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的希望不能靠明星給予 一場以柯文哲為主體的攻防大戲

2017/9/21 — 13:13

柯文哲 Facebook 片段截圖

柯文哲 Facebook 片段截圖

這一場以柯文哲為主體的攻防大戲,有它好看的地方,也有無奈的所在。

好看之處在於各方人馬齊力出招,戰局瞬息萬變、起落無常,戲劇張力十足。

無奈之處在於公共政治的討論,應該是理念與政策的爭辯,而不是權力暗器飛舞的牌戲。

廣告

先從近因說起:世大運。

世大運成功的喚起了台灣民眾的國族意識,雖然對獨派來說,它的基底是有點尷尬的。掛的廠牌是中華民國,代工生產的是台灣選手,也就是所謂的中國(ROC)品牌,台灣製造。不支持世大運,就是不支持台灣選手,不支持台灣人;支持世大運,就是支持中華台北,支持流亡政府。

廣告

不過獨派的人數很少。對大部分的人來說,中華跟台灣的區隔不太重要,世大運在各項因素的配合下,是非常成功的。

先做個概念區辨:世大運這項產品非常成功,不代表我們很需要大型賽事,這是可以分開來討論的。就像是seafood需不需要勞斯萊斯,跟勞斯萊斯本身造車工藝好不好,是兩件事情。

反正世大運也辦完了,seafood的車子也到手了,我們先略過這層討論。

世大運舉辦成功,國族意識帶來很大的滿足感,把原本就在前段班的柯文哲,聲勢拉抬到史上新高。

有多高?一句「王八蛋」留言,創下台灣臉書留言按讚紀錄。柯文哲原本的網路聲勢(臉書)就很強,現在每篇平均貼文都海放蔡英文。

政治聲勢的基本法則是,掌握的行政資源越大,造勢越為容易。台灣掌握最大行政資源的總統,輸給了台北市長,這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但是回歸到171億預算規模的世大運來看,有這樣的結果並不奇怪。你可以把世大運看成一場兩百億規模的行銷活動,舉個誇張的類比,這差不多是三部《復仇者聯盟》的預算。

任何人有三部《復仇者聯盟》的資金,只要好好執行,找對人做事,路上隨便找一個民眾,都可以把他塑造成全台傳奇人物,何況是柯文哲。

柯文哲的優勢是甚麼?這裡就要說到「遠因」了。他的優勢是產品定位符合眾多台北人的需要。他認同中華,他重視開發,輕視古蹟文化。他承襲了蔣經國時代,理工菁英治國的浪漫想像。

他沒有國民黨的效率不彰與歷史罪愆,但是有國民黨的中國路線。

這個新瓶舊酒的產品,外表新奇,內裡熟悉好入口(多經典的口味!)這是柯文哲的產品基底。

遠因(符合市場)加上近因(世大運效應),把柯文哲捧上高峰,觸碰到了民進黨人的敏感神經。

國民黨是個分贓型的政黨,最明顯的就是台南高雄的市長選舉,只要輸了一次,就一蹶不振,為甚麼?因為打硬戰風險過高難以獲利。民進黨不一樣,是個街頭起家的戰鬥型政黨,輸一次,沒關係,深耕經營伺機而動,拼幾次都要打回來。

