參選者相同的堅持議會公開透明,對預算和市政嚴格把關之外,因為他在政府部門實際工作過,清楚看到太多不符合時代和產業需求的法令 ,及繁瑣的制度,所以他很清楚要改革的先後順序。

又因為他長期參與民間社團運作,這些經歷和心得有助於他理解民間需求與政府施政之間的落差,並且也知道如何協助想做事的公務員,提供人民有感的服務。

他跟我說:「我可以媒合出政府的資源,努力幫助高雄青年的就業和創業,並且吸引外地的高雄青年返鄉。」

此外,林于凱對海洋和高雄的了解結合起來,所描述高雄可能的未來,根本就讓人想到如果他是高雄市長那會是件多有意思的事情。

像他提到應該讓每年路過高雄的那麼多遊艇,不只讓他們樂於把高雄當作休息的停靠所,更可以利用台灣的科技、設計和服務,把遊艇的各種周邊及附加價值提高。

于凱說:「高雄絕不應該再只是個工業城市。我會從我過去長期投入的海洋休閒、海洋資源管理的角度出發,去創造高雄邁向海洋新經濟的可能。」

6.

我不住高雄。

但我實在想推薦林于凱。

台灣地方政治、財政的改善,年輕人返鄉問題的改善,都不是只靠更換一個市長就能發生的。

如我在上一篇文章裡所言,目前的政府體制的設計,是讓地方派系把持議會,也鼓勵議會對市政和預算的放水,所以就算換一個市長,也不會有議會監督他,最後形成「府會一家親」,彼此繼續壟斷資源,年輕人還是喘不過氣。

不論是什麼人當市長,都需要更多沒有被污染的年輕人進入市議會,打開黑箱,執行真正的監督。

我相信林于凱會是這樣的人。

更何況他是一個實實在在就在高雄市政府裡工作過三年,要打開黑箱的門道他應該比其他人都熟。

這兩天看他臉書,很高興得知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推薦林于凱,把他列為三民區的推薦候選人。

如果你住高雄三民區,或是有朋友住那裡,也請告訴大家,一起支持 林于凱。

相關新聞:

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推薦林于凱

「如果我們再不注意縣市議員選」

<給林全院長的一封信——公務員也想實踐夢想 >

「年輕人前仆後繼考國考,考上才發現是無力的開始」一篇投書改變政府KPI制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