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人的事情 仰賴敵國支持的候選人沒有說話的餘地

2018/10/31 — 21:13

2018 年高雄市市長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圖片來源:韓國瑜 Facebook)

2018 年高雄市市長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圖片來源:韓國瑜 Facebook)

從現在開始,到 11 月 24 投票當日,只要我閒下來,我就會開始分析,為什麼韓國瑜不是高雄的救星,而是民主的噩夢。

長期關注我的人都知道,我對民進黨有許多不滿。我不滿民進黨在土地正義、勞動權益、原住民族權益、年金改革、轉型正義、婚姻平權、母語政策、獨立建國的進展緩慢。

我不滿軌道計畫的保守落後。我因此讓很多原本立場相近的人討厭我。這是獨立思考、公共發聲的成本。我必須接受。

廣告

很多時候,我跟本土派的意見相左,他們用不好聽的話來說我,我經常承受,日夜鍛鍊,視為日常。

但是,不管這些本土派人士的意見有多激烈,都還有一定的行為底限。即使在憎惡之下,都能保有最基本的民主素質。

廣告

這兩三個月開始,PTT 出現了一些關於我的半真半假流言。這些言論,來自於幾個上線推文發文時間極其規律、朝九晚五,下班跟六日絕不上線的帳號。

從他們愛講的事情來看,這幾個「上班族鄉民」的情報來源,來自於辯論圈的幾個人。他們身處泛藍外圍,領取中國資金,充當中國打手。這群人,就是中國在台網軍。

中國在台網軍,數量不會比真人多。他們可以衝臉書按讚分享,可以到各大網站洗留言。他們有些混入柯文哲陣營,有些混入韓國瑜陣營,他們圖的是什麼?

我做一個譬喻,請各位好好想想這個例子。

在殘暴的殺人案中,嫌疑人被抓到的時候,有時會有義憤填膺的民眾,對嫌疑人丟石頭。

這些民眾,並不是真正的惡。相反地,他們還很善良,平時甚至也行公義。他們丟石頭,是出自一種本能性的正義感。

這種正義感,可能於事無補,甚至冤枉好人。正義感本身沒錯,是展現正義的方法錯了。

中國在台網軍的作法,就是做第一波丟石頭的人。他們對其他民眾示範「展現正義感的方式」。而這個方式是錯誤的,對民主有害的。

你不喜歡我的思考方式,我們可以討論,我甚至可以修改想法、承認錯誤。這是理性思辨的基本精神。

但有一種惡質的作法,是給你造成心理負荷,讓你知道,你再出來講話,就會極盡所能的陰損你、咒罵你、嘲弄你。沒有底限的這麼做。

這種作法,對釐清公共爭點毫無幫助,唯一作用就是讓對方屈辱、挫折、害怕。

中國在台網軍,負責放第一波的冷箭,炒起第一波的聲勢,讓其他真實存在的台灣民眾起而效尤。

我不厭惡那些批評我的人,包含那些人身攻擊的言論,也沒有在我心上留下傷痕。

可我紮紮實實的痛了。

我很難過,台灣人被分化了。這些平時認真工作、求個安穩生活的台灣人,被示範被誘發了一種錯誤的意見表達方式。我們跟著這些網軍憤怒沉淪魔化了,我們用人身批評傷害取代論點攻防釐清了。看到台灣人變成這個樣子,我比什麼都痛。

我不是聖人,我不是偶像,我不完美,我犯過很多錯,也有所反省。但我從來沒有用真實惡意傷害過誰,我沒有為了領取權貴的財富而出賣良心,我沒有隱藏矯飾我的過錯。人不可能做到 100% 的誠實。但我盡力作到 99%。

我一度退卻,心想,政治不是我最大的興趣,甚至不在我人生的長遠規劃。我最想做的事情是寫科幻小說、拍電影、做遊戲。會評論政治,不過就是無心插柳。

為了這場無心,我得要赤裸裸的看見這麼龐大而恐怖的情節。看著中國如何透過資金滲透媒體網路,把台灣人誘發成了魔鬼。

我也是個人,我也會疲憊。這一年多來尤其如此。從今年年初開始,我已經是強弩之末,我做了一堆沒有收入又極耗神的事情,我經常思考到恍神,我沒辦法好好跟人相處,維持平和的心情。這個月,落下了最後一根稻草。

從這兩個禮拜開始,如果你有仔細觀察的話,會注意到柯文哲的批評聲浪增加了,護航的人變少了。那是因為,柯取得明確的領先之後,網軍把所有戰力灌到韓國瑜身上。

不管是柯文哲還是韓國瑜的支持者,大多都是真實的台灣人,有著自己的理想跟期許。我們的想法未必相同,但我們可以用民主態度、理性思辨來交流,即使不能相互說服,也沒關係。時間放長來看,怎樣的想法對台灣最好,社會自有判斷。

你們要透過外來力量,透過敵國資金,來打壓台灣的民主。是的,你們達到了一定的效果。我會受傷,我會害怕,我會疲憊。

但你們想錯了一件事:有些士兵受傷了,會掉頭逃跑。有些士兵,會戰到至死方休。

你們有錢,有組織,有系統性的方法進行作業。我只有一個帳號,一台三年前組的電腦。

但我有一個東西是你們沒有的。

我的字字句句,出於本心。你們可以動用上千個帳號,誘發千萬人來批評我。但文字不會騙人。你們沒有的,是為這片土地著想的心。

怎樣的作法對土地最好,有多元意見,有爭辯空間。你們想要消滅這個空間,讓人不敢講話,不敢爭論,不敢抗議。我能力有限,但我不會讓你們得逞。

你們把所有戰力放在高雄,我就要在這裡消滅你。

民進黨做得不夠好,民進黨需要監督批評,但這塊土地,自然會孕育出綠營外的本土力量。台灣發展的路線之爭,是台灣人的事情。仰賴敵國支持的政黨候選人,沒有說話的餘地。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