民進黨的血液是不畏戰的,所以當柯文哲新星崛起,民進黨可以輸,不能怕。民進黨也有主和派,但不能壓制住主戰派的聲音。

世大運結束,主戰派開始進行一連串的輿論戰,初期來說效益不大,對柯文哲造成不了嚴重傷害。

但是柯文哲好面子,禁不起激,受不了譏諷。他忍一忍就沒事。但他還手了,這是個致命的失誤。

因為「兩岸一家親、命運共同體」的言論被翻出來檢驗,柯文哲開啟了一個新戰場,也就是國安會講稿風波。

他說講稿有給國安會看過,這甚麼意思?意思是他有取得國安會也就是蔡英文的背書,罵他一人沒道理,要罵就要連蔡英文一起罵。

這嚴重了,原本是民進黨外圍主戰派的騷擾攻勢,柯文哲的反擊直達總統府,瞬間把雙方敵意拉到最高。

於是國安會出來否認:「根本沒收到講稿」。這就形成了羅生門,雙方必有一方說謊,而這對柯文哲影響很大。為甚麼?因為柯文哲以「直率敢言」起家,敢言甚至是失言,不代表可以說謊。只要說謊,就不是甚麼素人,而是政客的慣行,這會直接剝除掉柯文哲的金鐘罩。

柯文哲有沒有說過謊?有的,台灣旗事件就是。他上政論節目說沒有禁止民眾帶台灣旗入場,是民眾自己被獨派團體塞了旗子,入場前看到桶子就自願丟棄。但是從影片紀錄中已經很明確的發現,警方讓中華民國國旗通過,卻把台灣旗、台灣標語擋住。

這起事件並沒有獲得很大的注意,原因是獨派團體力量過小,立場也不討喜(民眾:為何要在體育場合談政治?)甚至柯文哲可以把責任卸給基層員警,說是他們執法失誤,自己並不知情。

有沒有送雙城論壇的講稿給國安會,是柯文哲自己的行動,沒辦法卸責給任何人。一旦事件進入羅生門,相信蔡英文的人,就必須背棄柯文哲,反過來說亦然,這就變成了二擇的局面。

民進黨自己也討不到多少便宜,作為全面執政的政黨,自己也沒多獨:一樣用中華台北參加WHA,一樣沒有大規模的去除蔣式銅像,一樣歡歡喜喜的幫中華民國慶生,一樣不敢碰觸特赦陳水扁議題……

不僅如此,民進黨持續往資方靠攏,在近日一例一休的修正討論中,在特休、加班工時、休息日工時計算等議題,採取有利於資方的修正案。另一方面,又強行通過「先編預算,再想方案」的前瞻計畫,把爭議性高的軌道政策跟爭議性低的其他基礎建設硬綁在一起。更不用說打假球的體育協會改革、能源政策快變束手無策。

對大部分的人來說,跟中國保持距離,不是要追求獨立,而是希望生活權益改善。民進黨做不到這一點,在親中/反中的民眾意識上,就會往中國偏移。

跟中國保持距離,就是要抗拒打壓,拒領中國紅利,找到台灣的新出路。這條路很艱難,至少必須先做到修正台灣長期以來的權貴資本主義傾向,但這意味著跟台商、跟企業主為敵。

民進黨沒辦法大刀闊斧的這樣做,因為他們是戰鬥型政黨,大幅度的改革,會降低短時間的勝算。改革就像企業做研發,維持原有路線就像企業cost down。研發帶來高風險高報酬,cost down可以保證短期的獲利。戰鬥型政黨在勝算的考量下,做了保守的選擇。

保守策略短多長空,為了彌補空窗期,必須透過短期戰來凝聚士氣,透過跟柯文哲的爭鬥,把施政壓力的焦點暫時轉移。但這個策略沒辦法長久,拖個一兩年,病徵依舊浮現。

說到底,還是一個艱難的老議題:「台灣拒絕中國,要怎麼同時實現安全、尊嚴、經濟發展?」這是個綜合型的大哉問,柯文哲逾越市長的界線,在雙城論壇上走了國民黨的老路,覺得自己可以把老路線走出新格局;民進黨則是迂迴拖延,不敢交卷。

於是牌戲打了好幾輪,雙方各有損傷,但真正的難題,還沒有個答案。

台灣的公民必須要慢慢認清楚,這些牌戲爭鬥,無益於問題解決。

如果政治人物無法作答,那我們每個人都得一起找出答案。即使每個人的力量這麼小,溝通的成本這麼高,但是台灣的希望不能靠明星給予,只能自己爭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